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 金融 > 正文

定了!原新疆银监局局长王俊寿将执掌山东银保监局任筹备组负责人

2018-11-7 8:57:51 来源:山东商报

        10月8日,中国银保监会宣布会机关“三定”方案10天之后,银保监会派出机构“三定”工作有了新的进展。

 

 

         记者从多个信源独家获悉,10月18日上午,银保监会召集各银、保监局负责人赴京开会,宣布了各银保监局筹备组负责人名单,银、保监局整合开幕。

 

 

        据了解,银保监局的一个新变化是取消目前大局(局长为正厅局级)、小局(即局长为副厅局级)的区别,统一为一个级别。整合后的银保监局将在10月底前完成挂牌。目前一些银、保监局已选定了办公新址或对现有办公地址进行整合,新的门牌亦在制作过程之中。


 

         王俊寿个人简历
 

 

 

         王俊寿,男,汉族,1971年3月生,山西阳泉人。

 

 

         南开大学金融系本科、硕士、博士毕业,中国社会科学院特华科研流动站博士后。

 

 

        2010年英国汇丰银行集团资助项目获得者,2011-2012年度新加坡连赢洲国家奖学金得主。

 

 

        历任天津科技城市信用社会计员、信贷员、办公室副主任;天津城市合作银行总行办公室主任助理、支行业务科长、行长助理、管辖行副行长;天津市商业银行总行个人金融业务部总经理。

 

 

        2006年8月起任中国银监会海南银监局党委委员、副局长,海南省金融学会副会长;2009年2月起任中国银监会天津监管局党委委员、副局长;2013年12月起任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副主任。长期分管国有大型银行、外资金融机构监管、信息科技风险监管以及金融监管统计工作。

 

 

        2015年1月任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新疆监管局党委书记、局长。

 


        以下为2018年2月《中国金融家》对王俊寿的采访报道原文:

 

 

     “雷霆行动”治理金融乱象——访新疆银监局局长王俊寿

 

 

  ——“要坚决打响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

 

  ——“以整治乱象为主线,下狠手、狠下手。”

 

  ——“我们坚信伤其九指不如断其一指。”

 

  ——“要摒弃‘佛系’心态,扭转‘油腻’状态,从严打造一支监管铁军。”

 

  近日,新疆银监局党委书记、局长王俊寿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用生动语言说出这一番话。他告诉记者,当前,强化金融监管、防控金融风险被提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近一年来,银监会各种制度、通知密集发布,掀起强监管风暴。其中,新疆银行业监管更是重头戏。“在新疆,我们能深深地感到,只有银行稳金融才能稳,金融稳则经济稳,经济稳则社会稳。”王俊寿表示。

 

  过去一年,在银监会党委的领导下,新疆银监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强监管,治乱象,防风险,严问责,全力维护新疆金融一方平安,为推动新疆实现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总目标发挥了积极作用。

 

 

        2017年刚柔相济整治乱象

 

  2017年,新疆银监局紧紧牵住治乱象这个“牛鼻子”,严格执行银监会的各项部署。“我们坚持‘挖线索、揭盖子、铲土壤’的原则,以整治乱象为主线,下狠手、狠下手,穿透底层、靶向治疗、软硬兼施、标本兼治,坚决打响了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攻坚战。”王俊寿强调,整治乱象工作中尤其注重“软硬兼施”。

 

  一手抓靠前指挥,以“软”方法实现风险的“软着陆”,重点抓制度执行力、抓监管威慑力。千条万条,不抓落实就是白条。王俊寿介绍,新疆银监局首先抓的是制度执行力。“对于银监会下发的各项规章制度,我们不是简单地以文件转发文件,以会议传达会议,而是通过政策宣讲、专题座谈、现场督导等方式,以钉钉子的精神,狠抓制度落实。确保制度不被腾架,效果不打折扣。”

 

  “古人云,不战而屈人之兵。因此,我们要抓监管威慑力,坚持问题导向,关口前移。”王俊寿介绍,新疆银监局通过加强监管信息收集、日常监管分析、风险评估和监管评级等方式加大风险识别力度,妥善运用审慎会谈、风险提示和“窗口指导”等手段,切实做到风险的早预防、早发现、早控制和早处置。2017年,新疆银监局对非现场监管中发现的问题,发出各类风险预警112次。其中,发出风险提示书(函)30件、专项风险提示监管会谈36次,并利用“窗口指导”、成立债权人委员会等多种方式为机构提前拉响风险“警报”,掌握风险处置主动权,实现“关口前移”。

 

  一手抓双管齐下。“用‘硬’招数成就监管的‘硬手腕’,突出抓监管杀伤力。”王俊寿说,动员千遍,不如问责一次。新疆银监局狠抓问责杀伤力,坚持纠罚并重、罚没并举、双罚并行。探索运用监审联动等“监管十法”,不断加大违法违规“双罚”力度。2017年,新疆银监局共对54家机构和110名银行从业人员违法违规行为严肃处罚,罚款金额达1666万元,处罚数量和金额均是上年的4.6倍,双罚率达到80.77%。同时,采取暂停业务、限制股东权利等一系列监管组合拳,通过监管“长牙齿”,督促机构“长记性”。

 

  通过“刚柔并济”,多措并举,新疆银行业金融机构的合规意识显著增强,主要风险得到缓释。据统计,新疆银行业金融机构2015年至2017年三年发现(暴露)的案件总和与2014年案件数持平,辖内银行业金融机构合规意识明显增强,逐步实现从“不敢犯”、“不能犯”向“不想犯”过渡,由被动化解风险向主动出击防范风险转变。资金空转和脱实向虚的现象得到有效遏制,新疆银行业金融机构理财规模比年初下降10%,对金融机构委托贷款降幅达到20%,同业资产负债占比同比实现“双降”。

