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新闻周刊 > 正文

甜沫传承人

2018-11-19 9:28:46 来源:山东商报

      “古今甜沫未称王,仁义礼智信誉长”,这就是“甜沫”精神。

 

  提起济南的名吃,不得不提甜沫,这种传统吃食随着时代的变迁以及制作的艰辛,受到了不小的冲击,但还是有一批甜沫人坚守着。对他们来说,这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份生意,而是一份对父辈心血的坚守以及发扬传统文化的责任和担当。

 

  在济南联四路舜清北院附近有一家甜沫店,名叫“甜沫唐”,如今这家店开业已经有四十余年。2012年,甜沫唐入选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唐松涛说在历史长河的众多小吃里甜沫虽然不是最好的,但能把最真实的味道做好就行。文/图 记者刘云鹤 实习生施娟

 

  甜沫人

 

  2012年10月,“甜沫唐”入选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成为济南市第四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41岁的唐松涛被誉为甜沫唐的第四代传承人。

 

  走在联四路舜清苑北区门口,一排排小商铺顺着路延展开来,卖吃的、用的、穿的等等。“甜沫唐”就在这些商铺中间,小小的门头并不容易发现。作为济南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甜沫唐”是40余年的老店,店主唐松涛穿着工作服,笑中带着几分腼腆。这家店铺看上去有六十平米左右,虽然不大但是干净整洁。

 

  唐松涛说,其实这门手艺是从外公家传过来的,外公家世代做甜沫。母亲在26岁那年嫁给父亲后,和父亲两人也开了一家甜沫店,名叫贵华堂,是父母亲两人名字的组合,这也是甜沫唐的前身,之后更名为甜沫唐。1998年,唐松涛大学毕业后没找到合适工作,便跟随父母做起了甜沫生意。随着父母年事已高,他从父母手中正式接手了甜沫生意。

 

  说起当时更名,唐松涛说,因为别人看到原来的店名都不知道买什么,为了适应市场需求更换了名称。在店门口,挂着两块暗红色的木板,上面写着“古今甜沫未称王,仁义礼智信誉长”几个字,这是老顾客题的字,唐松涛说,这也是甜沫精神,在传统名吃中,甜沫不是最好的,称不上王,但是传承人坚守仁义礼智信,把最真实的味道做出来,就是最好的。

 

  “辣口”是最传统的味道

 

  唐松涛家的甜沫是辣口,辣口就是口味以香咸辣为主,市面上虽然也有五香口味,不过这才是老济南最传统的甜沫味道。

 

  甜沫起源于豫北地区豆沫,后流传至山东济南成为特色传统名点。甜沫,是一种咸粥,传说粥做好后主人会问“再添么儿”,指的是添加粉丝、蔬菜、豆腐丝之类的辅料,后来人们谐音成“甜沫”,因此甜沫口味是咸的,不是甜的。

 

  不过,唐松涛说,为何叫甜沫还有一个传说,战乱连年,难民纷纷拥入济南,有一家田姓小粥铺,经常舍粥赈济,粥铺难满众求,便在粥内加入大量的菜叶并咸辣调料。灾民每当端碗盛粥前,见煮粥的大锅内泛着白沫,便称之为“田沫”,有一外地来济赶考的落难书生,食之甜美无比,心想“甜沫”果不虚传。后来书生考取功名做了官后,又专程来济再喝甜沫时才知是“田沫”,官员恍悟,于是题写“甜沫”匾额,并吟诗一首:“错把田沫作沫甜,只因当初历颠连;阅尽人世沧桑味,苦辣之后总是甜。”

 

  唐松涛回忆,很小的时候就给父母帮忙打杂,那时家中熬制甜沫还是烧木柴,他就帮忙劈柴、烧火。那时和父亲一起去小清河边采野菜,在济南本地俗称”人参菜”,营养价值很高,采回来清洗将其放到甜沫里充当菜叶,“现在生活水平好了,里面加的菜叶换成了菠菜。”

 

