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百年铜响,一锤定音

2018-12-12 10:56:41 来源:山东商报

         时间退回到48年前,伴随着鲁东乐器厂生产的编钟奏响乐曲《东方红》,我国发射了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鲁东乐器厂的名声也随着乐音越来越响。

 

一件好的铜响乐器要反复捶打、淬火

 

  “咚咚咚……当当当……”杂乱的声音在周村一角响起,从原始到纯正,从简单到清脆,蒋义东的落锤慢慢有了节奏,像是拉开了大戏开场前的帷幕,也谱写着周村铜响乐器的新篇章。 记者许倩

 

  400年积淀,盛名在外
  

 

  如今说起铜响乐器,首先想起的可能是敲锣打鼓的热闹场面。但其实,所谓铜响乐器远不止这些,在淄博周村,铜响乐器的制作早已自成一派。

 

  “周村铜响乐器分为铜器、响器、乐器3大类。铜器在一千多年前就已经产生了,多用于铸剑;响器多指青年号一类;乐器则为常见的铜锣镲等。”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周村铜响乐器传承人蒋义东告诉记者,周村铜响乐器传承至今已经有400多年的历史了。

 

  “周村铜响乐器明末由泰安人王启贵、王启朴兄弟在周村创始,开始时主要生产铜制生活用品,后因民间铜响乐器需求量大,开始研制铜响乐器。”蒋义东介绍,清代乾隆年间,章丘人柴念池在周村创办铜器作坊——聚合成,研制生产了开道锣,引进生产了奉锣、苏锣等,聚合成的名号也流传至今。

 

  1905年,除柴氏继承人柴艺清主持的老字号聚合成外,周村铜响业又有康书文开办的德成昌、耿佃杰开办的聚合恒。1920年,太兴东和成德太也相继开业,这些工厂座落在周村大街、平等街、辛街、保安街等处。到了上世纪30年代,周村铜响工人达数百人,被称为周村一绝。

 

  1915年,聚合成创制了“虎音锣”,因其能打出横音,浑厚圆润,适合京剧中老生、青衣、花旦戏的伴奏,引起了戏剧界的重视。那时,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奚啸伯亲至聚合成拜访并手书“驰名南北、质量最佳”的题字。“用锣必用周村锣”——这是从上世纪初就在全国戏剧界流传的一句话,京剧四大名旦梅兰芳、程砚秋、尚小云、荀慧生所在的戏班都曾慕名到周村买锣。据1934年《胶济铁路经济调查分编》记载,当时周村市内铜器生产业户约80余家,“锣鼓销路颇广,近而青岛、济南、潍县、烟台、泰安、德州,远则天津、上海等处”。

 

  从那以后,周村铜响乐器逐渐兴盛,产量曾达全国同行业之首。蒋义东告诉记者,“1956年,25家铜响业户联合组建成立周村鲁东乐器厂,当时做铜响乐器的就有七家。”1964年,乐器厂挖掘整理了中国古典铜响乐器制作工艺,仿制出云锣、排锣和新编钟,新编钟既保持了古老编钟传统的民族特色,又在频率与音律方面达到了国际标准。1970年,我国发射了第一颗人造卫星,从太空向全球播放的响亮乐曲《东方红》就是由周村生产的新编钟演奏的。这套编钟还曾被先后带到欧、亚、非、拉的20几个国家,传承民族特色。

 

  千锤敲打,一锤定音
  

 

  周村铜响乐器传承至今已有400多年的历史,在蒋义东家里也已经传承了100多年。“我是周村铜响乐器的第七代传人,我的爷爷1940年开办了铜响乐器作坊,1956年鲁东乐器厂成立后,我父亲进厂继续从事铜响乐器制作。”

 

  受家庭环境的熏陶,接手制作铜响乐器对蒋义东而言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1979年,16岁的蒋义东继承父业,开始学习铜响乐器制作技艺。“最初的时候我在铜响乐器车间当化铜工序学徒,也就是那个时候我掌握了原料的配比、熔炼温度以及焙烧、锻打、铸坨、整形、调音、抢镟、定音等技术。”蒋义东说。

 

  千锤打锣,一锤定音,用这句话形容铜响乐器的制作过程很是贴切。从化铜、制片、成型、淬火,再到砸黑货、戗镟、抛光,直到最后的定音,一件铜响乐器的制作要经过三大系列300多道繁杂的工序。

 

  “前面一系列加工工艺都是为了能够使各种铜响乐器发出标准的音响,所以定音这道工序显得尤为重要。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手艺需要长期练习,并非一朝一夕能学会,我在铜响行业干了10年才摸出了门道。调音调不准,就失去了乐器本身的意义。”蒋义东介绍。

 

  “锣淬火之后还是黑货的时候,就得先调一次音,叫定音。定音完成之后,原本只是普通铜片的声音,就有了‘咚咚咚’锣音的样子。戗镟之后,锣体表面呈铜黄色,这时再进行一次调音,锣音就变成当当当的,响亮而浑厚了。”蒋义东介绍,“松紧涨凹”是调音的基本要领。锣堂砸平,锤迹均匀,同时里外两面上劲要一致。定音时,黑货音色不能松的过度。

 

  “这其中,定音是最难的,完全是手工活,靠的是经验、听觉。”蒋义东告诉记者,定音过程就是需要在锣脐上反复敲打,最后确定锣脐和锣边的厚度比例,锣脐的薄厚接近标准,最后举起铁锤子再敲一下,即大功告成,“千锤打锣,一锤定音”就是这么来的。“音调不准,锣就废了;多敲一锤,也是废锣。”

 

  辉煌不再 匠心传承
  

 

  自明代诞生以来,周村铜响乐器逐渐迎来了辉煌期,到上世纪30年代,周村铜响乐器有锣、钹、铃、钗等多个品种,生产业户有80余家,40多个品种,规格型号百余种。然而,好景没能维持下去,上世纪末,鲁东乐器厂因经营不善破产。作为厂里的一名老职工、老匠人,蒋义东将面临绝迹的周村铜响乐器制作工艺重新拾了起来。1995年,他自筹资金成立乐器厂,从事铜响乐器的制作生产。

 

  这个时候的周村,铜响乐器已然没有了当年的繁华,如今只有蒋义东一家还在坚持着。对于铜响乐器的没落,蒋义东无奈地说,“现在干这行的人太少了,毕竟每一个铜响乐器都是经过千百次纯手工的锤炼。铜响乐器制作技术要求高,工序繁琐,工作量大,学习的年轻人又少,传承也陷入了困境。”

 

  2006年,周村铜响乐器制作技艺被山东省列入第一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录。2009年,蒋义东被评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蒋义东的儿子蒋皓旭大学毕业后便来到了蒋义东身边,跟随父亲学习铜响乐器制作,目前已经成为周村铜响乐器的市级传承人。

 

  行业没落,蒋义东的初心却不曾动摇。近些年,蒋义东父子俩带着周村铜响乐器走出去,参加了五届非遗博览会,希望让更多的人了解这门传统的手艺。

 

  “我们这个家庭与铜响业息息相关,铜响业成了我生命里的一部分,我这一辈子发自内心的喜欢铜响乐,要尽最大努力把周村铜响技艺传承下去。”回忆过往经历,蒋义东难掩兴奋,也陷入沉思。后继有望,传承有人是他最纯粹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