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新闻周刊 > 正文

当人生终要落幕 请让它尊严且幸福

2018-11-26 11:38:43 来源:山东商报

        父亲的生命还有一周,三十多岁的儿子张梁(化名)准备对父亲告白,“你做的已经够多了。”这是一句让父亲“安心”的话,事实上,在三十多年的父子关系中,两人并没有这样对话过。

陈健鹏(右)到医院来看望梁天和他的父亲


 

  在父亲被查出肺癌晚期的一年里,张梁听从山东省立医院肿瘤化疗科医生陈健鹏的建议,打破之前的父子交流模式,与父亲更多地交流。也是在这一年里,张梁带着父亲第一次坐高铁,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去他工作的上海……

 

  当一个人已经无法避免地走向死亡,任何治疗都无法阻止这一过程时,是应该继续进行让病人痛苦而无实质意义的过度治疗,还是把重心转向如何让他享受最后的日子,尊严而体面地离去?陈健鹏的答案是,放手也是一种爱。文/图记者陈晨实习生王远孙倩

 

  治疗与尊严

 

  11月19日下午,在山东省图书馆内,山东省立医院肿瘤化疗科医生陈健鹏向几位读者讲述了自己和“临终关怀”之间的故事。

 

  2014年年末,陈健鹏翻阅了一本书,里面的一句话让他泪流满面,“没有哪一种布施,会大过于帮助一个人好好地死亡。”

 

  这句话仿佛给了陈健鹏“一盏灯”,“看到这句话,我仿佛看到了自己的使命所在,那就是做临终关怀,让病人有尊严的离去。”

 

  在陈健鹏的理解中,临终关怀是通过对没有治愈希望的患者进行积极的照顾,控制疼痛及其他症状,尽可能减少无意义的过度治疗,提升患者和家属的生活品质和生命质量,维护人的基本尊严,让病人得以“善终”。

 

  当时的陈健鹏已在肿瘤化疗科工作了四年,见惯了病人离世前的痛苦。“绝症濒死期的病人往往非常痛苦,无意义的治疗等同于酷刑。”陈健鹏说,甚至很多患者自己都放下了,但家属舍不得,还要“尽孝”。

 

  有一个绝症病人的经历,让陈健鹏印象深刻。“当时那个病人癌症末期,又遭遇了并发症,病情急转直下,生命垂危。”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胸外心脏按压,病人依然没有任何生命迹象,陈健鹏说,这已经符合医疗定义的“临床死亡”。

 

  但正当医护人员准备放弃时,患者的两个年轻儿子从外地匆匆赶来,“他们跪下来抱住我的腿,哭着哀求继续救治。”陈健鹏说,两个年轻人说自己没有见到父亲最后一面,还有很多话要对父亲说。

 

  “我们医护人员别无选择,只能配合家属,将这出没有任何希望的抢救无休止的继续下去。”

 

  病痛与折磨

 

  陈健鹏2010年来到省立医院工作,他所在的肿瘤化疗科,是个“死亡率较高的科室”,陈建鹏说,自己见过太多的悲痛与折磨。

 

  他见到过一位患有呼吸疾病的患者,躺在病床上喘得厉害,家人在一旁着急的不行,但无可奈何。他见过一位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女子,既要顾着生病的母亲,还要顾着三个月大的孩子,自身还有工作,三方让她备受煎熬。他见过一个独自照顾生病丈夫的女子,脾气暴躁,曾跑到医生办公室吵闹。陈健鹏将她单独带到了一间办公室中,与她交谈了半个小时,这期间陈健鹏说自己说得最多的话就是“嗯”,“她需要倾诉和发泄。”他见过……

 

  见过太多受病痛折磨的病人,以及受煎熬的家属后,陈健鹏开始有意识的对病人及家属进行“临终关怀”,并在工作和生活中分享这个理念。他结识了时为心理咨询师的司春阳等人,由于相同的理念,他们开始组织对癌症病人及其家庭的“临终关怀”活动,并开始着手推动成立为患者提供临终关怀的公益平台。

 

