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一个人的礼乐复兴路

2018-11-7 10:50:41 来源:山东商报

        琴瑟之音靡靡,笛箫悠扬,编钟编磬浑厚清脆,交织出一曲曲绵延的礼乐之声。这是曾经流传在齐鲁大地上的礼乐盛景;而今,这些古老的乐曲或无记载,或难流传。

 


  七年前辞去医院院长职务、后又卖掉房子买了一套《四库全书》,看来不可思议,却是董伟蛰伏已久后的决定。在书籍里寻找历史的痕迹,用声音唤醒齐鲁大地上的记忆、寻回礼乐文明。这是他的初心,更是决心。记者 许倩

 

雅乐中展示女子加笄礼



  从院长到学术研究者
  

 

  时光退回到七年前,董伟还是一位医院院长,而今,他专心从事地方文献研究,以礼乐为桥梁,连通古今。旁人看来不可思议,董伟却用自己的努力华丽转身,以史料为依据、以礼乐为载体,在邹鲁文化的复兴路上不断前行。

 

  决定突然也是必然,董伟之所以能够从事文学研究的工作,与家庭环境的熏陶分不开。“我的家族是世代书香世家,清代的时候就有四位进士,七位举人,还诞生了北师大教务长、著名教育家董渭川,受家族文化影响我自幼喜爱中国传统文化,在中国古代文学和史学方面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董伟介绍。

 

  2011年,董伟做了一个决定,辞职专心从事地方文献研究。“随着中华传统文化的逐渐兴起,我便辞掉医院院长职务专心从事地方文献研究。”董伟告诉记者,做这个决定一是源于自己的个人喜好,二是因为作为孔孟之乡的邹城市,文化资源丰厚,但搞地方文献研究的人才却稀缺。“作为本地人,我应该在这方面努力,挖掘我们的地域文化,让传统文化复兴。”

 

  2012年起,董伟开始整理考据邹鲁地区的古琴曲、古民谣、古曲。他说,“礼乐所包含的‘兴正礼乐’‘民和睦,颂声兴’的文化理想是超越时空的。”

 

  后来,因志趣和爱好相同,董伟和其他六位文化爱好者走到了一起,成立了“邹鲁文化探源小组”,从事邹鲁地区的文化和礼乐研究。

 

  填补邹城礼乐空白

 

  
  最初的时候,董伟和同伴们围绕经史中记载的邹城经义场所做考据、整理文献。由于大的图书馆以及高校图书馆的重要文献不开放,有些需要的资料没法获得,董伟和同伴们决定自费购买《四库全书》。“随后我们又购买了《日本宫内省书陵宋元汉典》《山东地方文献集成》等大型图书,对其中关于邹城的文献、史料进行全面详实的梳理。”董伟告诉记者。

 

  此后,历时两年,董伟和团队完成了《峄阳孤桐考》《邹山大竹、泗滨梓考》《禹贡之羽山考》 等课题,值得一提的是,这些研究也填补了邹城历史空白。

 

  “峄阳孤桐以制作琴瑟而闻名,曾作为贡品进贡帝王将相,由于生长周期长而又过度开采,再加上元朝外来文化的侵入,古琴文化没落,在明朝万历初年就仅剩一颗大树。”董伟介绍,明朝著名人文地理学家王士性在其著作《广志绎》中精确记载了最后一棵成材的孤桐死亡的确切时间是公元1618年。

 

  “邹峄山秦始皇所登,以立石颂功德处,一山皆无根之石,如溪涧中石卵堆叠而成,不甚奇峭,而颇怪险。《禹贡》‘峄阳孤桐’,乃特生之桐,非以一树为孤也,桐所特生者,谓受风声而故堪琴瑟。今则枯桐寺前果只留一桐,足称孤矣,虽非禹时之旧,似亦不下千年之物。万历戊、己间(1618年)特荣一枝,次年旋坏。”

 

  至此能斫琴的、最大的一棵孤桐彻底消失。

 

