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揪心的困惑

2018-12-13 10:55:56 来源:山东商报

        12月5日傍晚,12岁的吴兵(化名)在杀死自己母亲3天后获得了“自由”。因没达到负刑事责任的年龄,派出所民警将他交由监护人看管。当天上午,亲属们为吴兵母亲举行了简单的葬礼。他们处在悲痛中,还无法面对吴兵。家回不去了,亲属将吴兵搁置在镇上的宾馆,寻找解决双方“创伤”的方法。吴兵的大伯吴建刚(化名)告诉记者,他们家属还来不及悲伤,就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处境:小孩如果回家,家人和周围的邻居如何接受他?他去上学,同学和老师如何看待他?即使家人接受了他,小孩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能健康成长吗?
  

 

  未来该怎么办
  

 

  吴建刚不知道怎么办,小孩刚上6年级,未来教育必须得解决。“他爸爸带着小孩去别的城市,家里没人照顾,我们亲属也不放心。如果在镇上租房子,遇到这样的事情,也不会有人租房子给他们。”

 

  因为吴兵的爸爸精神状态不好,吴建刚和吴兵的叔叔吴杰明(化名)一直帮着四处寻找解决办法。12月6日下午,在他们的建议下,吴兵的爸爸带着2岁的小儿子和吴兵到泗湖山镇政府反映情况——他们细数了家里的种种困难,希望政府能帮忙暂时管教孩子,但没得到实质性答复。随后,他们又回到镇上的宾馆。对于吴兵,吴建刚不得不每天安排自己的朋友和吴兵住在一起,看着他。

 

  12月7日,吴建刚和吴杰明以吴兵父亲的名义拟了一份吴家的家庭困难说明材料,将通过村委会递交到市里。

 

  12月12日下午,吴杰明告诉记者,12月10日,吴兵的爸爸带着吴兵去了一趟泗湖山镇中心小学,就小孩的上学问题进行讨论,但没讨论出解决办法。“发生这种事,学生和老师是不可能接受他的。”吴杰明坦言,他们实在不知道吴兵未来该怎么办。

 

  两次意外伤害
  

 

  吴兵一直在泗湖山镇中心小学念书,早上7点半上学,下午2点45分放学,校车每天穿梭于附近村庄接送学生。吴兵一个多月前刚搬入东安垸村公路边的这套三层楼房,而之前校车则要继续开4公里到西南村接送吴兵。

 

  据悉,吴兵的父母是较早一批外出打工的人。2005年左右,吴兵的父母回村结婚,随后生下吴兵。当吴兵半岁时,父母将他交给爷爷奶奶带,继续南下广州打工。两人进不同的工厂,每月分别能挣4000多元和3000多元,除去开销和寄回老家的钱,基本所剩无几。一年回家一两次是常态,大部分时间和儿子是通过电话连接情感。

 

  七岁那年,吴兵放学回家被面包车撞伤面部,流血不止。父母没在家,爷爷吴建德抱着他到医院治疗。“额部复合组织缺损,额部头皮血肿,颅脑外伤脑震荡。”当年的住院记录记载了车祸的伤情。

 

  吴建德给吴兵父母打电话,得知儿子伤情不严重,他们没回来。吴建德一个人找肇事司机理论,对方只愿支付医药费,赔偿一分不给,他没办法。最后,吴兵的伤情被鉴定为10级伤残,从保险公司获赔了一万元。如今吴兵的额头依然能看到当年留下的伤痕。

 

  车祸后一年多,吴兵在学校与同学玩耍过程中,被推倒,头部撞到墙角。吴兵回来并没告诉爷爷自己的伤情。吴建德是看到孙子头部肿起大包,有很多瘀血才询问了情况。这个大包直到一个月后才消下去。

 

  吴建德说,两次头部受伤后,吴兵出现了一些反常行为。有一段时间,他常晚上十一二点在房间里,一圈一圈地绕,吴建德叫他,他也不理。后来绕圈变为经常半夜大喊大叫,有时候哭,有时候骂脏话。这种情况,到现在都还时有发生。

 

  离不开的手机游戏
  

 

  2016年,吴兵的母亲生下弟弟,因为爷爷奶奶年龄偏大,带不了孩子,母亲不得不留在家里照顾弟弟,让父亲一人在广州打工。

 

  相对于爷爷奶奶散养式的教育,母亲则要严格得多。据多位亲属说,吴兵常与母亲吵架,有时甚至出手打母亲。而争吵的起因往往是玩手机和要钱,母亲不想他沉迷于手机游戏,也不愿给他过多的零花钱去买槟榔和烟。

 

  吴建德记得,吴兵是在9岁左右迷上手机的,周围的亲戚朋友谁手里有手机,他都会去要来玩儿。“放学回来书包一丢,就开始玩手机。”吴建德说,有时玩到很晚他才开始写作业,而总是一边写,一边用手机找答案。
 

 

     吴兵的伯伯吴建永偶尔也打游戏,他看见吴兵每次打开手机都无法自拔,不强制拿走手机他就不会停下来。“有时整天拿着他妈妈的手机玩游戏,感觉离不开它。”
  

 

  对话
  

 

  失望的回答
  

 

  12月5日傍晚,葬礼上帮忙的亲戚朋友刚吃完晚餐,民警带着吴兵来到案发地指认现场。吴兵穿着土灰色棉衣从车上下来,穿过人群,到二楼母亲卧室,然后再回到车上,全程漠然。

 

  因为没达到负刑事责任的年龄,当晚派出所民警叫亲属去商量吴兵之后的看管问题。吴兵的叔叔吴杰明和几个亲戚在泗湖山镇的一家宾馆见到了他。吴杰明忍不住问他几个问题,却得到一串失望的回答。

 

  “为什么要抽烟?”

 

  “我们班几个同学也抽。”

 

  “你把你妈妈杀了,你认为错了没有?”

 

  “错了……但是我又没杀别人,我杀的是我妈妈。”

 

  “那以后怎么办?”

 

  “学校不可能不让我上学吧?”
  

 

  印象

 

  随着年龄增长,越来越内向
  

 

  父母同样在外务工的李君瑞是吴兵的好朋友。以前放学两个人常一起买零食吃,一起到村子附近的鱼塘或小河边玩儿,后来吴兵喜欢窝在家里玩游戏,他们见面聊天的内容也基本是游戏。李君瑞偶尔会见到吴兵抽烟,但他不知道吴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抽的。

 

  在同班同学姚蒋眼里,吴兵在班上的表现不是很好。他成绩中下,偶尔逃课,会因为上课不专心被老师批评,还常因小事和班上同学打架。姚蒋说,事发前的一周,吴兵星期一、星期四、星期五都没来上课。

 

  但吴兵的体育成绩很好,今年他曾代表学校到沅江市参加运动会,在跑步项目中取得了第三名。

 

  外公陈茂昌发现,随着年龄的成长,吴兵变得越来越内向,基本上很少和他们交流,主动找他们往往都是要钱。最初陈茂昌会10块、20块的给,但后来吴兵总觉得少,要更多。

 

  今年9月,吴建德发现家里少了1000块钱,他问吴兵是不是他拿的,最初吴兵不承认,但后面问多了,他就不耐烦地说钱是他拿的,但已用完了。吴建德不好再多说。 据《成都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