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本地新闻 > 正文

护工免费照顾陌生老人两年离世后遗体一直都无人认领

2018-11-8 10:11:33 来源:山东商报

        董立秀常常觉得,两年前的那场车祸,就是为了把白厚祉老人送到她面前,让她给他养老送终。

 

  一位有十年工作经验的护工,一位联系不到家属的78岁老人,二人在一间普通病房结缘,非亲非故,却朝夕相处近两年。

 

  半个多月前白厚祉去世了,他的遗体一直被放置在医院太平间内,至今没有家属来签字认领。董立秀哭了,“这个结局不完美。”文/图记者陈晨

 

  离世

 

  太平间的工作人员问董立秀,是否能把白厚祉老人的遗体推走。董立秀害怕地不行,她对工作人员说,让她先缓一缓。

 

  10月12日凌晨1点那会儿,董立秀还在陪着白厚祉打吊瓶,“打完我就睡下了,但听到白大爷的情况不太好,喘得厉害。”董立秀立马从病床旁边的行军床上爬起来查看白厚祉的情况,很快便把值班的医生和护士喊了过来。

 

  这天凌晨2点多,经过一番抢救,白厚祉还是离开了。

 

  董立秀害怕得不行,“好好的一个人,朝夕相处的一个人,怎么就这么没了呢?”缓了一会儿,董立秀开始给白厚祉擦洗全身,并给他换上了一身干净体面的睡衣。

 

  太平间的工作人员过来时,董立秀已经哭得不行。即使如今回忆起那晚的场景,董立秀的眼泪还是止不住地往外流。

 

  最终,白厚祉的遗体还是被太平间的工作人员推走了。

 

  很多时候董立秀回忆起来,觉得自己和白厚祉老人之间有种说不清的缘分,“大约老天让他出这场车祸,就是为了把他送到我面前,让我给他养老送终吧。”

 

  车祸

 

  在青岛市海慈医院神经外科病房,一提白厚祉老人,医护人员就会指引着去找他们口中的“董姨”董立秀,“是的,董姨照顾了这个老人快两年。”

 

  董立秀今年47岁,在医院当护工已有十年的时间。而白厚祉老人与她,实际上非亲非故。

 

  两年前的11月26日,当时76岁的白厚祉被一辆小轿车撞伤,后被送到了附近的海慈医院抢救。

 

  在抢救室内住了几天,白厚祉被转到了一间普通病房。董立秀与白厚祉的结缘,也就始于这间病房。

 

  白厚祉是一个特殊的病人,出车祸后,他的家人一直没有现身。即使在两年后的今天,白厚祉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他的家人依旧没有出现过。“住院需要有人照顾啊。”董立秀说,最初的一个月,肇事司机请了一个护工来照顾白厚祉。但很快因为费用问题,那位护工不干了。

 

  后来肇事司机找到了董立秀,“司机说他的车有保险,等找到白大爷的家人签字,保险赔偿就能拿下来,到时候就能付我护理费。”那时也临到年底,看着来自外省的司机和无人照顾的白厚祉,董立秀便接下了这个活。

 

  但董立秀怎么也没想到,已经两年了,白厚祉的家人一直联系不上。“司机是外省人,本来还想来青岛打拼一番事业,没想到刚到青岛没多久就出了车祸。”董立秀说,司机和老人,双方其实都是不容易的。

 

  那年春节,肇事司机回了老家,后来就不怎么来青岛了,“去年他来医院看过白大爷两次,今年打来电话,说他以后不管了。”董立秀有点不知所措,回拨肇事司机的电话也打不通了,那白厚祉老人怎么办呢?

 

  照顾

 

  董立秀找丈夫周京宝商量。

 

  周京宝也是这家医院的护工,十年前和董立秀一起从日照老家来到青岛。“不能不管,得陪着。”董立秀从周京宝口中听到了这样的话。“我已经照顾白大爷这么长时间了,都有感情了,要是不管他了,良心上过不去啊。”董立秀得到了丈夫的支持,自己也下定了决心,“遇上了就是缘分。”

 

  海慈医院的一位医生曾介绍,白厚祉车祸后深度昏迷,有广泛的脑出血伤和颅骨骨折。董立秀说,白厚祉昏迷了约半年后醒了过来,但几乎失能,“白大爷有意识但不能说话,也不能自己吃饭,只能通过胃管来往胃里打饭。”

 

  买饭,喂饭,擦洗身体,吸痰,翻身,换洗衣服,甚至购买白厚祉老人所用的尿不湿……董立秀和周京宝承担下了白厚祉老人除医疗外所需所用的一切,“好在医院是免费为白大爷治病。”

 

  同病房的一位病人家属见过白厚祉老人,“那时候老人身上长了牛皮癣,每隔几天董立秀就得给他擦洗一遍身体。”

 

  近两年的时间,董立秀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了照顾白厚祉上,除了自己的收入因此而大幅度减少外,还要在白厚祉身上花费一部分。周京宝有时候开玩笑,要不是自己有着这份护工的工作,赚着钱,“他俩就得去大街上要饭了。”

 

  孤独

 

  白厚祉的户口所在社区的一位工作人员徐女士说,白厚祉曾在监狱里待了很长时间,出来后在一个大桥下睡觉,社区工作人员看到这个情况,帮他落了户,并办理了低保。

 

 

  徐女士说,两年前白厚祉刚出车祸那会儿,社区就联系过公安部门帮忙找他家人,但一直没联系到。

 

  在医院提供的一份材料中,显示白厚祉的出生地为山东蓬莱,离婚状态。今年7月19日一位派出所民警曾给医院来电说明过情况,白厚祉目前无房,无直系亲属,“有个侄女不管”。

 

  一位民警曾对媒体表示,要想找到白厚祉的家人,只能去监狱查他的户口到底是从哪里的,“但这中间可能会有中断,很难查,查不着。”

 

  白厚祉生前的一位朋友曾表示,此前白厚祉在路上遇到过自己的妹妹,“人家搬了家,但不告诉他搬到了哪里。”

 

  10月12日凌晨,董立秀看着白厚祉老人的遗体被太平间的工作人员推走了。时至今日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或许是不知道这个消息,或许是不愿意,总之白厚祉的家人始终没有现身。

 

  11月2日下午,海慈医院太平间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白厚祉老人的遗体还在太平间内放置着,“没有家属签字,就没法进行遗体火化,除非证明没有家属或者家属出面表示不管,这种情况下才会进行下一步的处置。”

 

  董立秀听说了这种情况后唏嘘不已。此前她还曾照顾过一个无名的车祸病人八百多天,后来这位病人被送到了敬老院,她本以为白厚祉老人也会像此前这位病人一样,能在敬老院中安享晚年,“那是一个完美的结局,但白大爷这个结局,不够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