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商势力 > 正文

南山民宿成长的烦恼

2018-11-27 11:07:07 来源:山东商报

         柳埠岳阳村村支书孙茂国近来有些急躁,他两年前就看好的民宿一直未能在本村落地。而就在这两年,南山不少地方建起了民宿。在孙茂国看来,除了村民资金紧张和认识有所局限外,政策上的模糊也增加了民宿的落地难度。今年9月,上海出台了关于乡村民宿发展的政策文件,让此前上海乡村民宿发展定义不清、集体房产能否使用、土地性质约束等问题都迎刃而解。 文/图记者 王彦斌


 

 
济南南部山区风光秀丽,为民宿发展提供了很好的自然环境
 
 
 
位于柳埠街道的一家民宿内景
 
 

  先行者 


  “民宿一年能为村集体带来28万元的收入。”20日,面对济南南部山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王道忠的询问,柳埠街道泥淤泉西村村支部书记乔有河很自豪地说出了这句话。彼时,就提升南部山区城乡管理水平,王道忠带队到该村督导。 


  由村支书带头搞民宿,村民获得集体收入,就这种开发经营民宿的模式来说,泥淤泉西村是南部山区首个村落。在2016年,柳埠泥淤泉西村村支部书记乔有河注册成立了又见炊烟生态有限公司,他借助扶贫基金,利用村里的闲置房打造出了7个民宿院落,最早的两个院落在当年6月份对外营业。 


  目前,泥淤泉西村已经有多达20余处民宿院落。多数院落是按年往外出租,一两万就可租一年。正是借由民宿的开发,乔有河能够自信的说出那句话。 


  乔有河说出这话时,泥淤泉东村村支部书记苏纯刚就在一旁,眼见邻村的民宿搞得有声有色,今年刚当上村支书的苏纯刚也蠢蠢欲动。“我被选上村支书后,想的就是怎么带领大家致富。”苏纯刚说,“我们村里有泉有河,于是我就鼓励村民们来搞民宿。” 


  苏纯刚介绍,目前他们村里一户比较有钱的人家收拾装修出了十多套房子,不久就会营业。“这户人家早年在外干工程,所以手里有钱,但是对于普通村民来说,要拿出一笔钱来改造房子是比较困难的。”苏纯刚说,“他们的计划也是按一年的期限往外租,按照好坏,一套一年的出租价格在两万到六万元不等。”


  “等大家看到这户人家能真正挣到钱后,我相信会有更多的村民来主动做这个。”苏纯刚说。



  缺乏资金


  相较于泥淤泉东村有村民能够带头做民宿,同属于柳埠街道的岳阳村就比较被动。


  孙茂国作为岳阳村的村支部书记,他在两年前就看好乡村民宿的发展前景,那时候在南部山区还没有几家民宿。两年前他到浙江德清莫干山参观,在那里他见到了诸多样式的民宿。莫干山作为我国较早发展民宿的地区,这里的民宿在全国范围内颇为有名。


  “当时我就觉得,我们村里的自然环境,真的非常适合搞民宿。”孙茂国所在的岳阳村一方面临近103省道,一方面背靠一座山。


  虽然济南南部山区的民宿在三年前才发轫,但是追溯起来,民宿已经有不短的历史了。民宿最早发源于日本,上个世纪80年代在台湾兴起。大陆民宿从丽江、厦门、莫干山片区开始火遍全国各地,2018年民宿主题的综艺节目大热,让更多人了解和体验民宿居住方式。


  去年,孙茂国又跟随省旅发委的考察团去到台湾看了当地的民宿,他回村发展民宿的想法就越发坚定了。但是,当他准备发动村民来做这件事时,他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缺钱。”说到这里,孙茂国显得有些落寞,“村里有不少闲置的老房子,但是都比较破旧了,要改造好一个房子得需要十多万元钱,村民即使手里有这些钱,但是他们眼前看不到收益,就不会去做这个。”



  政策不明朗


  孙茂国看来,在发展民宿的道路上,除了遇到资金问题外,另一个问题就是政策的不明朗。“发展民宿,带动村民致富,从这个层面来说,区里和街道上都是鼓励的。但是到了具体实施的时候,就会遇到一个关于宅基地的问题。”


  孙茂国介绍,在农村大家会听到关于“一户一宅”的政策,一户人家只允许有一个宅基地。但现实情况是,因为有的家里老人去世了,老人原来单独住的话,这房子就闲置了。如果将这房子花了大价钱改造后,一旦被收了去,那村民肯定不能接受。


  到现在,南部山区管委会已经成立了两年多的时间。在管委会成立之初,就有“不搞大开发,共抓大保护”的定位,与此同时,南部山区要有统一的规划,一年多以前就在酝酿出台的“多规合一”规划目前依然难产。正是因为大的规划没有,所以一些外部资金也很难进入。在西营经营柒舍民宿的张建军对这一点深有感触。


  柒舍在2016年建成营业后就一直只有7间房,说起原因,张建军有些无奈。“去年就想扩建,但是现在政策比较严,目前南山多规合一的规划还没有出来,相关的政策不明朗。现在只能等等看政策到底啥样。”张建军介绍,他的一些朋友也有在南山投资的打算,但是囿于目前政策的缘故,只能选择等待。



  外地经验


  一般来说,发展成熟的乡村民宿,往往与乡村振兴和发展旅游经济结合在一起,政策也会给予鼓励。9月份,上海出台了第一个乡村民宿发展政策文件,对乡村民宿概念进行了首次界定,乡村民宿就是小型的住宿设施,单幢的独体建筑不超过800平方米,高度不超过4层,房间不超过14间。另外,还对乡村民宿的条件进行细化,包括经营主体、经营用房、建筑安全、公共安全、生态环境、从业人员、诚信体系等都做了明确规定。


  哪些人可以在农村开民宿?政策层面也在鼓励资本下乡发展民宿。上海发布的文件称,支持具有专业化经营能力的企业法人参与乡村民宿经营活动。鼓励具有一定实力的农民合作社、农村集体经济组织通过投资、租赁等方式,参与乡村民宿的建设和运营。允许有条件的农户以注册个体工商户的形式,将自有宅基地农民房屋用作乡村民宿经营。


  对于政策环境,目前国内整体处在鼓励发展乡村民宿的时期,更欢迎外来资本进入,比如湖北武当山地区提出,当地财政预算1000万元资金用于支持奖励民宿产业发展,每个办事处启动一个民宿试点村建设,至少完成150户-200户的民居改造任务;湖北恩施鼓励社会各界发展民宿,对按照标准打造民宿的,按0.15万元/间的标准予以补贴;海南也提到,全省各级财政安排资金扶持民宿产业发展。


  上周,孙茂国又去临沂的竹泉村和红石寨看了当地的民宿,回来后,他更坚定了要在村里改造民宿的想法。“我先收拾出来两套,给村民们打个样。”孙茂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