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新闻周刊 > 正文

“奇葩作业”留给谁?

2018-10-22 11:07:27 来源:山东商报

        近日,济南市民李女士在和孩子一起做幼儿园老师布置的“制作提线木偶”作业时,因为老师没有指导孩子如何制作,家里又没有合适的素材,制作困难,加上平时工作压力大,李女士险些在孩子面前崩溃失态。记者调查发现,“奇葩作业”经常见诸报端,引发争议。

 

  多名教育工作者表示也反对布置“奇葩作业”,“布置课后实践作业的出发点是增强孩子和家长之间的沟通,培养亲子之间的感情。”记者侯宝之

 

  作业难度大家长“不理解”

 

  近日,济南市民李女士上幼儿园的孩子回家后带回了老师给布置的“作业”:家长和孩子一起做一个提线木偶。“老师没有教过孩子具体怎么制作,只是给我们发了一个三维的木偶示意图,看上去木偶关节处能活动,身上几处串着线。”李女士说,因为一时找不到合适的素材,她犯了难。

 

  “最后是我从女儿的一个绘本上找了一个人物形象,把人物的线条画在一个硬质卡上。”李女士说,她用剪刀把“木偶”从硬质卡上剪下来之后,给木偶穿线却又难住了她,“因为从家里选材,我和女儿选择用线固定木偶的关节。”李女士表示,当她们把两个相邻关节的硬质卡叠在一起,用线固定时却怎么也固定不住,“因为家里的线比较细,如果两边的扣系的小,线扣就会从硬质卡上穿过去,为了制作出来的木偶美观,还不能太敷衍,我和女儿忙了很久才把木偶的关节固定好。”

 

  李女士坦言,其实事后回想起来也不是很复杂,“但是因为忙完一天的工作回家后又要‘做作业’,心里会有一点抵触吧。”李女士说,在制作木偶的过程中,她甚至差点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在孩子面前失态,“毕竟我也想做得好一点,也怕孩子带到学校去,因为做得不如其他小朋友好看而感到自卑。”

 

  济南市民张女士也有同样的“无奈”。“前两天,老师给我们布置了一个作业,要我们给孩子讲睡前故事,并录音。”张女士说,这个睡前故事还不能随便找一篇,“老师要求故事的内容要教会孩子讲礼貌。”

 

  面对这样的作业要求,张女士表示“可以理解”,“我给孩子改编了一个传统故事,我也想通过改编这种形式让孩子有新鲜感,也激发一下孩子的想象力。”张女士说,但是当她把录音整理好准备交给老师时,老师又提出了一个要求:家长需要将自己讲的故事整理出文字版,并配上相应的图画和音频,制作成一本电子书。在网上查找可用的图片,加上自己动手画,张女士用了两个多小时,终于完成了作业。“给孩子讲故事是增进亲子感情的很好的一个方法,但是我很难理解老师为什么要用让家长把故事制作成电子书的形式。”

 

  记者调查发现,经常会有类似的“奇葩作业”报诸媒体,引起争议。今年9月,广东省佛山市的一家学校布置了“数1亿粒大米”的作业,按照每秒数3粒米的速度,不吃不喝要近386天才能数完。面对家长的质疑,该学校的老师解释为“让孩子对1亿有个概念。”9月底,浙江省杭州市的一所小学给一年级学生布置了一项12页的植物调查研究的作业,要求学生收集不同生长阶段的树叶,测量树叶的周长,观察其大小、软硬、颜色等等,且作业要求手写,一位整天和数字、图形、测量打交道的理科家长表示“用了两天才帮孩子完成这项作业。”

 

  教师也反对“奇葩作业”

 

  刘洋(化名)是一位从事了十年幼儿教育的老师,现在她是某私立幼儿园的教导主任,她告诉记者,她们平时也会定期给布置一些“作业”,让孩子和家长一起完成,“和孩子一起做一件事情,能更好地促进家长和孩子之间的沟通。”

 

  刘洋告诉记者,她所在的幼儿园近期也给孩子和家长布置了一个“作业”,“我们让孩子和家长一起去寻找秋天的痕迹,可以捡一些枯枝落叶或者秋天的农作物、水果带到幼儿园展示。”刘洋说,结果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孩子和家长一起通过农作物、树叶的变化来了解一个抽象的季节。”

 

  同为教育工作者,刘洋表示她不赞同部分老师过于频繁给家长布置作业或者布置一些难度大、操作过于复杂的作业,“家长和老师应该多点互相体谅,家长也应该多陪陪孩子。”

 

  “关注孩子成长,不刁难家长”

 

  关于这一问题,记者采访了济南市某小学的一位副校长,他表示,学校给学生和家长布置作业,应该首先考虑孩子的喜好和特长,并加强和家长之间的沟通,“这种作业应该非强制的,毕竟有的家长受很多条件的限制不能及时完成或者根本完成不了老师布置的作业。”

 

  济南市某区教育局一名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不能把孩子和家长一起完成的成果称之为作业,“首先,孩子和家长一起实践的过程不应该是被强制完成的,这是和作业的不同。”这名负责人说,一般每个周或每个月,学校会举行一些主题活动,“这些主题活动内容一般比较广泛,家长和孩子可以根据学校创设的主题环境进行创作,然后在活动中展示孩子的作品,这样的活动最重要的目的还是让家长多陪孩子,实现家园共育。”

 

  关于家长怕孩子因作品不完美而产生自卑这件事,这名负责人表示,老师在展示学生和家长一起完成的作品时是不会进行评比的,“但是也不排除极少数老师有这样的行为,但这是不被提倡的做法,我们应该把关注点放在孩子在此过程中的学习和成长上来,不应该用奇葩、难做的内容刁难家长和孩子。”

 

  在提到“奇葩作业”时,这名负责人表示,确实有部分老师会有一些比较“特别”的想法,会因为“作业”本身或者和家长的交流方式欠妥让家长产生误会或不满,“遇到这种事情,沟通是最好的解决方法,完成‘作业’的过程应该是一种享受,而不是一份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