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新闻周刊 > 正文

小区里的免费理发师

2018-10-29 10:19:41 来源:山东商报

        张传升出门喜欢带一把推子,这是几十年来养成的习惯。

 

  从普通推子到电推子,从同事街坊邻居到更多的人,他免费帮人理发四十年,平均每两天服务一个人,四十年间用坏十把推子,还热心为行动不便的人上门服务。张传升没有觉得自己多伟大,只是用所长帮助别人,同时自己也是快乐的,“我们从小就受这样的教育,也希望将这份爱心传承下去。” 文/图 记者 刘云鹤 实习生 施娟

张传升在小区里摆起了免费理发摊

张传升理起发来很专注

 

  四十年

 

  左手拿着梳子,右手拿着推子,先用梳子夹起一缕头发来,紧接着用推子理掉,动作娴熟,手法专业,这样的动作,张传升重复了小半生,但从来没有问别人要过一分钱。张传升今年69周岁,近古稀之年,头发已经花白,但他的两只眼睛看上去还是炯炯有神,初中时和同学们互相帮忙剪头发,那时只是觉得好玩,没想到从那开始,推子就一直没再放下。以前用的并不是电推子,买一个用很长时间,张传升回忆,那时有邻居没时间去理发店,自己都会主动帮忙理头发,后来理得次数多了,邻居也对他的理发技术很放心。

 

  后来张传升到一家化肥厂当工人,由于工作忙,很多同事平时没时间理发,周边也没有理发店,他就主动承担起帮大家理发的工作。一次两次,谁头发长了都会过来找张传升,理得多了,他慢慢成了工厂的理发能手。1977年,张传升正式调到济南,正好单位有理发工具,平时有空的时候,他就过去给同事理发。1983年,他考入外省一所大学,学校在郊区,地理位置偏僻,那个年代交通不像现在这样便利,同学们要上一趟市区十分不方便,更别说理发了。但幸运的是,上学期间,张传升便带着自己的理发工具,经常利用周六下午或者周天没事的时候给同学理发。

 


  十个推子
  

 

  后来找张传升理发的人越来越多,平均两天就会理一次。有的人觉得不好意思想给钱,但他坚持不收任何费用。

 

  毕业之后,理发工具也跟着张传升从学校走进了单位,除了身边的同事还有小区的邻居。尤其过年的时候,按照正月里不理发的习俗,大家都要在年前理个发,每到这个时候,理发店里挤满了人,排队要等很长时间,很多人就去找他理发。

 

  2009年张传升从工作岗位上退休,退休之后的生活多了几分清闲,帮人理发也越来越频繁。“主要是小区的人一年能理个几百次吧,平均下来,两天理一次。”他说,从手推到电推,用坏了约十个了。

 

  渐渐的,张传升练就了一门好手艺,平头,分头,青年头,他都能轻松驾驭。根据脸型来定发型,这些发型都是比较实用而传统的,他认为要理出层次感。说起现代的新式发型,张传升感叹观念不一样了。每当理发时,张传升的两只眼睛都紧紧盯着头发,生怕给理坏了。“现在也是跟不上潮流了,我看外面的一些理发店给理得头发,头两侧的头发故意推掉,露出两侧的头皮来,这要搁在以前理坏了才会那样。”他开玩笑道。

 

  多年形成的习惯,别人出门带收音机带各种东西,而张传升出门喜欢带着推子,随时准备着帮需要的人理发。有时候他在社区做运动,打乒乓球,遇到有人要理发,张传升就用理发工具,抽出十几分钟的时间,剪完头发接着打球,“大家也都乐乐呵呵的,并不麻烦。”

 

  上门服务
  

 

  张传升理头发的对象主要是中老年人,也因此更多的是上门服务,有的腿脚不方便的老人一个电话,他马上带着推子去老人家里。

 

  住的时间一长,大家也就渐渐熟悉起来,也就知道小区里有这样一位会理发的邻居,张传升说,一些老年人也不是图免费,因为他们行动不便,有人能够去家里省很多事。“时间长了他们都有我的电话号码,需要的时候打一个电话我就过去了。”张传升说,现在自己的身体还不错,每天都会坚持锻炼,站着给人理发时还不觉得吃力,不过有的老人没法站着给他们理。

 

  他说自己印象比较深的一位老人,已经年过八十,头两年坐在轮椅上的时候自己就去帮他理发,从去年开始那名老人卧床不能动了,每当老人头发长了,他还是会去家中给老人理,“因为他躺在床上,理起来比较困难和吃力,我需要跪在床上,一手托着老人的头,一手推发,尤其是后脑勺的头发不好剪,所以一般都是直接推光。”有一个住在23楼的老人,患有心脏病,需要理发的时候就打电话给他,张传升也是毫不犹豫地带上工具过去,也有一些腿脚方便的,会专门跑到张传升家里去请他帮忙,这时他都会赶紧放下手头的活帮忙。

 

  除了这些,在舜德居委会的提议下,张传升还会去社区的日间照料中心帮助老人理发。“居委会组织一般一个月一次。”他说,居委会为了支持他还专门给提供了电动推子。

 

  坚守与传承
  

 

  张传升说,现在在理发店理头发20元下不来,小区里有不少保安和保洁,他们收入都不高,“我会主动提出帮他们理发,能帮一点是一点。”

 

  前段时间,舜德社区举办了一场文化节,借着文化节人多,他在社区里摆了一个理发摊。过来理发的有小区内的保洁、保安,很多人都说张传升理得比理发店的还好,还有人希望他定期在这里理发,支付他理发钱。“考虑到大家的需求,社区居委会也很支持这件事情,帮着从多方协调,我们定在每个月的15号和30号这两个日子专门为大家理发。”张传升说,当然是不会收费的。

 

  对于张传升的做法,老伴和女儿都很支持,也从来没有说过什么反对的话。“年轻时就喜欢运动,锻炼了一个好身体,想把这份工作坚持下去。”说着他卷起自己的袖口,攥起拳头自豪地表示,自己还有肌肉。

 

  退休之后,张传升和老伴都有退休工资,虽然不是最高的,但也不是最低的,他说不想用这门手艺去赚钱,想为这个社会尽一些力,别人心里高兴,自己心里也高兴,“我们从小受的教育就是帮助他人,想把这份爱心传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