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娱时间 > 正文

杨照:重新“认识”历史

2018-12-1 8:02:13 来源:山东商报

        “我为什么不好好利用大家可能拥有的丰富底子,反而希望大家暂时忘记曾经学过的中国历史呢?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我们过去在学校学的中国历史,其背后有个假设,我们今天必须认真予以检讨。这个假设就是——将中国历史当作一个具备高度同构性的民族文化历程。”在新作《讲给大家的中国历史》系列(全13册)中,台湾著名文学评论家、作家杨照表示。

 

  多年来,杨照致力于经典作品与历史文化的大众传播,先后用十数年时间将通读的“中国通史”整理成文字,并集结成《讲给大家的中国历史》系列(全13册)出版,以期讲透几千年中国历史的演进,并与读者分享。 记者朱德蒙

 

  用今天的新视角书写中国历史

 

  杨照,台湾大学历史系毕业,研究专长为中国古代思想史、社会人类学,现任台湾诚品讲堂与敏隆讲堂讲师,他的创作包括文学、历史、经典著作导读等多个领域,代表作有《故事照亮未来》《我想遇见你的人生》《迷路的诗》《想乐》《永远的少年》《马尔克斯与他的百年孤独》《寻路青春》《推理之门由此进》《呼吸》等。

 

  《讲给大家的中国历史》系列(全13册)是杨照推出的全新著作,作者从新石器时代到清王朝结束数千年的历史轨迹中,充分运用近百年历史学和考古学的丰硕成果,以广泛的社会结构、社会思潮、文学艺术、百姓生活为切入点,将那些被搁置在学术象牙塔的新知识、新方法一一呈现给普通读者。今年,即将与读者见面的是《讲给大家的中国历史》第一辑“先秦”部分,共3册,作者则从中国是怎么出现的、文明的基因、从列国到帝国开始讲起,用新材料、新成果、新写法,讲给普通大众130堂中国历史课,从而寻找被忽略的历史逻辑。

 

  “这套中国历史,作者已在台北完整讲过两次,分别用了5年时间,影响两代学子和上班族,之后又用了5年时间整理成文字,讲透几千年中国历史的演进。所以这也是一套专注‘讲透中国历史’ 的中国通史。寻找被忽略的历史逻辑,拨开层层迷雾,回归中国历史的常识,历史不只是帝王将相和英雄人物,也不只是刀光剑影和王朝更替,还有更多令人惊叹的历史运作逻辑和丰富的细节。”该书责编梅凯表示,这是一套与众不同的中国通史,“我们现在读的中国史,其实多半是50年前的‘老书’。50年来,有无数新的考古发现、新的研究成果,却被束之高阁,我们一点都不知道。关于中国历史,我们永远缺一套新的通史,把学术界的新成果、新发现,用平易近人的方式讲给大家。活在今天,我们要读今天的人,用今天的新视角写的中国历史。”

 

  “作者杨照曾说,‘我会比较强调跟传统说法不一样的部分,而如果传统说法在这一百年中没有被挑战或被推翻,我就不讲了。’所以也可以说,它吸收了专家学者的严肃认真,却没有学院的刻板僵硬;它采用了轻松幽默的讲解方法,却不是没有节操的搞笑和插科打诨; 它主要不是讲哪一年发生了哪件事,也不是繁琐考证一个新历史知识,而是告诉我们历史演进的脉络,寻找历史运作的逻辑,启发我们新的认知。”梅凯表示。

 


  和读者一起“重新认识”中国历史

 

  历史指的是人类过去经验的总和。凡是人类过去所经历、所发生的,都是历史。可是,历史知识和历史学不等于历史。历史是曾经存在,但是过去了就没有了的东西。杨照说,他要说的,是他所见到的中国历史,从接近无穷多的历史材料中,有意识有原则地选择出其中的一部分,讲述如何认识中国历史的一个故事。“我说的,只是众多中国历史可能说法中的一个,有我如此述说、如此建立‘通古今之变’因果模式的道理。”

 

  “这道理一言以蔽之,是‘重新认识’。意思是我自觉针对已经有过中国历史一定认识的读者,透过学校教育、普遍阅读甚至大众传媒有了对中国历史的一些基本常识、一些刻板印象。我试图要做的,是邀请这样的读者来‘重新认识’中国历史,来检验一下你以为的中国历史,和事实史料及史学研究所呈现的,中间有多大的差距。”

 

  因此,“重新认识”的另一个目的,是回到“为什么学历史”的态度问题上,提供不同的思考。“学历史到底在学什么?是学一大堆人名、地名、年代,背诵下来考试时答题?这样的历史知识,一是随时在互联网上都能查得到,二是和我们的现实生活有什么关联?不然,是学用现代想法改编的古装历史故事、历史戏剧吗?这样的历史,固然有现实连结,方便我们投射感情入戏,然而对于我们了解过去、体会不同时代的特殊性,有什么帮助呢?”杨照认为,学历史最重要的不是学What(历史上发生了什么),而是要探究How and Why(去了解这些事是如何发生的,为什么会发生),“没有What,当然无从解释 How  and Why,历史不可能离开事实叙述只存在理论,但历史也不可以、不应该只停留在事实叙述上。只叙述事实不解释如何与为什么,无论将事实说得再怎么生动,都无助于我们从历史上认识人的行为多样性以及个体或集体的行为逻辑。”

 

  确切感受中国文明内在的多元样貌

 

  “在开始讲述中国历史之前,我想先请大家暂时假装从来没有学过中国历史,暂时假设中国历史对你来说,是彻底陌生的事物。我当然知道,大家从前在学校学过中国历史。为什么不好好利用大家可能拥有的丰富底子,反而希望大家暂时忘记曾经学过的中国历史呢?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我们过去在学校学的中国历史,其背后有个假设,我们今天必须认真予以检讨。这个假设就是——将中国历史当作一个具备高度同构性的民族文化历程。”《讲给大家的中国历史》开篇,杨照如此写道。

 

  他认为,大家过去读的中国历史是建立在“同构性假设”基础之上。课本中,大家读到的尧、舜、禹、汤长什么样子?秦始皇、汉武帝长什么样子?唐太宗长什么样子?宋徽宗、明太祖长什么样子?这些皇帝或许各有各的长相,然而从画像中,我们看到的他们身上的衣服和装扮却没有什么改变。“我们应该要问:‘真的如此吗?’如果我们一直用同构性假设去投射、想象和理解中国历史,那么许多事实我们就看不到,我们甚至不会察觉到它们的存在。……说白了,我们得先将皇帝的同构性从脑海中赶出去,才能了解,秦汉帝国的建立,其最大的意义就在于皇帝的出现与皇帝制度的诞生。”

 

  “借由述说漫长的中国历史,同时探究历史中的如何与为什么,我希望一方面能帮助读者梳理、思考今日当下这个文明、这个社会是如何形成的;另一方面能让读者确切感受到中国文明内在的多元样貌。在时间之流里,中国绝对不是单一不变的一块,中国人、中国社会、中国文明曾经有过太多不一样的变化。这些历史上曾经存在的种种样貌,总和加起来才是中国。在没有如实认识中国历史的丰富变化之前,让我们先别将任何关于中国的看法说法视为理所当然。”杨照表示,“这是一套解说中国历史的书。我的用心是希望读者不要只是被动地接受这些信息,而能够在阅读中去主动参与、去好奇、去思考。我们怎么能知道过去发生了什么、又如何去评断该相信什么怀疑什么?历史知识的来历常常和历史本身同样曲折复杂,甚至更加曲折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