 

  打铁必须自身硬。王俊寿表示,在内部建设上,新疆银监局特别注重摒弃“佛系”心态,扭转“油腻”状态,从严打造一支监管铁军。“我们干部的精气神和作风建设都得到很大提升,履职能力进一步加强。去年我们查处问责了17人,其中处级干部3人,充分发扬了问责利剑的作用。”

 

 

        2018年对症下药久久为功

 

  近期,银监会强监管、治乱象各项制度措施密集出台,步步为营,持续发力。王俊寿认为,新出台的政策制度,包括2017年出台的多个重磅文件,判断精准、逻辑严密、可操作性强,全面客观地把脉银行业金融风险的真实情况和变化趋势,深入挖掘体制机制和运营管理方面的深层次原因,是部分业务乃至银行业发展的重要里程碑,是今后银行业机构开展相关业务的重要遵循,是各级监管机构依法监管的重要利器。

 

  “这些制度政策无疑开出了良方。作为派出机构,我们要照方抓药、对症施治,通过重点整治,做到药到病除。”王俊寿认为,深化整治乱象具有长期性、艰巨性和复杂性,毕竟金融风险不是一天造成的,整治乱象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

 

  2017年治乱象成果初显,未来仍需久久为功,如果说2017年是治理乱象的写意画,2018年就是需要精耕细作的工笔画。2018年,新疆银监局将认真贯彻银监会工作部署,突出“监管姓监”,开启治理乱象“雷霆行动”,针对整治重点,开展地毯式排查、立体式评估、滚动式检查、交叉式督查,以评估检验质效,以检查锁定问题,以督查确保真实,以整改促进规范,形成“整改-评估-整改”的工作机制。

 

  在这一过程中,新疆银监局将坚持穿透原则,实质重于形式原则,统一性原则,深化问题导向和风险导向;坚持“靶向”治疗和重点整治,穿透表象看症结,对照结果找原因;坚持整治乱象一盘棋,把整治范围、对象、标准、要求统一到银监会部署上来;坚决治理各种风险乱象的变种,坚决打击换个马甲,以创新之名行套利之实的“伪创新”。

 

  他说,2018年,新疆银监局将结合新疆金融风险传播上呈现“时滞性”、“输入性”和“易感性”的特点,采取有针对性措施。“具体而言,要抓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特别是要进行分类监管、分类施策。”王俊寿说,针对法人机构重点监管公司治理、整治隐形股东和代持行为,针对中小法人机构要继续整治同业和理财业务,优化资产负债表结构,该回表内回表内,通过去通道、去杠杆、去嵌套,解决资金空转成本高起的问题。对于各分支机构,监管重点在于员工行为和销售行为。王俊寿表示,2018年,新疆银监局将结合过去一年金融机构爆发案件的特点,采取从业人员全体起立、强制休假、有序轮岗、飞行检查的方式,重点解决风险集聚以及风险长时间不能暴露的深层次问题。

 

  谈及新疆银监局今后的监管举措,王俊寿将之形象地总结为“3D”技术,第一是“Detect”,即对风险进行侦查,监管方式由过去的坐诊变成出诊,过去是路灯,现在是探照灯,对风险进行巡查,主动捕捉风险,而不是坐等风险;第二是“Deter”,即全力阻止各种风险的放大和发酵,运用监管工具组合箱将风险化解在萌芽阶段;第三是“Discipline”,即严格问责。“我们坚信伤其九指不如断其一指,对风险继续零容忍,对于敢于挑战监管权威,继续顶风制造监管乱象采取高压态势,既要防止‘黑天鹅’,又要防止‘灰犀牛’”。通过治乱象正本清源,还银行业一片朗朗乾坤。

 

 

        主动优化资本 防范处置风险的风险

 

  王俊寿预测,在治理乱象过程中,一些表外业务回归表内可能会导致银行资本充足率降低。因此,他认为,不仅各家银行业机构要很好地组织多元化资本补充渠道,包括核心资本、核心一级资本和二级资本,同时,监管部门也要督促主要股东认真履职,提高他们持续注资的能力。“这是银监会股权管理办法当中明确的,要强化对商业银行主要股东的监管。股东不能将机构变成摇钱树或者提款机,而是要按照《公司法》和相关规则,承担股东的责任,发挥股东的作用,包括对于机构的注资,确保资本充足的问题。”王俊寿表示。

 

  2018年1月1日生效的新会计准则,对银行利润调节能力产生制约,对非标资产占比较高的银行,主要是股份制银行的资产负债表的影响相对较大。王俊寿说:“新会计准则对资产的分类由过去的四分法变成三分法,更多强调要按照客观标准进行分类,而不是主观意愿,这样更有利于我们准确计量资产的风险,科学评估资本的充足程度。”

 

  他告诉记者,在经营过程当中,银行业金融机构应注重开展轻资本消耗业务,这也是节约资本的有效途径。要把好钢用在刀刃上,把有限的资本资源用到国家需要的层面去,这需要监管政策、商业银行的信贷政策与国家的宏观产业政策有效协同。投放贷款当中,要有所为有所不为,国家明令禁止的坚决不为,国家支持的要积极作为,结合产业政策的变化调整信贷结构,同时优化资本结构,提升资本战略水平,从内涵和外延两个方面发力,才能够保证商业可持续的发展。

 

  预则立,不预则废。“对于新会计准则产生的影响还是要积极研究。要主动作为,不要被动应付。除了防范信贷风险和市场风险,银行业金融机构还应提高精细化管理水平。”王俊寿表示,2018年,新疆银监局将按照银监会监管工作会议的要求进行再部署、再落实、再细化,坚持“监管姓监”,引导银行业回归本源、专注主业、做精专业,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认真画好新疆监管工作的工笔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