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开通微信首赞家乡美将来打算回老家

2018-10-1 1:26:58 来源:山东商报

单小龙

单小龙的手机

单小龙的奖状

单小龙在干农活

 

 

        一个18岁的男生以676分的高考成绩考上清华电子信息专业,同学却连他的微信好友都没加,原因是他只有一个破旧的按键手机。这部手机是男孩的父亲自己用了三年后,送给他的,也是他和在外打工父亲联系的唯一纽带。近日,一条《男生676分上清华,同学都没有他微信,看到手机后,全都沉默了》的文章在网上刷屏。

 

  记者从清华大学学生部证实,文章的主人公单小龙确实是该校的学生,已经在清华大学正式就读。单小龙家在宁夏西吉县马嘴村,村里的马主任也证实,单小龙家是他们村的贫困户,他父母主要靠在当地帮人收青菜维生,一个月只能挣一两千元。但这样的家庭却供出了两个大学生:单小龙之前两年,他的姐姐也考上了银川医科大。

 

  只吃食堂便宜的饭菜 为吃饱打两份饭

 

  联系到单小龙父亲的时候,他正在西吉县城里干农活挣钱。“采青菜、挖蒜苗,就是做苦力,做零工,哪儿有工就去哪儿干。”单贵德说。

 

  单贵德今年50岁,虽然年龄不算太大,但因为腰椎间盘突出,加之早年摔坏过腰,干不了什么重活。妻子也跟他一起干,因为眼睛做过手术,现在还看不太清楚。单贵德说,夫妻两个人一个月只有一两千元的收入。

 

  单贵德说,单小龙在家排行老三,是家里最小的儿子。大儿子单小东今年23岁,在建筑工地上当架子工。“有时挣三四千,有时候能挣五六千。这个月只能干十来天,因为要回家帮忙干农活。”大儿子初中没毕业就不念了,常年在外地打工帮补家里,供弟弟妹妹读书。单小龙也很争气。他初中在邻县的龙德二中,成绩在全县排名前五,当年以690分的成绩考上了银川最好的高中之一银川一中。上了高中后单小龙在班上经常也是一二名。“他从来没有参加过补习班。”单贵德说,曾经有补习班给单小龙打电话,单小龙一口就回拒了:“我们家没钱,我不去。”

 

  单贵德说,单小龙很懂事很节约,在学校里大都不到外面吃,只吃食堂。“他米饭吃得多,便宜嘛,只要能吃饱就行。”高中食堂有两层楼,一楼是大锅饭,1.5元的饭,3元的菜,单小龙一般要两份饭一份菜共6元。二楼砂锅、麻辣烫之类,要贵一点,所以他从来不去二楼。

 

  而网上流传的那只老旧的按键手机,是单小龙上高中后,为了方便儿子和家里联系,自己给他。“从家里到银川坐大巴要七个小时路程,这之前他都没拿过手机。”

 

  为学英语坚持转学6公里外 父亲每天骑车接送

 

  “我和他妈妈,我的爸爸妈妈,我们祖祖辈辈都没上过学。”单贵德说,单小龙是他们村第一个上清华的。单小龙对记者说,“父亲一直希望我们都能上大学,走出农村。”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单贵德把单小龙从本村的村小转学到邻县的乡镇小学,只因当时的村小不教英语。

 

  单小龙说,从离家几百米的村小去到远在6公里以外的乡镇小学后,爸爸就每天骑摩托车接送他上下学,摩托车坏了就用自行车接送。

 

  虽然换了个教英文的小学,但课程实际上很简单,甚至说简陋,“学会26个字母就算完成任务”。当时上初中的大哥便教单小龙英语,“从Good morning开始,让我背单词”。

 

  老大没有培养出来,单贵德对老二老三的要求也越发严格。单小龙说,哥哥辍学后,单贵德也不知道怎么教英语,就让单小龙一遍遍地抄单词,每天抄一个单元,每个抄三遍。

 

  五年级时有一次单小龙考了班上第五名,单贵德认为他没用功,直接到班上当着全班同学打了他。

 

  单小龙回忆,初中的时候,爸爸每天都给班主任打电话,询问学习情况。高中虽然减少到一周一次,但联系仍然很密切。“上课时班主任接个电话我都会想,是不是我爸又打电话来询问情况,每天都在这种紧张中。”

 

  周末睡到八点多 他觉得自己有点懒

 

  单小龙当时并不太能理解父亲,但正因如此,他也更加刻苦,觉得要比别人更努力才行。上高中的第一学期,单小龙每天早上五点起床,第一个进教室。晚上熬夜是家常便饭,一般到晚上十二点多。

 

  因为作文是短板,班主任要求单小龙每天都写一篇作文给他看。从构思、写作,到经验总结,每天要花几个小时,坚持了一两个月,语文成绩才终于提高了。今年高考,单小龙的语文考了127分。

 

  但他并不满意。“我还是有点懒惰的。”单小龙对记者说,大多数时候他都六点半起床,周末有时睡到八点多,经常需要闹钟才能叫醒自己。“其他同学晚上有学到凌晨一两点的,十二点睡算早的。”

 

  他把自己这次的成绩归功于目标明确。“我不跟其他同学比,哪门功课好哪门比别人差,我就给自己定下每天的计划,只要把自己的目标完成就好,每次都突破自己。”

 

  除了学习,单小龙还要照顾家里,一到假期就回家干活,耕地、收粮食、除草样样都干。今年暑假,单小龙跟着哥哥去工地干架子工,“一次运五六十斤重的钢管,一天两百来趟,大约要运12000斤。”就这样干了二十几天,挣了2000元,才把爸爸给的旧按键机换成了一千多的智能机。

 

  高考完才开通微信 将来想回老家当公务员

 

  今年8月9日,单小龙发出了开通微信后的第一条朋友圈,是家乡的美景,接着“到北京了”“去学校了”……

 

  单小龙告诉记者,自己选择电子信息类专业,是因为听学长学姐说将来就业市场比较好。但同在一个学院的、被称为清华最牛的计算机专业,他却没敢报。“因为自己很少接触计算机这些电子产品,像我基本上不玩游戏,从来也玩不好,最多就玩玩贪吃蛇这样简单的。”

 

  单小龙说,清华的课业并不轻松,虽然课没有高中多,但是很难,压力大。上课之外大多数时间他就把上课的知识拿来慢慢消化,然后泡图书馆,同时还要补上自己的英语。他说,以前缺乏学英语的环境,考试主要靠大量的刷题和提问老师,所以现在每天都要背单词、练口语。“我爸觉得把我培养出来了,希望我多挣点钱。我想钱是要挣的,但也不用太多,只要够家里日子过得好一点就行。”单小龙说,将来自己打算回老家当公务员,可以为改变家乡出点力,或者搞科研进企业也行,关键是知道自己想做什么。

 

  这个学期,单小龙参加了两个社团,跆拳道和求是社团。“我以前一直在想为什么有的人富裕、有的人贫穷,每个人其实差不了太多,为什么家庭环境差得这么大。”他说,“我觉得自己对很多事情的看法不是很透彻,有时也会觉得自卑、不平衡,希望自己对社会有更深的认识。”

 

  现在单小龙觉得自己想通了:“之前看了那位(北大)女生写的感谢贫穷,我也有同样的感觉。其实自己家境虽然不好,但一路走来有很多人关心帮助。如果我能让家里环境更好一点,改变他们的生活水平,我想也是一种成就和幸福。” 据《成都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