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 风雅 > 正文

芥英社年度新作精品展第七季

2018-12-17 15:48:40 来源:山东商报

        主办单位:中共荣成市委宣传部 山东商报社 荣成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荣成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承办单位:荣成市画廊协会 荣成市美术家协会 荣成市博物馆 荣成紫云阁美术馆


  协办单位:山东省青年美术家协会 山东电视台《话说收藏》栏目组


  展览时间:2018年12月22日至31日(开幕式:12月22日上午10点)展览地点:荣成市博物馆



  芥英社谈艺


  2012年,六位艺术家意气相投、追求相似,结缘于芥英社,相约每年举办一次展览。12月8日,芥英社2018花鸟画小品展隆重 开幕,艺术家们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创作出了具有时代气息和个人特色的作品,以画会友,用笔墨勾勒时间百味的画卷。记者 许倩



  郭英培:吸收经典再变化


  “芥英社在绘画上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从传统当中吸收经典的东西,然后不断地变化、出新。”郭英培说。“绘画就在于不断地吸收,不断地变化。变化的过程就是不断吸收古人经典的过程,把好的东西拿过来,拿过来的过程就意味着变化。吸收好东西加上自己的感悟就会有新的收获。”郭英培表示,艺术创作的道路也是在不断变化的。


  初学阶段,郭英培从吴昌硕、潘天寿、齐白石等近现代大家着手,但这个阶段还算是入手。郭英培告诉记者,40多岁的时候发现越往前追越高级、境界越高。“元明时期的写意花鸟画比如徐渭、陈淳达到了顶峰,创造了中国写意的先河。后来我拿出十几年的时间以元明为主进行学习。”


  郭英培在绘画上不断反复,也有两个收获。“一是近现代的大师们是怎样学习古人的,理解就更深了;二是对近现代绘画本身的来源和特点、方法及背后的高境界有了新的理解,这种理解能不能落到笔下,就看个人体悟和造化了。”



  林兵:思考继承与创新

 

 


  “芥英社的成员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在传承传统花鸟画的绘画语言,但在继承的过程中也有自己的个性呈现,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林兵告诉记者,成员中既有偏豪放的大写意风格,也有一些比较细致的小写意作品。“既继承了经典,也有个人对生活、对人生阅历的感悟。在绘画语言上继承历代名家,但在内容上又各具特色。”


  林兵说,整体上来说,芥英社的绘画风格都很传统。对继承和创新的理念上也有共同的认识。“写意花鸟画的学习过程是比较漫长的,芥英社成员的心态都比较平静,能全身心地投入,也都有对继承和创新的思考。每一段时期的作品展,从风格上来看也都略有不同,每个人都有自己认识的角度,绘画水平也有不同的变化和提高。”



  樊磊:以花喻人,以花喻世


  “芥”是草种子,“英”是花的意思,也有着“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的意趣。樊磊比喻,我们成员之间的感觉正如魏晋竹林七贤和扬州八怪一样,都是意气相投、追求相似,如此而已。


  樊磊从小喜欢绘画,小时候喜欢花鸟画,临摹众多大家的作品。“有人说花鸟画缺了些人文关怀,很多大家的花鸟画,哪怕是一根折枝,也能感觉到生命的律动和人文的关怀,其实反而以花喻人,以花喻世更多一些。绘画题材很多,我还是想只取其一,在花鸟画方面做出自己的努力。”樊磊说。


  最早是从技法的层面,觉得石头的造型比较好发挥,后来喜欢石头坚毅、亘古的品质。樊磊创作的太湖石系列蕴含着丰富的内涵。“后来喜欢在作品中加一些草虫和蝴蝶,其实是一种对比。因为蝴蝶、草虫都是小精灵,但生命都是稍纵即逝。但石头是亘古,这种永恒和短暂的对比有些可表现因素在其中。后来又画了荷花等植物,也是有这种含义在里面。”



  韩斌:天工巧造,素以为绚

 


  韩斌的画,墨色淋漓,枝叶纷披,浓淡疏密,朴茂野逸,既有温润柔和的江南墨韵,更有深沉敛气的北方骨相,透出一种守正出新的气象。以花鸟专擅,他传承正脉,循规而不蹈矩,作品古意盎然又新风荡荡,这是韩斌的特色。


  韩斌所绘花鸟,皆从自然风物中来,山间的一枝萱草,园圃的两朵鸡冠花,路边攀缘的凌霄,雨林里缠绕的古藤,都被他以虔诚之心记录下来。在他看来,与每一种花草鸟禽的相遇,都是命定的机缘,这些自然的尤物,都有着鲜活的生命力,是和人相互照应的。他以自己的眼睛去发现,以自己的情感去注入,以自己的笔墨去抒写,画出一花一草的生动、灵秀、淡雅与质朴,用物象的潇洒放逸,寄寓内心的五彩缤纷。



  陈涛:取法经典,再现生活

 


  “就当代来说画花鸟很容易画得程式化,在面貌上像齐白石等艺术家,临摹的习气比较重,形成自己的感受和语言实际上还是比较难的。”陈涛坦言,芥英社的六个成员大家有各自的艺术追求,在取法经典的基础上着重于对生活的认识和提炼,把生活中最鲜活、最富有生命力的东西表达出来。在语言上是传统的,但在表现的内容上是生活中的一些东西。比如樊磊老师画的小干花,用的是传统的语言,勾线、填色、染色。


  “原来学习宋元时期作品比较多,后来又从明清的画家身上学到很多。我每年都抽时间到乡野之外去写生,把生活中的东西和古人的语言尝试性地嫁接,画自己想画的东西,这是这几年的尝试。”在陈涛看来,画画就像说话一样,中国人和外国人都在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情感,但具体画的风格并不是最重要的,能够把心里的情感用朴素的语言表达出来,可能是质朴的,有的可能是华丽的,这都不影响情感的表达。只要是真诚的、有深度的情感就可以。



  姚朋魁:“氤氲”之气糅合“高古”精神


  从海派和京派入手,姚朋魁的创作经历了不同的阶段。“我在读本科的时候,花鸟画的入手是从海派,还有京派,基本上齐白石、吴昌硕、任伯年都有接触。但是后来通过年龄的不断增长,我发现可能是因为整体修为的不够,大师真正的好东西是他们多年以来积累的笔墨功力。”


  后来,姚朋魁由原来的“放笔直取”式的笔墨训练,转向对画画基本规律的学习和探索。“例如相对以前更注重对物象的塑造,在写生过程中更加注重对物象细节的观察等等。在这样的指导思想的基础上,我重新梳理了一遍美术史,寻找到一个和自己性情比较相近的画家,就是常州画派的恽寿平,最近这几年也一直在研究恽南田的没骨花卉,通过不断的临摹、写生,也算较好地掌握了这路画法。”


  “下一步我准备在写生的基础上,把自己的笔头放大一些,然后把整体的格局再扩大一些,把这种意笔的‘氤氲’之气和‘高古’的笔墨精神相糅合。”姚朋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