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高洪胜:山东快书的“名门战将”

2018-10-24 10:26:41 来源:山东商报

        一方舞台,一身长褂,一副鸳鸯板,山东快书演员便能口吐莲花,说古论今。

 

  高洪胜,著名山东快书表演艺术家、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政治部文工团的一级演员、上过春晚舞台、获得国家级艺术奖项、创新传承山东快书的方式方法……要说与山东快书的缘分,那是他自出生起便有的,循着其父高元钧的艺术踪迹,传承并一直创新、弘扬着山东快书。 记者焦腾

 

高洪胜跟父亲学艺

 

  名门中成长

 

  一身西装、戴着眼镜,性格爽朗,这是记者对山东快书表演艺术家高洪胜的初次印象,而后的交谈中,其言谈举止间的艺术气质,更让人感叹名门家风。

 

  所谓“名门”,实际是指高洪胜的父亲高元钧。高元钧作为山东快书艺术大师,把一生献给了“山东快书”,将这一具有地域特点的艺术推到全国舞台。

 

  虎父无犬子,名门出将相。

 

  出生在一个极具曲艺氛围的家庭中,高洪胜见过太多父亲和他的徒弟们在家里切磋技艺的场景,自然从小就受艺术熏陶。

 

  幼时开始学习山东快书,练习打板,高洪胜一打就是两个小时。为了塑造更丰富立体的人物形象,还需要配合肢体语言,高洪胜3岁上台表演《武松打虎》便赢得台下阵阵掌声。

 

  其实,要想学好山东快书,词、板、表演、节奏等各个方面都需要长时间且不间断的练习。“曲艺靠熏,我自幼受家庭艺术熏陶,长期生活在山东快书艺术的氛围中,自然学到很多。以后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悟出的道理极为丰富。”高洪胜说。

 

  父亲高元钧的教导就像是镌刻在高洪胜脑海中,挥之不去。高洪胜有一张他向父亲学习山东快书表演时的照片,照片中,高元钧微微侧身,手指远方,眼神随手指方向望去,神形兼备。高洪胜则微弯腰看向父亲的神情,认真揣摩。现在看来,两人之间颇有一种薪火相传的味道。

 

  除了对山东快书的专业学习,父亲的艺德也成为高洪胜学习的重要一个方面。山东省曲协名誉主席孙立生曾如此评价高洪胜与其作品:他将人与艺很自然、真诚地交融一起,创演的山东快书作品带给广大观众与业界同仁以新颖与欢喜。

 

  “父亲为人谦和善良,积极乐观。一生追求艺术严谨博采众长。他的以身作则是最好的‘家教’。”高洪胜为了更好地创演山东快书,他拜师常宝华学习相声、出演多部影视剧、担当主持人、出书立论等,丰富了他的艺术实践。

 

  高派山东快书的“战士”

 

  1977年,高洪胜进入海政文工团当文艺兵,1978年入解放军艺术学院深造。无论是文工团还是军艺,甚至退休之后,高洪胜一直研究高派山东快书表演艺术,逐渐成长为集创作、表演才能于一身的艺术家。

 

  高洪胜曾创演诸多山东快书作品,如《军神》《吃的故事》《陈毅吃请》《海盗投胎》《许世友一跪毛泽东》等,并多次获得国家级艺术奖项。其中,《军神》荣获全军第五届文艺会演的表演、创作一等奖;《吃的故事》荣获全军第六届文艺会演的表演一等奖、创作二等奖,同时也获得第五届中国曲艺牡丹奖表演奖。

 

  高洪胜认为创作是个大问题。“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创作需要熟悉、掌握海量的山东快书经典作品。专业知识储备丰厚、深入生活,再创作自己熟悉的生活、人和事,作品才能结构精巧、人物鲜活、语言生动。”高洪胜说。从学习山东快书传统曲目开始,再到熟悉、演好、演巧曲目,最终让作品变得令观众惊艳。

 

  高洪胜一路走来,始终以父亲高元钧“会、熟、好、巧、惊、奇”的艺术要求为标准,高元钧创造的高派山东快书有“快书戏做”的特点。“梅兰芳之前,人们叫‘听戏’。当梅兰芳加重京剧舞蹈性与视觉效果后,戏迷们才改变习惯去‘看戏’。”高洪胜认为父亲与梅兰芳是殊途同归,对于艺术的不断创新是为适应不断扩大和拓展的社会语境。

 

  随着业内对于高洪胜的专业艺术认可,他成为中国曲艺家协会理事、中国曲艺家协会山东快书艺术委员会主任、中华曲艺学会副会长、中华山东快书研究会长,成长为新时代下高派山东快书的旗手。

 

  创新传承的方式

 

  虽然艺术家们往往对从事的艺术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怀,但是高洪胜的“传承”,除了自身对于山东快书的热爱外,父亲毕其一生创造的高派“山东快书”还像是他的一份责任。

 

  “父亲的一生都献给了山东快书艺术,传承山东快书已经成为我们家族的责任,而传承好这门艺术也是对父亲最好的孝敬。”高洪胜告诉记者。

 

  高洪胜一系列的“大刀阔斧”的传承和创新让山东快书在国内外呈现了良好的发展态势,如与学校联合创办“山东快书特色学校”。“山东济宁金乡县中心小学,1000名小学生会唱山东快书,场面非常震撼。”据高洪胜透露,预计近年内会把《小学生守则》改编成山东快书,让更多孩子在明确安全、守则之外,还都学会唱山东快书。

 

  此外,高洪胜还曾在北京做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就是将百余年来的传统曲艺推到与当下钢琴、美术特色班同等的地位。“北京小孩一出生就会说普通话,不算什么事。但如果会山东快书,这就不一样了。它不仅是方言,而且还是特长。”让高洪胜欣慰的是,山东快书作为艺术特长,最受小朋友们欢迎。

 

  “还有很多国外留学生对山东快书非常感兴趣,他们利用在国内留学的时间来学习,回到他们国家之后又吸引和感染了身边的人。”高洪胜说。

 

  虽然高洪胜选择以“青少年”为培养群体,从根本上推动和弘扬山东快书的发展,但不可忽视的是当下也有很多困境。“据我所知,很多专业曲艺学校都非常缺乏专业的山东快书老师和理论书籍。这说明山东快书是受人喜爱的,同时,也说明当下社会环境对从业者各方面要求更高。”高洪胜说,这也是为何要为山东快书编纂理论书籍使之更加科学化的重要原因之一。

 

  无论是何种困境,高洪胜从不畏惧。“传承、创新山东快书的最大挑战是自己。创新首先是继承传统,全方面研究山东快书,要深入研究就要耐得住寂寞,坐得住。”

 

  有趣的是,正如3岁那年高洪胜跟着父亲和他的弟子学快书一样,如今的高洪胜也会给3岁的儿子讲一些关于山东快书的故事,儿子听多了,偶尔还会穿上“拖地”长褂,来一小段山东快书。

 

  “这就是传承。”高洪胜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