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这块屏幕真有改变命运的魔力吗

2018-12-16 9:58:43 来源:山东商报

       这两天,一篇《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的报道戳中了教育不均衡的痛点,刷屏朋友圈。248所贫困地区的中学通过直播跟随成都七中同步上课。开设直播班的成都七中东方闻道网校称,16年来,有7万2千名学生通过这种方式完成高中课程,其中88人考上清华北大,大多数成功考取本科。事件引发广泛关注后,也出现了不少质疑的声音。网络直播课程是否真有“改变命运”的“魔力”?是否只有少数成绩拔尖的学生才能享受到网络授课?跟着记者一起到事件中的主角之一——云南禄劝第一中学看一看吧。



 

 
        在与成都七中的同步网络直播课程中,禄劝一中的同学们跟着同步上课、同步作业、同步练习
 
 
 
禄劝一中始建于1928年,学校历史很久远,但教学质量在云南省并不突出
 

  禄劝一中班主任:“有了这个东西你才会去艰苦奋斗”



  一篇《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的爆款文章,让这座名不见经传的禄劝一中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禄劝一中始建于1928年,学校历史很久远,但教学质量在云南省并不突出。


  在与成都七中的同步网络直播课程中,授课内容和进度都以成都七中为准,禄劝一中的同学们跟着同步上课、同步作业、同步练习。高三学生罗仁斌以前是在乡镇读的中学,高中来到禄劝一中,他回忆自己刚接触网课时,发现自己的知识储备和学习态度和城市里的孩子相差了一大截。


  罗仁斌对直播课程的评价比较高,“他们那边问什么我们就回答什么。一开始觉得有点儿奇怪,慢慢发现你答的跟那边也差不多,你会发现已融入那个课堂了。那边老师的确很有教育水平,针对学生不懂的方面做着重讲解。”


  网络班教学过程中,这边的老师们也不能“袖手旁观”。除了课前准备、课间讲授,学生没跟上和不理解的课后还需一起查缺补漏。网络班班主任杨文权今年教出了两个清华北大上榜生,他观察,新的教学模式除了成绩上的帮助,更多的其实是给了学生一个参照和动力。


  杨文权对记者表示:“不是那边的老师给了你多少东西,而是有了这个东西你才会去艰苦奋斗。那边我的理解是很好的一面镜子,对这些孩子起到一个很好的引领作用。跟他们说说后,逐渐相信,坚持下来,到高一下学期基本能听懂,他就会觉得‘通过我的努力终于得到一点回报’,都是一点一滴积出来的。”



  禄劝一中副校长:网课的积极作用“不存在炒作”


  
  从2006年11月开始引入一个班试点,逐渐发展到现在禄劝一中、禄劝民族实验中学两校30个网络班1500多名孩子上课,越来越多的孩子们参与到了网络课堂中。他们中很多人并不是成绩名列前茅的“优等生”“尖子生”。

  不过,一些网友也表达了“过分夸张炒作网络课程作用”的质疑,一个课堂直播起不到“逆天改命”的作用。对此,禄劝一中副校长吴飞介绍,近些年基层教育得到了长足的发展进步,贫困学子得到了更多接触优质教育资源的机会,网络班的教学模式的确带来了很大的积极作用。


  吴飞说:“从一开始,一个大县40多万人只有20多个上一本,现在到150多个。(大学)上线率从过去47%点几,到95%以上,我觉得在教学质量上提升是很大的,这个不存在炒作。”


  不过,对于网络教学模式能否大规模推广惠及更多寒门学子,吴飞坦言,不论是从成本上,还是从网络班基本的入学门槛考虑,目前都无法做到普遍使用。


  这是一套好的工具,却不是能来之即用的工具:“一个班的费用,理科的资源费是7万一年,文科的是6万一年,全部普及的话投入有点儿大。都是政府投入的现在,作为一个贫困县来说真的不容易。他(成都七中)那边基本一本以下的学生是很少的,标高就是这样,我觉得还是很困难,一个是经济支撑的问题,二是这边的学生跟那边的学生学习差异很难弥合的问题。”


  想要让网络直播授课的模式走进各大基层校园,吴飞建议不同学校要根据实际情况将教学内容作出针对性修改,适合自己学生的才是最有效的。



  财政支持:买套卫星通讯设备就要20万


  
  直播课程的作用,我们不应该过分夸大,更不应该抹杀。但似乎能达成共识的是,适当合理的运用,能给教育相对落后的地方,带来改变。那么这样的模式是否值得推广?或者说要具备怎样的条件?


