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新闻周刊 > 正文

“校际”黑车江湖

2018-11-26 11:44:05 来源:山东商报

        每到周末、节假日,从济南市区发往周边大学的“校际”黑车,想必很多在济南上学的大学生都乘坐过。一辆辆面包车、商务车停靠在学校附近,把学生送到市区后,再到城际公交车沿途站牌招揽返程的学生。

 

 

学校周围停放着二三十辆黑车


 

 

  这些黑车车主大都是学校附近的村民,或专职或兼职地开着“校际”黑车。黑车以略高于公交车的价格,和保证每位乘客都有的座位,得以立足市场。对于大学生群体来说,乘坐黑车是优于公交车的出行选择。甚至有不少黑车司机和大学生建立了长期联系,这也成为了他们之间心照不宣的“默契”。黑车满足了部分学生的出行需求,也有可观的收益。但安全问题仍是首位的,黑车没有运营资质,监管部门取证难,乘客权益难保障……“校际”黑车难取缔,更难走上正轨。 文/图 记者侯宝之 实习生 黄寿赓

 

  “不能空车回”

 

  每到周末,在济南市高新区二环东路花园路公交站牌附近,就停靠着几辆“黑出租”。车主在路边“揽客”,招徕的对象大都是大学生。在这里揽客的黑出租,都是往来市区和位于济南市高新区的山东英才学院的。每逢节假日、周末,上午11点左右,车主们聚集在此,招徕在此等公交车的学生。

 

  11月17日,正值周末。上午11点左右,一辆面包车沿着花园路非机动车道从西驶来,径直地停在了站牌旁。车上下来了一名中年男子,男子身材偏瘦、身高1米7左右,穿着一件深灰色的外套,“有英才的吗,5元一位,马上走了。”见没人理会,司机直接走向站牌边等车的人群,主动跟学生模样的人攀谈起来,“去英才吗,5元一位。”大概5分钟的时间,面包车里已经坐满了乘客。

 

  车子驶出非机动车道,顺着花园路,向东走远。

 

  济南市区发往济南市历城区山东省英才学院的308路公交车,票价3元,黑出租要价每人5元,“就贵两元,而且还有座,比公交车还快点,我以前也坐过几次。”一位在路边等公交车的学生说,要是一会公交车上人多,他也会再次选择“黑车”。
 

 

     前一辆车刚走,一辆白色商务车又停在了站牌旁边。恰逢饭点,等公交的学生并不多,司机下车招揽了十几分钟,没有收获,“10元一位,30元直接走。”

 

  记者和另外两名乘客一起上了这辆“黑出租”。司机说,他是从英才学院送学生到市区的,“不能空车回”的他们才在308路公交车的始发站拉客。

 

  17个小时连轴转没有营运证还长途包车

 

  路上有点堵,司机边开车边和车上的学生攀谈着。

 

  走到世纪大道凤山路公交站牌时,司机又停下了车,“5元1位,英才。”司机对着几个等车的年轻人喊,一对情侣模样的学生应声上了车。

 

  再次起步,向前行驶。到了山东体育学院站牌时,司机又停车,“5元1位,英才。”司机再次喊到,但是这次没人上车。

 

  司机追上了一名学生模样的乘客,对方说“太贵”,并向车后方走去。司机见状并没有罢休,挂上了倒挡,倒车“追上”这名学生,反复说服学生乘车,但还是没有人乘坐。

 

  天气转凉,车里没有开空调,乘客之间也少有交流。后视镜里,司机频繁地揉眼睛,打着哈欠,几次眼睛几乎闭上。窗外其他车不时鸣笛,司机一个“冷颤”,猛地“惊醒”。

 

  司机是一名体态偏瘦的中年人,他每天6点钟起床开始拉客,“有时候能到晚上11点。”这位司机说,对于“开黑车”,司机表示并不轻松,“很熬人。”

 

