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体育新闻 > 正文

男篮少帅

2018-11-4 8:35:04 来源:山东商报

        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人天生就与篮球有着不解之缘。比如,前不久被任命为山东U20男篮主教练的史兰凯。

 

第十四届省运会赛场,史安全、史兰凯父子上阵

 

 

  史兰凯曾经代表山东大学打过大超联赛,为江西队征战过NBL联赛,退役之后进入济南市体校男篮执教。六年的执教经验,先进的带队理念,不俗的运动成绩,业内良好的口碑,让29岁的史兰凯在一众竞争者中脱颖而出,成为了省队的主教练。 记者田延士

 

  继承

 

  和许多篮球运动员一样,史兰凯出生在一个篮球世家。他的父亲史安全毕业于上海体育学院,是济南体校的一位资深教练,如今还兼任济南市篮球协会会长。曹振华、陶汉林、王汝恒等山东篮坛的名将,在青少年时代都师从史安全老师。

 

  “兰凯从小身体素质就很好,无论田径,还是足球、篮球都很好。”说起儿子,史老师脸上写满了骄傲,“我这真不是王婆卖瓜,当年上海申花想把他带去练足球,我们全家考虑再三,最终选择了放弃,主要是考虑到离家太远,我们舍不得。我干了一辈子篮球,希望孩子能继承下去,为咱们济南、山东的篮球事业做点贡献吧。”

 

  史兰凯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虽说在职业赛场上没能大红大紫,但他选择了“曲线救国”。他走进了百年名校山东大学,征战大学生篮球超级联赛。山东大学深厚的文化底蕴也深深地影响着他,四年的大学生活使他对篮球文化的认识更加深刻,对篮球发展的新形势也有着独到见解。这,为他以后的执教生涯打下了深厚的基础。

 

  历练

 

  走出大学校园后,史兰凯去职业赛场历练了一番,代表江西队征战NBL联赛。2013年退役后,他到济南市体校男篮担任教练员。

 

  有着丰富阅历的史兰凯迅速适应了新的角色,2015年率队一举夺得了全国U15、全国篮校杯U17两个含金量极高的亚军。在刚刚结束的第24届省运会男篮甲组的比赛中,史兰凯带队一路过关斩将,与由前山东男篮后卫王刚挂帅的青岛队会师决赛。最终,济南队遗憾败给了坐拥东道主之利的青岛队。

 

  “四年一届,谁都想夺得这块金牌,好几个对手都挺厉害,”史兰凯说,“论球队实力,我们在青岛之上,但是不得不说的是青岛更为整装。他们这支队伍从四年前组建,一直在一块训练。我们的队伍都在各个中学,我们是赛前集训了一个多月。丢掉金牌确实遗憾,但我们还要向前看,争取以后赢回来。”

 

  虽然济南队在决赛中输给了青岛队,但少帅史兰凯霸气不失沉稳的指挥风格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赢得了业内的一致赞许。当然,史兰凯的出众离不开父亲史安全背后的默默付出。这些,史兰凯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中,“这些年反正就是一直没离开篮球,也感谢我父亲的教诲,一直在身边帮着我,大事小事的,确实操心很多。”

 

  重任

 

  为了鼓励各地培养后备人才,2021年全运会球类项目拟增添U20的比赛。作为体育大省,山东从来不缺好苗子,在教练员的选择上尤为慎重。山东男篮U20这支队伍的责任十分重大,不仅肩负着全运会拿成绩的重任,还要为山东男篮培养输送优秀的后备力量。最终,这项艰巨的任务落在了史兰凯的肩上。

 

  “感谢领导对我的信任,我一定竭尽全力把队伍带好。”史兰凯说这句话时眼神十分坚定,“这些年,把孩子们从一张白纸,一步步带成出色的球员,是一件很幸福、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在小队员们眼中,史兰凯不仅是他们的教练,还是自己的大哥哥。“平时他们都不叫我教练,都叫凯哥。”史兰凯笑着说,“我带队比较人性化,训练之外更多的是心理疏导,我会抽空带着他们出去玩玩,和他们聊聊天,开导一下他们,毕竟小小年纪就要承受很大的压力。在我眼中,他们都是我的孩子。”

 

  球队中,每个孩子的家庭状况都不一样,有些家庭条件不好的孩子,史兰凯经常会自掏腰包,或者利用自己的人脉帮帮他们。

 

  2003年出生的刘泽文,如今的身高已经蹿过了2.10米。根据骨龄测试结果,他能长到2.20米,是山东篮球的未来之星。然而,来自章丘农村的刘泽文,家庭条件不是很好。“他家里条件确实很苦,他现在穿的球鞋、大衣都是我和我父亲跟纪导(纪敏尚)、陶汉林要的。光从陶汉林那里要了怎么着也有一二十双鞋了吧。”史兰凯说。

 

  理解

 

  接受重任,就意味着要有超出常人的付出。作为一名普通的梯队教练,史兰凯无法像职业教练那样名利双收,但他却非常享受为山东篮球培养后备人才的成就感。

 

  “说实话,作为一名教练,能有机会为山东篮球做点事,是件非常幸运的事。”史兰凯说,“我非常愿意为此付出,只是苦了我的家人,尤其是我的妻子。有时候静下来想想,真的很对不起她。”

 

  对于一名教练员来说,一年到头差不多有半年的时间外出训练、比赛,照顾家庭的时间比较少。史兰凯与妻子刘扬子是高中同学,有深厚的感情基础。刘扬子曾在海外留学,在就业时选择的余地很大,省外有多家公司以高薪相邀,但是为了史兰凯,她留在了济南。

 

  如今,刘扬子已有孕在身,即将分娩,可史兰凯却要带队到广西北海封闭集训,这一走就是两个月,“我们做教练这一行的,都亏欠家人很多。对于我的工作,扬子一直很支持,这让我没有了后顾之忧。但现在毕竟是特殊时期,我还真有点放心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