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周天下 > 正文

高学费压垮“美国梦”?

2018-11-25 8:19:32 来源:山东商报

   如果越来越多的普通青年在大学门前望而却步,或者在毕业后就背着沉重的“包袱”冲向急功近利之路,何谈“梦想”二字。说到底,高等教育不仅事关社会公平和阶层流动,更关乎“美国梦”的生死存亡。

 

前纽约市长和彭博新闻社创始人CEO布隆伯格向母校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捐赠18亿美元


 

  18亿美元,也就是近125亿人民币。

 

  这笔美国史上最大的单笔教育捐款,被评价为是“九牛一毛”。

 

  因为它面对的基数是4220万美国人,和需要偿还的近1.5万亿美元联邦助学贷款。

 

  作为一名亿万富翁,这已经不是布隆伯格第一次向母校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慷慨解囊。毕竟,身家355亿美元、位列全球富豪榜14位的他曾经上演过连任三届纽约市长却每年只取酬一美元的佳话。

 

  当时一掷6900万美元全力竞选,当选后放弃一年近20万美元的年薪,这一切成为可能,都源自1964年他在母校工程学院获得的那张为他“打开新世界大门,实现美国梦”学士学位证书。

 

  虽然父亲只是一个牛奶公司的簿记员,一年的收入从未超过6000美元。但是布隆伯格最终通过国防学生贷款和在校园里“勤工俭学”支付了自己上大学的费用。

 

  毋庸置疑,接受高等教育是普通人在经济上和社会地位上进入上层的通道之一。作为堪称“美国梦”的完美代言人,布隆伯格如此关注高学费这一问题不难理解。同为扎根纽约的富豪,他与“富二代”特朗普不同,是实打实白手起家的创业典范。所以他才会“想确保给我人生机会的这所学校,能够这样一直为他人打开机会之门”。

 

  而现在,传奇却难再现。像他一样本可毫不犹豫迈进大学校门的普通青年,很可能会在高昂的学费前望而却步。除去住宿和生活费,美国私立大学四年本科的费用平均为3.474万美元,顶尖高校更是超过5万美元,这已经超过了美国人年工资的中位数。当然,也有不少人选择了贷款求学。以1876年建校的霍普金斯大学为例,近半学生都要靠贷款完成学业,人均负债2.4万美元。在美国,助学贷款已经是仅次于房贷的第二大债务。

 

  2012年,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曾对北卡罗来纳大学的学生们掏过心窝子,说自己曾欠下一屁股债。婚后的前8年,他和妻子米歇尔偿还助学贷款的钱比房贷都多,直到8年前才勉强还清了助学贷款。要知道那个时候他已经42岁了,更何况他和米歇尔上的可都是炙手可热的法学院。

 

  法学院的毕业生如此,医学院的情况也不容乐观。以最近宣布对学生学费全免的纽约大学医学院为例,学生一年学费大约为5.5万美元,毕业时每名学生平均负债高达18万美元。

 

  不菲的学费不仅让不少优秀学生知难而退另择专业,也让不少背负债务重压的学生无奈选择薪酬较高的专业领域,如心脏外科、整形外科等,而基础领域却少人问津,像儿科、妇产科等。这所全美排名第三的医学院宁愿每年自筹6亿美元,也要让所有的学生在毕业时不欠任何人,“你可以无所畏惧,拥抱理想,那就是让更多人过上有价值的人生”。

 

  根据最新的调查,美国最富家庭的孩子都进入了一流大学,其中过半进入顶级名校。而来自财富金字塔底层20%的穷人家庭孩子,大多数没有上大学。美国38所名牌大学的学生阶层,来自美国顶层1%(家庭年收入63万美元以上)的富家子弟总数多于全美占比60%的底层家庭(家庭年收入低于6.5万美元)的学生。如果越来越多的普通青年在大学门前望而却步,或者在毕业后就背着沉重的“包袱”冲向急功近利之路,何谈“梦想”二字。说到底,高等教育不仅事关社会公平和阶层流动,更关乎“美国梦”的生死存亡。

 

  2016年,当不少美国人都对特朗普的崛起大惑不解的时候,当年出版的一本《乡下人的悲歌》撕开了“铁锈地带”的疤痕,让人们得以一窥底层白人社会的辛酸。书名的副题就很好地解释了为何民主党的传统票仓会反水共和党:全世界的绝望与焦虑 一个美国“乡下人”的愤怒与无奈。

 

  作者万斯成长于“铁锈地带”的一个贫苦小镇,高中毕业后参军服役,后来借助于退伍军人法案就读俄亥俄州立大学。最终在“挤”进耶鲁法学院后,实现阶层跃升,就职硅谷投资公司。

 

  作者在书中就讲过自己好兄弟内特的例子,“他是我认识的最聪明的人之一,想去一流的芝加哥大学读本科,但没有申请,他觉得付不起学费”。而作者却甘愿承担20万美元的债务,鼓起勇气申请了耶鲁法学院。最终的结果是,耶鲁给全校最穷的学生万斯提供了全额奖学金,帮他成就了“鱼跃龙门”的传奇。

 

  常常会有人问作者,最想要改变美国最悲观群体——白人工人阶级的哪一点。

 

  “那种觉得自己的选择无所谓的感觉”,这就是作者的答案。其实,换句话说,不就是希望自己的“父老乡亲”能够重拾“美国梦”吗?毕竟,光靠富豪们一次次的慷慨解囊,解决不了所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