  首先,需要一定的经济投入。禄劝一中通过网络引进的成都七中优质教育资源,并不是免费的午餐。我们来算一笔账。综合公开报道的信息来看,成都七中东方闻道网校对远端学校收费主要包括:直播教学卫星通讯设施设备费用、运维服务费,以及远端学生的学费。


  先来看远端学生的学费,根据四川省物价局对成都七中东方闻道网校学生试行收费标准的批复,远端学校的收费标准为:民族地区学校免费,非民族地区学费最高限额为每人每学年5000元。批复中还说,具体标准由网校与合作学校根据办学成本、招生人数协商确定,并报当地物价部门备案。


  但并不是所有地方都如此“慷慨”,有的学校由校方负责这笔费用,也有学校会将费用分摊到每个学生。根据四川自贡市旭川中学的2017年招生简章,每个直播班40至50人,学费为每学年1500元,每个班的学费收入为六七万元左右,大致与网校的收费持平。


  至于占收费大头的直播教学卫星通讯设施设备费用和运维服务费,东方闻道网校相关负责人接受采访时曾表示,直播课虽是收费运营,“但目前在绝大多数贫困地区,都是政府提供购买,学生并不承担经济压力。”根据江西省宜春市财政局政府采购管理办公室今年8月在网络上公开的一份采购征求意见公示显示,江西省宜春实验中学将开设成都七中网校全日制远程直播教学项目,拟采购直播教学卫星通讯设施设备及三年运维服务,预算金额为20.5万元。这笔费用由政府来出,可见,直播班模式的生根发芽少不了政府的财政支持。



  快评


  能改变人命运的不只是一块屏幕



  在教育资源还不平衡的中国,中学也有名校,有名的程度,甚至超过了大学。成都七中,就是这些中学名校中的一个。每年的毕业生,大把考上名校。


  一个好消息是,成都七中的教学资源,通过远程教育直播的方式,跟云南的一些贫困山区的中学分享,据说已经极大地改变了当地的教育状况。过去罕有上一本的中学,居然有上北大清华的了。


  不过,一个坏消息是,有人说,这种分享,不过是一场公司的上市运作,直播分享,不过是资本运作的点缀。得到分享的中学,有人上了北大清华,其实更多的原因,是北大清华面向农村学生的招生计划,这里原本就有较大幅度降分的照顾。


  我不大相信,成都七中的老师在课堂上的讲授,云南山区中学的学生能完全听得懂、跟得上。毕竟,课堂在成都,不在云南。除非,云南也配备实力强大的辅导老师阵容。即便如此,在今天如此强调眼界和见识的中学教育过程中,那些山区的孩子能不能跟上这个节奏,我还是表示怀疑。


  当然,奇迹也是可能发生的,尽管可能只发生在个别孩子身上。只要直播班这边的学校足够地重视,有足够量的投入,个别山区的孩子,只要自己不笨,而且肯于用功,成绩能因为直播得到提高也是可能的。


  改变农村孩子的命运,当然要靠教育。目前这种资源严重的不平衡,使得城乡差别越来越大。由于种种缘故,使得农民工可进城打工,却很难让孩子也进城接受教育,实际上是加大这种不平衡的一个因素。指望留守少年接受良好的教育,单靠直播分享名校的课程,恐怕还远远不够,因为留守少年连正常的家庭环境都不可得。其实,在一个资源分配合理的社会,最好别存在我们这种名小学、名中学,教育资源的差距太大了,怎么都是个问题。


  综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青年报》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