  陈健鹏说,“一个人的光和热是有限的,推动临终关怀,需要更多有心人的行动,所以我们决定建立一个公众平台。”

 

  2017年启明星生命关爱服务中心成立,今年3月正式注册。“关怀绝症后期病人及家属,营造出临终者被接纳、被尊重、被关爱、无痛舒缓、充满爱的家庭氛围,让家属无憾,也让临终者可以无遗憾的离开。”陈健鹏说。

 

  关怀与安宁

 

  山东省立医院肿瘤化疗科医生办公室旁有一个“身心灵疗愈空间”,这是一个挂在墙上的书柜,里面有《把时间当作朋友》 等关于心理健康方面的图书。陈健鹏说,“这里的书,可供病人及其家属免费借阅。”

  陈健鹏说,这几年来,他们的服务让很多临终病人得以安宁的离开这个世界。在进行临终关怀工作的过程中,曾有一位病人对陈健鹏说,“我信任你胜过家人。”

 

  这是一位来自聊城的癌症末期女性患者,她在省立医院住院时,陈健鹏和临终关怀公益平台的心理咨询师曾两次去看望她,“与病人建立了联结并与其家属沟通,用包括心理学在内的方式帮助她内心安宁。”陈健鹏说,通过交流沟通,最终这位患者没有恐惧的回到了聊城老家,“落叶归根。”

 

  “是否要告知癌症晚期病人,他的真实病情?”在交流中,有一位现场读者提出了这样的问题。陈健鹏回答说,“自己的命运自己做主,病人有知道自己患病情况的权利,而且病人的承受力大于人们的想象。”陈健鹏介绍,告知也要讲究方式方法,“可以慢慢地透露给病人知道,让病人的心情能够‘软着陆’,克服对死亡的恐惧也需要一个过程。”

 

  死亡是最艰难的事情,陈健鹏希望更多的人理解并认可临终关怀的意义,“愿每一位临终者都能被这个世界温柔相待。“

 

  心愿与告白

 

  11月21日下午,在山东省立医院西院区,陈健鹏带记者见到了一位肺癌末期患者以及他的家人。从一年前这位患者被查出癌症末期开始,陈健鹏就对这个家庭展开了临终关怀。

 

  “实际上,现在患者的生命只剩一周左右了。”陈健鹏说,从一开始他就告知了家属,患者的生命还剩一年左右的时间。这一年多来,陈健鹏多次与家属沟通交流,帮助他们纾解亲人生病带来的各种情绪。

 

  患者的儿子张梁如今已经与陈健鹏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友,二人见面时微笑着握了个手。“这一年来常与陈医生沟通,他现在是我的好兄弟。”张梁说,去年父亲感觉到不舒服,到医院检查后,“结果一出来就是肺癌晚期。”在省立医院治疗时,他们遇到了陈健鹏,“在陈医生的建议下,从一开始我们就告诉了父亲他的真实病情。”张梁说,父亲在患病的这一年里,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实际上,我和父亲之间的关系不太亲近。”张梁说,自己是家里的独生子,参加工作已有十几年,但这些年来,父亲从来没开口向他提过任何要求,“比如我带母亲出门旅游,父亲从来不去。”

 

  但自从父亲患病后,在陈健鹏的帮助下,父子俩之间的沟通多了起来,张梁有点意外地说,父亲第一次主动提出,想去看看大海。

 

  张梁在上海工作,他将父母一起接到上海住了一段时间,“父亲第一次坐高铁,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去上海……”张梁说,他希望在父亲有限的生命里,完成他全部的心愿,“我们还第一次全家一起在上海过了一个年。”

 

  在父亲的病情恶化之前,张梁尽力帮父亲满足了心愿,“我也觉得,没什么遗憾了。”张梁说。

 

  得知父亲的生命可能仅剩一周的时间后,张梁和家人又与陈健鹏长谈了一番。张梁说,他决定听从陈健鹏的建议,在父亲去世前,对父亲进行一次告白,“我想对父亲说,他做的已经足够了。哪怕就一句话,我希望父亲走的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