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娱时间 > 正文

读完这本幾米,大约需要一辈子

2018-10-20 8:06:27 来源:山东商报

        ◎叶樱《不爱读书不是你的错》,幾米/著,九州出版社

  “全书约5000字,读完大约需要30分钟。”在今天的“智能纪元”里,大概可以像这样来定义幾米的这本新作——《不爱读书不是你的错》。

 

  对呀,“为什么现在大家不爱读书了呢?”这是绘本一开始就抛出的问题。

 

  绘本里的讲述者是个小男孩,他的爸爸开了一家书店,这一天,书店举办了读书分享会,爸爸建议换个思路来讨论不爱读书的问题。他找出很多格言,让孩子们听听热爱阅读的种种理由。

 

  比如孟德斯鸠说:“喜爱读书,就等于把生活中寂寞无聊的时光,转换成巨大享受的时刻。”

 

  但是孩子们说:“打电玩也是呀”“旅行也是呀”“看电影也是呀”……

 

  说得也对,孟德斯鸠毕竟是很久以前的人了。如果你忘记他具体是哪个时代的作家了,没关系,格言下面都有简短的名人介绍:孟德斯鸠出生于1689年,法国启蒙时期思想家,代表作《论法的精神》……

 

  所以孟德斯鸠的时代,没有网络、没有电影、旅行不便,书才成为不可替代的解闷之物吧?

 

  那么换一位当代人吧,看看斯蒂芬·金怎么说:“书是最完美的娱乐:没有广告、不用电池,只花一点钱即可带来几小时的享乐。我不懂为什么人们不随身带着书,毕竟总是会碰到没有电波讯号的死角。”

 

  这次孩子们有点强词夺理,他们说:“有的书又大又重,有的书设计不良”“有的书胡说八道,有的书错误百出”。

 

  这些话虽片面,但不是完全不对。想想以前的书吧,装帧简朴,轻便易拿;现在则是动辄精装,讲求设计,纸张厚重。书在变着花样追求精美,取悦读者,可为什么不能避免被冷落的命运呢?

 

  原因还有很多。比如伍迪·艾伦说:“我去上了速读课,然后用二十分钟读完《战争与和平》。这书和俄国有关。”看了这条格言的孩子说:“我都是上网看介绍,只花三分钟。”

 

  我想伍迪·艾伦是在讽刺日益流行的文化快餐吧。如果某位读者从这部文学长卷里只读出和俄国有关,我支持托尔斯泰从他的书柜“离家出走”。我经常怀疑,当一部文学作品被榨干到只剩情节梗概,一定枯燥无味吧?如果总上网看这类东西,便以为读过了那些书,又怎么会爱上阅读呢?

 

  格言短小精辟,是最好读的文体。从幾米的这部绘本里,你一定可以找到打动自己的句子。比如我喜欢卡尔·萨根说的:“读一本书,你会听到某个人的声音,那人也许已经离世千年了。阅读就是一趟穿越时间的旅程。”

 

  而幾米为每条格言创作的绘画,依然延续了他此前的风格——梦幻而唯美,温暖而孤独。画面中,往往只有一个孩子,却有一只动物相伴,背景绚烂明丽。当然,这一次陪伴孩子的,还有书。

 

  当你爱上一则格言,或一幅绘画,希望你也能按图索骥,去读一读格言背后的书。那么,幾米的这部绘本就变成——“全书字数无穷尽,读完大约需要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