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 风雅 > 正文

树立“中国美术观”增强我们的文化自信心和责任感

2018-11-5 11:11:56 来源:山东商报

 “中国美术观”这个问题解决的好与坏,不仅影响中国当代美术发展进程,而且会影响中国文化在世界上的话语权和地位的确立,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讲,会影响国家意识形态和民族凝聚力。

 

重庆万州写生系列之一50cmx50cm

重庆万州写生系列之二50cmx50cm

佛慧山写生册页55cmx42cm

泰山大津口写生册页之一55cmx42cm

泰山大津口写生册页之二55cmx42cm

山色溪声图68cmx68cm

 

 

  当下中国画坛,中国画正呈现出多元探索状态。一部分画家重视绘画传统,注重追求古代文人画的符号化、抽象化的高逸境界,在向传统的回归中显示着一个当代画家对于文化、品格和人生价值的个人认同。一部分画家重视师法造化,注重生活体验,力求写生和创作相结合,由自然美的表达进而上升到文化美和艺术美的表达,注重追求人生回归的艺术情怀。一部分画家受西方现代派艺术的影响,求助于由艺术构成、自然肌理等延展而生的抽象语言或综合表现,在倾向于现代水墨探索中希望通过现代构成意识触摸到天人合一的关系。这三路中国画的共同发展和相互交融形成了当代中国画坛的新格局。尽管中国画呈现出上述主要几个方面,但任何绘画的发展都不能够被简单地归于几个类别,中国画就是中华民族千百年来从自己的文化土壤中培育出的民族画种,是自成系统、体系完善的重要画种。由于中国画根植于民族传统,有着明确自立与自足的发展脉络,因而,它是可代表东方绘画与西方绘画相对应的民族绘画。近一百年,中国画经过西方绘画古典的和现代的二次冲击,就像没了头脑的苍蝇,乱飞乱撞,不知应该飞向哪里,从事中国画专业的画家,也在这次冲击下,没有了民族文化自信,甚至有些国画家觉得,中国画画不好是因为西画没有学好,创作不出好的中国画作品是因为没有深入理解西方绘画理论,取而代之的是用“西方美术观”来把握中国绘画的方方面面。

 

  首先,当今中国画学习在造型手法上就开始出现严重问题,没有了传统造型手法,又没有了书法的内在支撑,中国画在多大程度上还能称作是中国画?西方绘画讲求以焦点透视为基本视角,以光影和明暗塑造出事物的质感、量感、空间感,是以轮廓线加明暗的立体结构。中国画讲求以散点透视为基本视角,以笔墨和阴阳挥洒出事物的总体意象和境界,是以结构线加笔墨阴阳的平面结构。而失去了中国画造型手法和笔墨意义的中国画就成了一张创作草图似的东西,其中审美要素大大地减弱了。

 

  由于西方画种的引进,中国画教育又以素描为造型基础,随之而来的就是西方绘画理论在中国画坛的传播,这使得中国画在审美标准和创作指向上,亦步亦趋地跟在西方绘画后面。素描加墨水便成了“新时期”有中国特色的中国画创作。此种学习与创作方式流传至今,仍没有引起后学者的警觉。在中国画的西化过程中,在强调写实功能中,中国画又把支撑中国画,特别是写意画笔墨语言的书法,以及中国画的各种法式与程式抛到了九霄云外,忽视了书法修养与临摹功夫,致使中国画审美品质和内涵大大地降低。可见,中国画的问题不是出在“画什么”上,而是出在“怎么画”上,出在中国画没有中国画的味道上。

 

  作为民族文化的象征和中华文化的花朵,中国画的出色表现和鲜艳美丽,全赖民族文化来支撑和蒙养。中国画既然是中国文化的选择,就一定和中国文化有着血肉联系,中国文化之道是可普适地用之于中国画创作中的,惟其如此,中国画才能成为载道味象之器,成为中国画家的精神所寄。创新对整个中国画创作而言,它是一个手段和过程,是通过这个手段和过程更“好”更“高”,“好”和“高”了,“新”也就寓于其中了。长期以来,我们一直把西方绘画的现代性当做了中国画的现代性,把中国画发展建构在西方绘画的现代性坐标上,从而制约甚至延缓了中国画的时代发展。

 

  就实而言,当代中国画所出现的问题,就是在被我们忽视的造型手法这一重要环节开始的。因而,若想促进中国画的时代发展,恢复画学正法,不从此处着手,是很难解决现实问题的。我们认为,与其盲目冒进,不如主动后退一步,退到中国画正确的起点,夯实中国画发展的基础。我们应该尽快树立“中国美术观”,努力让中国文化之道和中国书法对中国画学习和创作有所作为,还中国画以本来面目。

 

