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大学难“混”了

2018-10-18 10:18:11 来源:山东商报

        最近,几家高校先后放出“22名学生予以退学”“18名学生本转专”的消息,让“大学里混日子”的话题沸腾起来。

 

  从舆论风向看,多是一边倒地支持高校“发狠”,觉得“早该如此”了,并且开始了对高等教育的又一轮反思。

 

  大家认为,国内大学是时候从“严进宽出”向“宽进严出”转变了。

 

  当然,大学生退学背后有许多可以被关注的话题,比如,他们为什么被退学?大学教育的吸引力在哪里?大学生被“断绝后路”的惩罚是否适当……

 

  不错,大学里有更多的学术自由,有更多的自由活动空间,但这并不意味着学业课程的荒疏可以被默认。

 

  因此,如何在大学自由环境创设和严格的学术学业管理间找到平衡边界,将是未来高校不可避免的一个探讨。 肖明君

 

  被退学的危机意识

 

  进了大学门,修行在个人。

 

  对于国内大学生来说,都曾误信过一句有毒鸡汤:“高中辛苦了,到大学就轻松了”。于是在校大学生因为各种原因,无法正常完成学业,从而被学校作出退学处理,这在国内其实一直都存在。

 

  去年,上海交通大学曾集体劝退81名学生。当时,上海交大教务处副处长马磊曾说,退学的学生每年都有,过去学年制的时候,学生若有一学期3科补考不合格,留级插班。4门课不过关就转为试读,试读还挂科就予以退学处理。2001年推行学分制后,上海交大明确:学生每个学期至少得修满15个学分,单门课不及格可以重修。可以说给过学生很多机会,然而每年退学的学生仍有很多。

 

  对于劝退学生,学校明显有其无奈的一面,马磊说:“面对下跪的母亲,我们的心里也在流泪。每次发出退学通知的时候,都有很多家长来校,有的指责学校管理不当,有的怒骂孩子不懂事,更多的是求学校给一次悔过的机会。看着这些孩子我心里也很痛心,他们就像我的孩子一样,恨他们不争气。不过制度就是制度,学校也没办法。有的学生连带课老师都没见过,这次集体退学不能心太软。”

 

  上海交大是国内比较有影响力的大学,尚且存在大学生“挂科”“不求上进”“玩物丧志”的现象,对于更大多数高校而言,其现状可想而知。

 

  近日引发强烈反响的是“湖南环境生物职业技术学院对22名学生予以退学”,这个事件之所以引发坊间热议,更大程度上还是因为该校是一所职业院校。就像有人提到的,长期以来,很多职业院校招生不足,因此不敢对在校学生严格管理,而“严进宽出”又让一些大学生混日子,甚至把“考试不及格没关系,毕业时学校会让你们过”当成“宝贵经验”,导致部分职业学院陷入教学质量难以提高,招生更加困难的恶性循环。

 

  但是,此次湖南环境生物职业技术学院一改惯常的管理思路,学院党委书记苏立说:“退学、留级只是手段,我们本着治病救人的目的,对厌学、不学、逃学的学生进行积极干预和教育。但对教育无效的学生必须采取果断措施,以此在每一个学生心中树立不学习就会退学、留级的危机意识。”

 


        多少个退学的理由

 

  其实,从更广大的范围来看,高校“退学”是一项制度,而不是一项惩戒。

 

  近日,武汉市的湖北经济学院,一名大一新生带弓箭射杀流浪猫,对此事件,校方做出了“退学处理”;无独有偶,大连财经学院被曝“一男生7楼扔下宠物狗摔死”,随后校方也是同意了家长的“退学申请”。

 

  在这里,退学明显是一项惩戒。但是在另一种情况下,退学则是有着“个人选择”的色彩。

 

  比如,曾是两届辽宁省高考文科第一的刘丁宁,在第一次高考成绩出来填志愿时,想去北京大学中文系,但是因为父母的反对,她去了香港大学,并且据说能拿到72万奖学金。令人不解的是,刘同学第一个月就决定要退学复读了,因为香港大学主要教学是以计算机为主,再加上她是真的很喜欢国学,所以她最后还是决定放弃港大的奖学金,回去复读。

 

  刘丁宁在港大退学后,又重新回到了母校复读一年,在第二年高考后,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北大,也如愿进了北大中文系,圆了自己的梦想。

 

  在这样的传奇经历里,“退学”显然不是什么不光彩的事情,反而成了“为自己的人生负责,不让别人为自己做选择”的样板。

 

  有统计显示,当下的高校退学学生呈现一定的群体性特点,男生退学率高于女生退学率;专科生退学率高于本科退学率;理工类退学率高于文史类退学率;城市学生退学率高于农村学生退学率等。

 

  有分析称,学生退学有多方面的综合原因,通常来说,学生退学并不是由某一方面的原因或某一个因素所引起,而是由各方面的原因所造成。学生退学与社会环境、家庭、学校校风、学风、学生本人的各方面原因等多种因素有关系。

 

  当然,国内大学的“退学”现象在更大程度上还是从约束学生出发的。受当下网络文化的影响,很多大学生一入校就迷失于“突然宽松下来的学业管理”。其中,很多人落入了“终极黑坑”——网络游戏。

 

  据了解,大学里导致学业出现问题最大的原因,正是玩网络游戏上瘾。有报道称,近几年被退学的学生,70%以上是因为玩游戏不能自拔,学业跟不上导致的。网络游戏的危害远不止于此,因沉迷游戏导致精神恍惚,性情狂躁的例子屡见不鲜,长期作息不规律,顾不上个人卫生,长时间盯着电脑屏幕,不停操作鼠标和键盘,整个人精神状态都很低迷,听不进建议,家庭关系、同学关系、师生关系、寝室关系等迅速恶化,不但毁了自己的大学,还可能毁了自己的人生。

