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宋朝人怎么御寒过冬

2018-12-19 14:35:58 来源:山东商报

        冬季天寒,菜蔬短缺,对北方人来说,入冬前必做两件事:储存大白菜;打开供暖设施。


  古时没有集中供暖系统,那么古人过冬又怎么御寒呢?

 

 

这就是“汤婆子”
 


  我们要度过漫漫长冬,离不开一床棉被。古人的床榻之上,当然也有棉被。也许有些朋友会说,棉花传入中国的时间比较晚,古人没有棉花,用怎么填充棉被?其实,中国人种植棉花的时间并不太晚,大概唐宋时期棉花便从边疆传入了内地。南宋时,福建路、广南东路、广南西路、江南、川蜀一带,都出现了棉花种植业,宋人说:“闽岭以南多木绵,土人竞植之,有至数千株者,采其花为布,号吉贝布。”


  宋人习惯将棉花叫成“吉贝”,又常称之为“木绵”,因此今人读史料,很容易跟木棉科的“英雄树”木棉相混淆。宋人所说的木绵,“高仅数尺”,“二三月下种,秋生黄花,其实熟时,皮四裂,中绽出如绵”。符合这一描述的作物,只能是棉花,而不可能是今日的木棉。


  由于棉花的种植已相当广泛,宋人的许多纺织品都使用了棉花。苏辙有诗写道:“永漏侵春已数筹,地炉犹拥木绵裘”,诗中的“木绵裘”相当于今天的棉袄;苏辙之孙苏籀也亦有诗:“径从南浦携书笈,吉贝裳衣皂帽帷。”“吉贝裳衣”则是棉布衣。浙江兰溪县南宋墓曾出土一条完整的棉毯,长2.51米,宽1.18米,纯由棉花织成,双面起绒,现藏浙江省博物馆。可知宋人的棉织技术已相当成熟。


  用弦弓将棉花弹得松软,填充进被套,便是棉被。许多人以为元明时期才出现“弹棉花”的技术,其实宋朝史料中已有“以竹为小弓,牵弦以弹绵,令其匀细”的记载。不管将棉花用于纺织,还是作为棉被的填充物“棉絮”,都需要先“弹棉花”。不过宋朝时尚没有“棉被”一词,一般叫做“重衾”“绵衾”。


  在寒冷的冬天,棉被的保暖效果是相当不错的,所以白居易才说:“日高睡足犹慵起,小阁重衾不怕寒。”南宋有一个叫华岳的读书人,获赠一床棉被,非常兴奋,也写了一首诗,宣布从此不再担心冬天太寒冷:“一床浪卷芙蓉皱,十幅香重锦绣开。不怕夜寒侵斗帐,却愁春梦到阳台。”


  苏辙也有诗歌提及棉被:“午鸡鸣屋呼不起,欠伸吉贝重衾里。”他的哥哥苏轼,则有一件棉衣,是儋州土人送给他的:“遗我吉贝布,海风今岁寒。”用一件棉衣,足以抵御海南岛的海风了。


  但是,如果在北方,冬夜里就算盖上一床棉被,恐怕还是会感到寒冷,“罗衾不耐五更寒”啊。怎么办?苏轼还有一件御寒神器,叫做“暖脚铜缶”。他曾给一位叫杨君素的老人家寄去一只暖脚铜缶,并写信告诉他使用方法:“某去乡二十一年,里中尊宿,零落殆尽,惟公龟鹤不老,松柏益茂,此大庆也。无以表意,辄送暖脚铜缶一枚。每夜热汤注满,密塞其口,仍以布单裹之,可以达旦不冷也。道气想不假此,聊致区区之意而已。”


  苏轼的这个暖脚铜缶,其实跟我们今天用的暖水宝是差不多的,装入热水,拧紧盖子,夜里放进被窝里,可以暖脚。因此,宋人又戏谑地将它称为“脚婆”“汤婆子”。


  苏轼的朋友黄庭坚大概是听了好友的推荐,花了一笔钱买了个“脚婆”过冬御寒:“千金买脚婆,夜夜睡天明。”看来“脚婆”的保暖效果还不赖。南宋诗人范成大也写过“戏赠脚婆”诗:“日满东窗照被堆,宿汤犹自暖如煨。尺三汗脚君休笑,曾踏靴霜待漏来。”昨夜踏霜的双脚,在“脚婆”的温暖下,居然出了汗;诗人睡到日头晒屁股才醒来,而“脚婆”还是热乎乎的。据公号“国家人文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