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袖珍人戏台后的灯影人生

2018-10-17 12:02:30 来源:山东商报

    “三尺生绡作戏台,全凭十指逞诙谐。有时明月灯窗下,一笑还从掌握来。”挂起白幕,敲起锣鼓,以兽皮或纸板材质做成的人物剪影登场,灯光中映出五彩缤纷的世界,说唱中道出人世间悲欢离合。


  在山东,有这样一个袖珍人团体,偶然与皮影结缘,却在幕布后收获了自信,也开启了新的生活。山东奇韵皮影艺术团,8个平均身高1米26的演员,发挥自己稚嫩的声音和面容优势,以儿童剧为载体,为传统皮影打开了一片新天地。13日,三名团员来到山东非遗传习大课堂,讲解表演了皮影戏,带领小朋友们感受了传统皮影的魅力。

 

  记者许倩



  结缘皮影获得归属感


  一方幕布背后,双手灵活地上下翻动,在声音的配合下,孙悟空、唐僧等经典形象栩栩如生,收获全场的掌声和叫好声。表演时的范金娟,活泼、乐观、充满朝气。然而,时光倒回到10年前,她还没有这样的自信。


  小巧的身形、儿童一般的面庞和声音、“袖珍人”的称呼,曾经,这些与常人的差异都让范金娟感到自卑。“以前在路上都是贴着边走,不敢跟别人打招呼。”如今,却能够坦然地讲述那些旧时光,29岁的范金娟说,是皮影改变了自己的生活。


  年少时的范金娟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对一件事情这么痴迷,但其实,改变也许只需要一个契机。“一直以来我都因为自己与别人的不同而自卑,直到我发现了这样一群与我经历相同的小伙伴。”范金娟至今仍清楚地记得那是2009年,一个决定改写了她的人生。


  “当时我在网上看到了媒体关于北京一家龙在天袖珍人皮影戏剧团的报道。”震撼、惊喜,这些都不足以形容范金娟彼时的心情。“一直以来我都因为自己的身材而自卑,没想到还有这么多跟我一样的人,他们还活得这么精彩。”范金娟回忆,这则报道触动了自己,没过多久,她就前往北京,去龙在天袖珍人皮影戏剧团,学习皮影戏。


  在北京,范金娟和同伴们朝夕相处,找到了一种归属感。但从零开始学习皮影,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来了以后先是跟着老艺人学习,光是用手摆杆这个动作就学习了3个月。”范金娟告诉记者,这只是最基本的动作,想要练出上台演出的水准最少也需要一年的时间。


  身体的特别也给范金娟带来了挑战。“老艺人们表演用的是粗竹竿,我的手比较小,握不过来,只能用筷子来做。”范金娟说,为了配合自己的身高,表演用的台子也会矮一些。


  经过不懈的坚持,一年以后,范金娟开始了正式表演,也是这次表演,让她坚定了学习皮影的信念。“看到观众的笑脸,得到他们的掌声,有一种很大的成就感。自己能给别人快乐,有一种价值存在感。”就这样,范金娟边学习边表演,在北京度过了三年的时光。


  由依赖到热爱


  在北京的演出时光是稳定而自在的,北京的皮影戏市场活跃,受众人群基数很大。范金娟需要做的就是学戏、演戏。然而,好景不长,到了2012年,转折出现了。2012年,剧团想开拓山东市场,不甘于平庸的范金娟和几位同伴来到济南。没有了原先剧团的平台,无法预知结果如何,一切都是从零开始。


  2012年底,他们在济南芙蓉街北端租了一间三四十平米的表演场地,小剧场,一次能容纳四十人左右。考虑到来往游客多、流动性大,他们的演出剧目大多在10分钟到20分钟之间,多为《武松打虎》等一些经典桥段,门票价格在10块钱到20块钱不等。


  然而,开业不久后,范金娟和同伴们就感觉到,济南的市场并不像北京那样,受众基数没那么大。那一年的演出效果都不太理想。四十多人的观众席几乎没坐满过,最少的时候只有一个观众,演出却照样进行。


  一年以后,基于现实的情况,北京的剧团将山东的业务暂时搁浅。在这期间,几个原来的同伴放弃了皮影投身其他行业。面对现实的压力,范金娟没有退缩。如果说最初学习皮影是因为和同伴在一起找到了归属感,产生了依赖,那么现在的她是全身心地爱上了这门艺术。


  在瓶颈中摸索,在平静中寻突破。2014年,团队中的田宸光带着范金娟等5个同伴,在威海设立了一个临时点,取名奇韵皮影,开始了创业路。最初的一年时间里,范金娟和同伴们经历了各种辛酸苦辣。“开始时经常一周都没活干,一场表演给500块钱就接。”


  后来,情况慢慢地好转起来,团队接到的合作也越来越多。2016年,山东奇韵皮影剧院成立,范金娟和同伴们在济南落脚。



  从幕后走到台前


  艺人们在白色幕布后面,一边操纵戏曲人物,一边用当地流行的曲调或方言唱述故事,同时配以打击乐器和弦乐,有浓厚的乡土气息。这是传统的皮影表演形式,而范金娟和同伴们所呈现的是别样的童话风格。


  因有着儿童一样的面貌和声音,范金娟和同伴们有着天生的亲和力,表演起来风格灵动,也探索出了独特的形式。与一般的皮影表演艺人自己说唱不同,为了有更好的舞台效果,范金娟会把录音提前制作好,演出时来配合表演。


  慢慢的,团队也摸索出了自己的路子,做儿童剧。“我们的声音搭配幽默的台词,表演效果很生动,也很受孩子们的喜欢,现在的表演也主要是针对儿童。”范金娟告诉记者,团队目前编写制作了十几部儿童剧。《孙悟空大战红孩儿》《金斧头银斧头》《仙鹤与乌龟》等经典的故事都以皮影的形式搬上了舞台,也时常走进校园表演,让孩子们感受传统皮影艺术的魅力。


  除了传统的幕后表演方式,如今奇韵皮影艺术团还打造了《圆明园传奇》《白雪公主》等皮影舞台剧,让演员们走到台前与观众进行交流互动。对于皮影的未来,他们有着自己的思考和期待。“现在有很多艺人使用机器进行表演,这个是我们可以借鉴的。”范金娟说,皮影戏也应该像京剧那样跟其他艺术相结合,这样才能焕发新的春天。“比如说跟歌舞结合、跟电影结合,现在多媒体技术也很成熟,也可以运用到皮影戏上,像3D投影技术,激光荧光,都能让皮影戏炫酷起来。”


  如今,皮影的传承情况并不乐观。“全国做皮影的艺术团只有十几家,还有很多老艺人年纪大了,没法上台演出了。”范金娟感叹,“像我们80后、90后这一批就得坚持下去,不能让这门手艺在我们这里断了。”


  皮影给了范金娟和同伴们自信,给他们以新生;舞台剧、儿童剧等形式也赋予了传统皮影新的活力。袖珍人,这个团体和皮影戏互相成就,惊艳了时光,也书写着新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