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锦灰堆:非书胜于书,非画胜于画

2018-10-24 10:14:40 来源:山东商报

       “颠倒横斜任意铺,半页仍存半页无。莫道几幅残缺处,描来不易得相符。”不局限于工整的字体和华丽的构图,废旧的画稿、火烧的残片、虫蛀的古书等内容,在创作者的巧妙构思下显现出折叠的透视效果,这就是特色画种,锦灰堆。

 

创作一幅锦灰堆作品需要几个月的时间


 

  瓷器、鼻烟壶、折扇、纸张……自元代产生以来,锦灰堆的创作载体不断演变,其画面之残破、堆叠之细微、形象之逼真,如同国外的波普艺术。看似杂乱无章却又别具美感,形式古老又不落窠臼,锦灰堆这门艺术,以绘画为载体,在历史与现实之间搭建了一座看得见的“桥梁”。记者许倩

 

  饭桌上产生的艺术

 

  锦灰堆又名八破图,也叫“集破”“集珍”“打翻字纸篓”,属于国画艺术工笔类的特色画种,距今已有800年历史。正如其名,锦灰堆的产生也别有一番趣味。

 

  相传,锦灰堆的产生始于元初的绘画大家钱选。一次醉酒兴起,钱选将当天散落在饭桌上的吃剩残物,如蟹脚、蚌壳、莲房、鸡翎、鱼刺等,信手绘成一幅横卷。旁人见了,个个称奇,随即挥笔题款“锦灰堆”。

 

  后来,古旧字画、废旧拓片、青铜器拓片、瓦当拓片、虫蛀的古书、废弃的画稿以及扇面信札都成了锦灰堆的创作素材,层层叠叠地摆放在画中,有正有反、有半截、有折角;或似烬余、或如揉皱;因与当时流行的秀美画风不同,锦灰堆以其独特的风格在社会上流行开来。

 

  到了明代,锦灰堆逐渐衍生到瓷器上。清朝早期发展到了鼻烟壶上,后来经画家移至纸上相互赠送、自我欣赏,成为文人雅士的一种游戏之作。“锦灰堆所画的内容包罗万象,什么都可以画,所画的内容都可以成为一门学科,书法、绘画、金石、历史文献典籍、剪纸、版画、老照片等。这些学科都要掌握,因为锦灰堆里面有书法,有绘画,说它是书法它还包含绘画,说它是绘画他还包括书法等门类,所以称为‘非书胜于书,非画胜于画’。”锦灰堆第四代传承人、一级美术师耿学知告诉记者,他和一些中央美院和美国等研究锦灰堆的专家也多次探讨给锦灰堆归类,但很难,只能归到传统美术里面,称为一个单独的画种。“它是一种集各类艺术为一身的一个画种。”

 

锦灰堆所画内容包罗万象

 

  首创青花瓷瓶构图画法

 

  因父亲是锦灰堆的第三代传人,受家庭环境的熏陶,耿学知从小就对绘画产生了兴趣,但真正接触锦灰堆却是到了上世纪末。“我从十五六岁开始跟父亲学习书法绘画,从1999年开始接触锦灰堆,2004年正式开始画锦灰堆。”耿学知感叹,接触了以后才知道这是一门深奥的艺术。“画锦灰堆主要就是前期的书画基础,没有扎实的基础是画不了锦灰堆的。”

 

  基于此,锦灰堆的制作耗时耗力,耿学知告诉记者,创作一幅同等尺寸的锦灰堆作品需要花费普通写意作品两到三倍的时间。由于耗时长、难度大,民国末期,已无人再去绘制“锦灰堆”。目前能掌握且能创作出锦灰堆作品的只剩下耿学知及其父亲耿玉洲两人。

 

  区别于国画和其他画种,锦灰堆在创作时还要经过一道特别的工序,做旧。“锦灰堆的工序不多,主要是染色做旧麻烦,还要画出纸张的质感和老旧纸张的形式,包括纸张的纹理等,都要画出来,染色做旧完毕后再往上面写书法绘画。”耿学知告诉记者,绘制时可以临摹一些古代名人的书法绘画,也可以自己创作,但所画的内容都要有历史依据,都要符合时代的特征。

 

  锦灰堆的画法决定了它是一项极其耗费精力的艺术创作,“简单一点的锦灰堆作品,需要20天左右,复杂一些的则需要几个月的时间。”耿学知告诉记者,有些功夫还得下在画外,此前为了完成一幅青铜器主题的作品,他亲自跑到临淄博物馆观看青铜器造型及上面的铭文字体,到古董店去查阅老信封,还得到老报馆查阅相关文献史料。

 

  近些年,在传统锦灰堆的基础上,耿学知还进行了创新,首创了青花瓷瓶构图画法。“瓷器是咱们国家的瑰宝,早在古代就出口世界各国,应塞尔维亚共和国邀请去开锦灰堆画展时,我想把中国传统的文化元素画出来,”耿学知介绍,在瓷器上绘制锦灰堆是从明清时期就存在的。“因为瓷器出国不好携带,所以就画了一些瓷器形式的锦灰堆作品,反响很好。这也算打破传统的一个尝试。”

 

  “高冷”文房雅物获新生

 

  以往的锦灰堆作品,样式拘泥,画中的内容缺少些关联性,取名也大多离不开《锦灰堆小品》《锦灰堆立轴》两类。耿学知介绍,自己尝试着将作品赋予一定的中心主题,寻找相关资料,再加以丰富。比如作品《天下第一村周村》就将关于周村古商城的文献资料、邮票、老照片等各种与周村古大街有关的老物件用锦灰堆的残美表现出来,也展现了周村古商城的独特韵味。

 

  因锦灰堆创作费时,十几年来,耿学知和父亲也没有积累下多少作品。“前段时间我们父子俩人搞了一个锦灰堆学术交流展,把近几年所有的作品拿出来一共凑了50幅。”耿学知分析,画的慢数量就少,这也是历代锦灰堆流传少的原因之一。“同时我们大多数是以传统锦灰堆来画的,传统艺术的意义就在于传承,可以适当创新,如果变化太大也就失去其意义了。”

 

  为了延续锦灰堆这门艺术并让更多人了解其魅力,2009年,耿学知开始与父亲共同撰写一部书籍,记载锦灰堆的绘制、历史渊源以及发展现状等多个方面的资料。“书籍的内容大体分为锦灰堆的形成、其他称谓的由来、历史研究价值、与西方错视艺术的区别和渊源、历史上锦灰堆画家和作品的点评、锦灰堆历代研究专家的介绍、锦灰堆的传承、绘制技法,以及历代和现代锦灰堆作品图片。”耿学知告诉记者,这是一本锦灰堆全学科的书籍。“目前书籍大体已完成,还需要一些绘制技法的配图,通过不断的绘制和研究总有一些新的发现,所以书籍还在不断地完善,总不舍得去画上句号。”

 

  在耿学知和父亲的努力下,2013年锦灰堆获评山东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山东理工大学也特别开设了锦灰堆这门传统文化课,特聘耿学知为教师,去教授这门课程。去年,耿学知在周村古商城开设了锦灰堆展览馆,馆藏锦灰堆珍贵文物20余件及锦灰堆各代传承人的作品。展览馆年接待游客参观人数100多万人次,被命名为省级非遗锦灰堆传习所。

 

  但对耿学知而言,锦灰堆传承要走的路依然很长。“我正在书写这方面的材料,为明年申报国家级非遗做准备工作。我也相信锦灰堆这门古老艺术会越来越好。”耿学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