 

  对于目前大学生的生活学习状态,很多高校开始了干预,除了“退学”这样的后置惩戒之外,还有更多的常态性预防。

 

  今年10月12日,桂林航天工业学院电子信息与自动化学院召开退学警示学生警示教育会。分管学院学生工作副书记、全体辅导员和156名退学警示学生参加了此次会议。

 

  据称,主讲老师在会上首先通过引用教育部陈宝生部长所说的“玩命的中学、快乐的大学”“对中小学生要有效减负,对大学生要合理增负,提升大学生的学业挑战度”,明确指出:当前教育背景下,不能存有混毕业的思想,而是应该认真努力学习。老师还介绍了学院对于学业困难学生的帮扶措施,如“一对一学业帮扶”、开展学习投入度调查等。


 

  大学如何“严管”

 

  对于已经适应了松散状态的大学生,贸然被“严加管理”,肯定会有很多不适应。

 

  据新华社报道,湖南环境生物职业技术学院做出“对2017-2018学年学生经补考后学业成绩未达到要求的22名学生予以退学、40名学生给予留级的处分”后,出现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不少学生家长试图通过各种渠道打招呼、找关系,而学校顶住了各方压力,态度明确:必须按规定严肃处理少数不努力学习、教育无效的学生。

 

  其实,对于大学“太舒适”的问题,教育部也曾经出台过相关举措。今年8月,教育部印发通知,要求高校切实加强学习过程考核,加大过程考核成绩在课程总成绩中的比重,严格考试纪律、严把毕业出口关,坚决取消“清考”制度。

 

  对于大学推出的“退学”等举措,有人认为,如果只坚持“严进严出”,而忽视平时的教学管理,大学不把严格要求和严格管理抓在平时,只在考试时严格考试制度,对大学生平时采取放羊式的管理制度,让其“自生自灭”,只会让很多大学生毕不了业,优质本科教育仍会是一句空话。

 

  其实,放大视野来看,本科淘汰是全世界高校的通行做法,特别是国外著名高校,本科淘汰率较高。

 

  有统计显示,美国常青藤盟校等名校的本科学生淘汰率平均都超过20%,英国高校的本科淘汰率平均在10%左右。有评估称,高淘汰率的背后,是大学的严格管理,对大学生的严格要求,而不是采取“放羊态度”,任其混日子,大学“严出”的同时,也严在平时的教学工作。

 

  说起提高日常管理,很多高校设立的“学业预警”等,应该是最近热议的现象级话题。

 

  据媒体报道,早在2003年,海南大学就有23名学生因“挂科”而被降为专科生,此前他们已因学分不达标而转为试读;2015年,清华大学发布了本科生试读和转入专科学习的规定,学生因课程学习不合格导致一学期所取得学分低于12学分者,转入试读,暂保留学籍一年。试读一学年期满,未达到解除试读学分要求者,转入专科学习或者退学。据媒体盘点,在今年9月新学期开始后,华南理工大学教务处公布了两份名单,包括64名学生被学业预警及降级试读,582名学生被学业预警。在广东的高校中,华南理工大学、华南农业大学、深圳大学等学校都颁布了对全日制本科学生学业预警的规定,对一些“挂科”严重、学分不达标的学生先给予不同等级的学业预警,情节严重的才予以退学。

 

  “断后路”的再反思

 

  根据教育部网站上公布的统计数据对本专科生的退学人数与退学率做了一个统计,2004-2009年全国本专科学生共退学364290名,占所有在校生的0.38%。对各个高校进行调研,则发现各个高校也不同程度地存在各种原因的退学现象,而且退学人数有不同程度地增加。

 

  高分进入“双一流”名校,最后为何会从本科转为专科?这个疑问的提出背景,是“华中科技大学18人从本科转专科”事件。

 

  据报道,光电学院是华中科大最大的学院,也是最热门的学院,本科生有2600多人,该院录取分数线一直比较高。10月15日,该院副院长杨晓非介绍,学院2018年有5名学生涉及“本转专”,其中3人已经于今年6月按专科毕业,另外2人专科在读。

 

  据介绍,对于从本科转为专科,有学生显得很不甘心,打算先工作一段时间再参加高考。

 

  其实,按照华中科大规定,大二后,只取得总学分的3/4则触碰“黄线”,只取得总学分的2/3则触碰“红线”。2017年前,触碰“红线”就要对学生做退学处理。2018年,踩一次“红线”或踩两次“黄线”,可申请转入专科学习。如果能拿到本科总学分的70%、必修课学分的60%,可以获得专科文凭。若踩到一次“红线”,不申请转为专科学生,学校会直接做退学处理。华中科技大学官方微博称,试行本科转专科是一种学业救济制度,体现了人文关怀,给濒临退学的学生一条出路。

 

  给不能完成学业的学生一条后路,固然人性化,但是除此之外,有没有其它值得反思的地方呢?比如,面对这个话题,不少人脱口而出的一个桥段就是:比尔·盖茨、扎克伯格等多位成功人士都曾有过大学辍学的经历,死板的学业任务未必能适应目前创新创业的大环境。

 

  有媒体提到这样一个例子,高考高分考入清华大学的沈童,因为在校期间投入创业,学分达不到毕业的要求,最后选择了专科毕业证。如何不让更多创业学生被误伤?显然这是一个问题。

 

  2016年,广东东软学院制定了创业项目兑换学分的方案,只要学生在相关专业领域进行创业,将可换取大学期间的相关专业课程的学分。本版撰稿肖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