  历经一年多的努力,2012年5月19日董伟终于在峄山古志里记载的桐果涧中发现了13棵峄阳孤桐生物群落。经曲师大生命科学院、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鉴定为白桐。400年后,峄阳孤桐重现盛世。

 

  朝代更迭,兴衰多变
  

 

  从传说中的伏羲女娲造琴瑟、俪皮为礼的礼乐初创,到周公制礼作乐,孔子、孟子发扬光大所形成的礼乐文化,邹鲁礼乐不仅成为了华夏礼乐文化的源头,也是几千年来华夏优秀传统文化的灵魂所在。

 

  而邹鲁之所以成为华夏礼乐最为完善的地域,与邹鲁当地独特的人文环境、物产,以及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有关。“邹鲁是太昊伏羲开创的东夷文化的核心区域,《礼记正义》中记载,‘伏牺制嫁娶,以俪皮为礼’,伏羲是华夏礼仪的创始者。此外,《世本》《史记·五帝本纪》和《大戴礼记》中都记载黄帝‘居轩辕之丘’,而黄帝的诞生地就是曲阜寿丘,这也是一个体现。”董伟介绍。

 

  自周公制礼作乐,孔子删编诗经起,邹鲁礼乐一直延续到战国。然而,到了秦统一六国之后,又因焚书坑儒而毁禁。“到了汉代,邹鲁礼乐再度复兴。然而,汉末经历黄巾之乱,礼乐再度消亡;到三国时,投奔刘表的雅乐郎杜夔仅记得三首诗经乐谱了; 之后晋代衣冠南渡、五胡之乱,雅乐丧失殆尽。”董伟介绍。

 

  隋朝曾力求恢复礼乐,但并没有成功。后来,唐代因受西域文化影响,制作的雅乐也不再是纯正的雅乐; 到了北宋,多位皇帝曾亲自参与恢复工作,礼乐重归繁荣,成为了历史上礼乐的顶峰时期。董伟告诉记者,“无奈之后礼乐又毁于金元时期,明朝又再度复兴礼乐,清代的时候继承了部分,但是较之北宋礼乐也相去甚远。”

 

  基于此,如何整理已有的记载并进行复原和传承,就显得尤为重要。

 

  从复原到独创
  

 

  2013年,董伟从史料中找到了“宋代封祀邹国公孟子”的相关资料,和用律吕普记载的祭祀乐章。“该乐章为宋神宗政和五年御制。乐章分五章,迎神、盥洗、奠壁、酌献和送神,该谱用律吕谱和工尺谱两种古代记谱方式记录。”董伟介绍,在这个过程中又从宋代史料中考据出宋代祭祀所用的相应服饰、祭器、礼器、乐器,并在2014年冬至祭孟大典中首次演出,一举震惊海内外。

 

  2015年,由60名演员组成的邹鲁礼乐团诞生,乐团包括舞生、乐生、礼生和通赞等不同分工,他们用古老的声音丈量着过去,也展望着未来。董伟受邀成为了团里的文学顾问。以己之学识,兴邹鲁之礼乐,是他们的共识,也是他们的希望。

 

  “专业跨度太大是最主要的困难,国内懂雅乐的专家、教授极少。最初的时候,还原一首曲子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通过整理挖掘古文献我们逐渐掌握了古人的作词谱曲方法,目前我们已经能独立创作乐曲。”董伟告诉记者,而今,团队作词定宫商、旋宫转调、制成简谱,已经完全掌握了古人的音乐理论。

 

  2017年年初,董伟依据宋代史料完成了“束脩礼”“加笈、加冠礼”“士婚礼”及伴奏音乐挖掘翻译的工作,随后又完成了“士相见礼”“朝聘礼”等近二十个古典礼仪的复原。

 

  截至目前,董伟独立创作了祭祀邾文公、屈原、烈女曹娥、伏羲、针圣杨继洲等活动的各环节乐章,“下一步我们将要把邹鲁礼乐发扬光大推向社会,让世人更好地了解邹鲁礼乐。”礼乐复兴前路漫漫,董伟依然信念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