  结婚之后,父亲手把手教他怎么做甜沫,希望他能做出纯正的味道来。在学徒期间,有的顾客嘴比较刁,一吃就知道这是唐松涛做的,不是他爸做的。渐渐地当顾客尝不出两者的区别时,唐松涛就能自己独立进行了。“我们做的是辣口的,这是老济南甜沫传统的味道,和外面的口感不一样,现在外面有什么五香口味的等等,味道不纯正了。”

 

  冲击

 

  甜沫唐,每天早晨5点就开始营业,凌晨3点多,唐松涛就在厨房里忙碌了起来。先烧一锅热水,这是第一道工序,也是耗时最长的一步,然后再将准备好的食材按比例分配好,再将小米面、葱、姜、粉条、花生、豆皮、菜叶准备好,一个都不能少。“做两锅差不多就够,烧一锅大概半个小时。”唐松涛说,“卖到下午一点多,不够的话就再用小锅现做一点。”

 

  唐松涛介绍,一般周六和周天两天人多一些,一天能卖两三百碗,生意最好的时候一天能卖到七锅,不过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甜沫是传统小吃,老人爱喝的多一些,这几年唐松涛也明显感觉到顾客少了,这和时代有很大关系。随着时代发展,早餐的花样越来越多,外卖行业崛起等等都对这种传统小吃造成了冲击。
 

 

   “现在这家店是十二年前搬来的,每个月房租不低,随着成本的增加,甜沫的价格也涨了,但是利润一直在压缩。”唐松涛说,甜沫分大碗和小碗,大的5元,小的4元,之前是大的4元,小的3元,现在家里人有空都会来帮忙,能省点是点,“我们一般营业到下午,这个不赚钱,但我们又想坚持下去。

 

  ”只有甜沫太单一,为了适应需求,店内也有茶叶蛋和油条。为了养家糊口,唐松涛多打了一份工,每天打烊后就回去上班。

 

  惦念

 

  唐松涛说,与其说自己陪伴了一代人,不如说一代人看着他成长,很多人在这里喝了半辈子甜沫,直到去世。

 

  有的顾客在这里喝甜沫喝了几十年,从中年到老年,直到年龄大了身体不好来不了了,家人就来打包带回去给他喝。有一个老大爷,是“甜沫唐”的常客,临终之前他跟儿女说,在他死后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来上坟的时候要带上两碗甜沫,别家的不要,只要“甜沫唐”的。“这不是开玩笑,是真的,这个老爷子在这里喝了几十年甜沫,他的儿女去上坟都会来这里打包两份甜沫带着去。”唐松涛说,“这里很多顾客是看着我长大的。”

 

  还有一些是小时候跟着自己父亲在这里喝,现在成了大人又带着自己的小孩来喝,唐松涛说,他们惦记着这个味道,喝的是感情,也是一种情感传承。

 

  除了这些老顾客,也会有一些慕名而来的新顾客。唐松涛说有的时候会有一些新顾客,从网上或者其他地方看到信息,也会过来尝尝,大家评价也不错。有一次,唐松涛通过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看到了50个新顾客,一天新增了50个新人这让他感到欣慰。在十一国庆期间,也有外地游客专门找到这里来品尝甜沫。

 

  岁月传承

 

  一年365天,唐松涛直言很累,但是他是父亲的接班人,不想让这门手艺和父亲的心血就此消失,甜沫属于传统小吃,传承更成了一种责任和使命。

 

  唐松涛是独生子,从父亲手里接了这门手艺一直做到现在,“其实我也有的时候想不做了,太累了,一年365天,开始了就不能停下,每天都得开门。”唐松涛摸着稀疏的头发说,“不干也不行,我不做就没有人做了,我不想父亲做了半辈子的东西到我这里就断了。”在唐松涛眼中,经营着这家店不仅仅是为了赚钱,已经是一种事业。父亲对他的影响很大,从父亲一手创立“甜沫唐”到后来的发展,他从父亲身上学到的,除了手艺还有对待一件事的认真、坚持以及做生意的诚信品质。

 

  他不但要将父亲这门手艺传承下去,也要将这种品质传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