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商势力 > 正文

问诊快递“最后一公里”

2018-10-16 14:15:41 来源:山东商报

        自今年5月1日起施行的《快递暂行条例》在施行之初曾被寄予解决快递最后一公里“痛点”的厚望,但记者调查发现,近半年的时间过去了,快递最后一公里的“痛点”仍旧在延续,收件人难以在第一时间当面签收、代收点责任界定不清、智能快递收件箱供应企业尚未找到稳定可靠的赢利点等因素成为“痛点”难除的症结所在。 记者刘东宁

 

 

用户使用快递柜收快递 记者王晓峰摄



  代收点责任难界定


  国庆节假期后,家住省城洪家楼南路的刘先生来到小区门前的快递代收点果蔬店,认领自己“已签收”多日的快递,却未见自己快递的身影。再三向果蔬店店主确认后,刘先生只好无奈的转身离开。


  由于整个国庆节假期都在老家,刘先生无法在第一时间领取自己的快递。“这已经是我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丢的第四个快递了”。


  而同样是因为无法在第一时间领取快递,家住省城北部某小区的张先生还曾与代收点的便利店店主发生争执。今年夏天,张先生福建的好友给他寄来一箱当地的水果,由于快递员电话通知张先生时,张先生和家人都不在家中,只好让快递员将水果暂存在小区内的便利店,但当晚当张先生支付完一元的代收费后却发现盛放水果的泡沫箱已经被人打开,里面的水果也有被翻动的痕迹,生气的张先生第一时间拨通了快递员的电话,但快递员坚持声称任何快递在送到收件人的手中前都是完整无损的,张先生便继而向便利店店主“问责”,一场争执便发生了。


  记者发现,在收发快递过程中,类似的情况并不在少数,根据省城某快递公司的统计,现阶段快递投诉问题主要集中在包裹破损、延误和投递服务,“一直强调当面派送,当面派件的好处就在于,可以先验货再签收,有问题直接反馈”,该公司负责人说道。


  在开设有快递代收业务的小清河南路青宇超市店主乔女士看来,快递代收点的主要职责是负责快递的保管,至于快递是否存在损坏,还需要收件人自己的检查。“帮客户代收一个快递只有一块钱,但却存在着一定的风险,要是出现快递丢失或是损坏的情况,我们和客户处理起来就会比较麻烦。”乔女士说道。


  齐鲁律师事务所律师崔烽认为,倘若快递的收件人选择代收点接收快递,那么代收点的负责人就应该被默认为是收件人的委托人,代收快递保管费就相当于一种契约,但在这个过程中取证的难度很大,往往会“说不清楚”,这也就是为什么许多小区的传达室和便利店拒收快递的原因。



  快递员与收件人需协同配合


  陈磊(化名)是省城文化西路片区的一名快递小哥,谈及《快递暂行条例》试行近半年来的落地情况以及快递最后一公里“痛点”的成因,陈磊和同行也显露出几分无奈——“真的不是我们不愿意将快递送到收件人的手上,而是收件人往往不给我们这样的机会”。


  自今年5月1日起试行的《快递暂行条例》明确规定:“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将快件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并告知收件人或者代收人当面验收,收件人或者代收人有权当面验收。”但记者走访发现,为快递最后一公里保驾护航的规定受到很多客观因素限制。


  10日上午10时,记者跟随陈磊来到文化西路某写字楼的院内,由于该写字楼设有门禁,陈磊无法进入楼内,陈磊掏出手机给收件人打电话通知,十多个电话打下来,收件人或是“没有在单位”,或是“正在开会,不方便下楼”,最终只有三分之一的收件人下楼取件并当面验收,而对于暂时无法前来取件的收件人,陈磊只能根据对方的要求将快递暂存至指定地点或是下午再与对方联系。


  陈磊告诉记者,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写字楼和小区都加装了门禁,快递员只能通过电话通知收件人下楼取件,但真正能够在第一时间下楼取件的收件人却很少,其中有部分收件人虽无法第一时间取件,却希望当面验收,便会指定时间,二次送件,但快递员每日往往会有一定的任务量,若是为了几件快递而反复奔波,工作总量和工作效率肯定会受到影响。


  “所以说,大多数情况下,真的不是我们快递员不想把快递亲自送到收件人的手上,而是客观条件并不允许这样。长时间在一个地段投递,有不少收件人的名字会非常熟悉,但本人却从来没有见过。”陈磊说。


  对于快递最后一公里的“痛点”,国内某知名快递企业历下三片区负责人徐先生认为,快递最后一公里不仅仅是快递企业需要解决的问题,“痛点”的解决,需要通过快递员与收件人的协同配合来共同完成。



  智能收件箱企业大多在“烧钱”


  近年来,智能快递收件箱相继出现在省城越来越多的小区与写字楼内,速递易、丰巢、云柜成为省城较为常见的智能快递收件箱供应商,但作为解决快递最后一公里“痛点”的“技术派”,各家智能快递收件箱供应商亦有着不同程度的困惑。


  记者走访发现,智能快递收件箱在学校、办公区域等人员密集区域的使用率非常高,个别地区能达到80%以上,不过,在不少老式小区以及人口相对分散的地区,却一直难觅智能快递收件箱的身影。


  入驻历城区水天福苑小区的某智能快递收件箱供应企业负责人向记者表示,投资回报率低是智能快递收件箱推广所要面临的首要问题,智能快递收件箱的供应企业在选择入驻地点时会综合考虑当地的人口密集程度和人口结构,导致目前智能快递收件箱的分布不均,此外,即便入驻了自认为合适的地点,推广之初的“烧钱”也是智能快递收件箱供应企业所要经历的必经阶段。


  在历城区清河新居小区记者看到,小区内的智能快递收件箱尚未用满,但还是有不少小区居民指定快递员将快递送至传达室暂存,这其中又有何原因呢?据了解,智能快递收件箱供应企业后期往往会采取双向收费模式,一是向用户收费,二是向快递公司收费,而在部分收件人看来,“额外花钱的买卖我不愿做”,此类现象便进一步延缓了智能快递收件箱供应企业的资金回流。


  此外,作为近年来的新兴产业,智能快递收件箱供应行业的竞争也较为激烈,通常情况下,不少小区物业只允许一家智能快递收件箱供应企业入驻。历下区某大型社区物业公司人员告诉记者,由于牵扯到小区公共空间的使用问题,物业公司对于智能快递收件箱的入驻都会比较慎重,“即便是增设一组同一家企业供应的收件箱都未必能够得到全体业主的同意”。


  面对快递最后一公里这一“久治不愈”的“痛点”,不少快递行业的业内人士表示,“快递最后一公里如何解决”这一困扰快递行业与消费者的问题在未来较长的一段时间内恐怕还将会持续,因为看似简单的一个社会现象并非是快递企业单方面能够解决和完善的,更绝非是一纸条文便能够杜绝的,目前来看,“痛点”的解决还需要社会公共力量的渗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