  在“熬人”的同时,这份“辛苦”的工作也给他们带来了非常可观的经济效益,“我这辆商务车,在不超载的情况下,能坐10个人,从学校出发到火车站或长途汽车站,每人20元。”这位司机表示,减去燃油花费40元,单程纯利润就有160元,“往回走捎着几个学生,权当是挣油钱,不指着这趟挣钱。”

 

  除了拉散客,这名司机还提供包车服务,“前几天还拉人去陕西旅游来着。”司机的朋友圈里就有关于包车的信息,他的朋友圈里还发有“商务用车,学生用车”的内容。据司机介绍,包车有两种方案,一种是司机全天全程跟随,价格在400元左右,另一种是按里程收费。“安全性绝对可靠。”这位司机说。

 

  但当记者问及营运证时,这位司机表示,“这些都是私家车,都没有营运证。”

 

  执法取证难相关部门“无力”查处

 

  山东英才学院不少学生都有乘坐黑车的经历。一名学生表示,周末、节假日出行的学生较多,有时候挤不上308路公交,“尤其是放假时,大家都带旅行箱,公交坐起来就不是很方便。”因此,学生们就会花25元到30元不等的价格坐“黑出租”。

 

  目前,308路公交车配了12辆车,均为12米长的大容量车辆,平时的发车频率大概为每20分钟一班。对于周末的客流高峰期,他们将发车频率提高至每15分钟一班。

 

  济南市高新区东区街道办事处巨野河执法大队的工作人员表示,山东英才学院门前的黑车,他们也曾多次去现场查处,但收效甚微。

 

  巨野河执法大队一名工作人员说,认定黑车的标准是产生营运性质的经济费用,通俗说就是坐黑车时要付给司机钱,但这个过程极其难取证,“我们去执法,黑车就停在路边,司机也都是周边的村民,但看不到有人坐车给司机钱,我们就无法认定这是黑车。”

 

  这位工作人员表示,如果一旦掌握了黑车司机与乘客之间的交易证据,执法大队会将交易记录、车牌号等证据上报高新区城管局交通办公室,然后由交通办进行查处惩办。高新区城管局交通办的工作人员称,没有接到过执法大队提交的证据。

 

  “目前执法队工作人员较少,要求两人以上执法,但就配备了一个交通口的执法队员,执法难度较大。”巨野河执法大队工作人员还表示,执法大队还兼有其他的执法任务。
 

 

    据了解,执法大队仅拥有在源头查处黑车的执法权限,一旦黑车上路,在路上的执法需要由交通委的稽查大队来进行。高新区城管局交通办的工作人员表示,目前高新区交通办仅有5名工作人员,“自己业务口上的工作都做不完,就没有成立稽查。”

 

  车辆性能、司机素质无保障出事故乘客难获赔

 

  山东英才学院相关负责人表示,门口的黑车存在已久,“一般得有二三十辆。”但学校对于黑车并没有有效的治理措施,“我们学校没有执法权,只能是安排保安在黑车较多时,维持好秩序,让车辆有序停放,不要影响学校周边交通。”

 

  学校的工作人员表示,学校每年都会在开学时对新生进行安全教育,在教育中包含拒绝乘坐黑车等内容,但效果并不明显,“在乘坐公交不方便时,学生自然而然地就会选择黑车。”

 

  山东千舜律师事务所邱洪奇律师表示,黑车的非法性在于其不具备营运许可,由于没有营运许可,黑车车辆本身的性能状况,司机的素质都无法得到保障,“营运车辆都有特定的技术安全参数,并且有固定的安全检查,黑车不具备这些就会产生很多潜在的风险。”

 

  “乘客乘坐黑车一旦发生交通事故,应当首先由对方车辆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责任,其次,在交强险范围之外,由黑车承担责任,最后,基于乘客明知黑车但仍然乘坐,有一部分的过错责任,那么,乘客需要在自己的过错范围内承担一小部分责任。”邱洪奇说,另外,与正规出租车除购买交强险还需另购承运险不同的是,黑车无承运险,一旦发生事故,乘客难以得到充分的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