  另外“画家”不能没有生活,坐在书斋里苦思冥索固然显得高深莫测,但很可能形如枯槁,笔下线条、色彩、构图、形象也难免因闭门造车而了无生机。生活是艺术的源泉,这是一个古老的话题,但总给人以崭新的感受。当我们走出室外,感到自然界真美,每一块石头,每一株树木,甚至几棵小草、几滴露珠,都别有情致,三月的花丛、五月的麦田、八月的行云、腊月的飞雪,无处不具诗情画意。艺术形象必须来自生活又高于生活,天马行空、独断专行的乱造势必令人感到莫名其妙,而象牙塔内的畅想虚构有时也不免令人惊愕生疑。没有生活就没有养料,创作怎能鲜活生动?现代生活节奏的加快和商业利益的驱动,使许多艺术创作活动变成了真正的“演戏”或“游戏”,关键是心态在起作用,浮躁虚伪,急功近利,没有真实的生活感受,没有扎实的艺术功底。于是画家也就出现了一大批,就像张志民先生说的“请柬像名片一样到处散发,将自己的‘生活’制作给人看。遗憾的是,画中既无生活气息,也无笔墨的趣味,有的只是空泛的感慨或故作高深的矫饰”。形式是很重要的,好像有人说过“形式大于思想”,这话不无道理。以前常讲形式与内容对立,似乎形式只是内容的包装,形式无足轻重而已,所以艺术创作也往往走入误区,只追求“高、大、上”的宏深,而忽视“真、善、美”的造诣。中国传统的笔墨没有丰富的内涵吗?其内涵往往标志着一个人的学养品位和艺术格调。寥寥几笔,不管是春兰秋菊,还是夏云冬日,都能体现出画家的审美意趣和风格爱好。笔墨的修炼可不简单,它是大自然造化的形而上的抽象,是源自生活集中而概括的反映,是表达画家主体喜、怒、哀、乐的符号。笔墨是形式,也是内容,字里画间无不传续着中国传统的精华,以特有的方式昭示着画家的思考。没有深厚的文化功底就很难出类拔萃,没有特别的眼光也就很容易从众流俗,没有经过严格的训练也就难免为世所轻。宋元以来,文人画异军突起,笔墨为一大要素。正是在笔墨勾勒渲染中,创造出千姿百态的审美意境。文人画之所以为人喜爱,就是表现出人类共有的一种文化需求。文人画往往超脱于世俗,是个人涵养的集中体现。除了从象征意味的物象入画,其笔墨中的苍秀俊朗无不带有画家的整体感觉。中国画以笔墨造型、以笔墨抒情,使人想起那个著名的观点——有意味的形式,所以画家还是应该讲究形式,讲究美术本体的东西。也许形式有时没有特别的意味,就是令人愉悦,或令人震撼,也正因此才令人回味,意想无穷。老子言:“大象无形,大音稀声。”以笔墨为形式的绘画岂不反映了这一玄妙的中国哲理,而西方现代艺术不也是借鉴了这妙趣横生的东方法则吗?艺术创作中,发现与创新最为本质。发现生活美的闪光,并以新的形式给以表现。假若到高山深谷游览,定会深刻感悟“物是人非”的亘古哲理。中国传统的“天人合一”“顺应自然”固然有其消极的一面,但“穷物赋形”“传神写照”更是具有直追大道的深刻意蕴。西方观念中“天人相分”“征服自然”当然更有积极的意义,但随着科技的进步和家园的破坏,使之重寻往日的温馨。东西方的价值观念不同,孰优孰劣,当在相互碰撞中交合通融。当今美术发展态势正呈现互补状态,也给发现与创新带来挑战与契机。因此,发现也不一定非要到深山老林,眷思那茹毛饮血的洪荒生态。看看那活泼跳跃的树叶、看看那潺潺流淌的小溪、看看太阳的笑脸、看看云彩的聚合、看看丰富的闹市、看看繁忙的人群,无处不在,在发现中创新。毕加索将自己一生不断变化的艺术风格,都归功于“发现”;梵高发现了光在自然界的变幻,为之奋斗了一生;黄宾虹发现了月光下如铁铸成的群山,从而产生了他厚重雄浑的笔墨;傅抱石发现了山水草木浑然一体的精神内涵,从而产生了他“龙飞蛇走”、一气呵成的“抱石皴法”;陆俨少发现了自然界的装饰性、符号性,从而产生他“笔笔生法”的行云、流水;赵无极、刘国松发现了自然界的抽象因素,而产生了他们的偶发性创作和水拓、纸印等艺术形式。

 

  作为一个艺术家,需要长期的苦修和灵感的顿悟,古今中外的大师莫不如此。投机取巧和墨守陈规都是不可取的,以此欺世盗名只能留给世人和历史以笑柄。艺术需要真诚、需要善良、需要美好,故作深沉或故作多情都应被唾弃。只有紧随时代的脉动,方能创造出无愧于生活的画卷。

 

  因此从当代中国画现状来讲,树立“中国美术观”的确是一个当务之急,而落实“中国美术观”就必须从中国画的基本认识和基本手法入手,从具体而微的环节入手,增强我们的文化自信心和责任感,探寻中国画本体规律,按照中国画发展规律去创作和创新。我们只有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地恢复中国画的法度正轨,才有可能真正推动中国画时代性发展,为民族文化的伟大复兴做出贡献。果如此,中国画将一定会迎来一个崭新的时代发展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