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屏幕改变命运”魔力哪来的?

2018-12-20 16:18:52 来源:山东商报

       潘愈



  近日,一块神奇的、据说能改变命运的屏幕刷爆了朋友圈。


  故事是这样的:位于国家级贫困县的云南禄劝第一中学,学生成绩长期以来不太理想,但自从采用“直播教育”之后,可以同步享受四川省优质中学成都七中的教育资源。从此,禄劝第一中学学生的成绩大为改观,升学率噌噌地直线上升,甚至还有不少学生考上了北大清华等名校。


  据北京青年报统计,这则新闻上线后仅8小时内便创造了近2000万的阅读量。一时间,这块电子屏幕被誉为是能改变命运的高科技,很多人高声呼吁希望这块神奇的直播屏幕能够尽快普及。


  其实,大家对这则新闻的关注度之所以会这么高,绝大多数的原因还是在于,该文从某种角度上触及了人们对教育公平的那些痛感和期待。


  禄劝县教育局局长王开富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当地普通班本科上线率,大概在45%左右,而网络班的本科上线率达到99.9%,最好的两届是100%,一本上线率达到了60%。所以毫无疑问,网校直播一定程度上,给禄劝县学生带来了积极改变。


  南方日报评论文章就指出,众所周知,我国城乡教育资源并不均衡,贫困地区和发达地区差异更大,贫困地区的学生条件艰苦,机会也少。在这样的背景下,“直播教育”的意义重大,它可以很大程度地填补资源鸿沟,使许多享受不到优质资源的人通过网络获取其他学校的教学内容。


  所以“直播教育”从诞生之初,就被认为是能够“降低教育成本”“促进教育公平化”的一种行之有效的办法。


  但是就在很多人对这块神奇的屏幕顶礼膜拜的时候,不少媒体提出了质疑,认为云南禄劝第一中学的实践只不过属于个例,并不能就证明“直播教育”放之四海而皆准。


  有评论文章指出,网络屏幕依旧是少数人的资源,再者如果没有当地投入27%的财政支出大力支持教育,没有扶贫政策,教育不公的问题仍难以找到出路。


  禄劝一中副校长吴飞接受央广记者采访时就明确表示,当地大学上线率的提高,不能只归功于网络直播,更重要的还是在于国家政策支持,当地教育、经济全面进步。


  显而易见,开直播班首先需要一定的经济投入,吴飞介绍称,一个班的费用,理科的资源费是7万一年,文科的是6万一年,而据媒体记者了解,这部分钱由当地财政支出,并没有给学生添加任何负担。


  有了经济支持,学生的成绩是不是就一定能提高了呢?


  对此,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要分析在线教育的成效,应该看2012年实施国家扶贫定向招生计划之前上网课的贫困地区学校与没有上网课的学生考上名校的情况,否则难以得出理性的判断。同时,该县教育主管部门的投入和学校老师的配合支撑至关重要,不能片面夸大“直播班”或“双师模式”等在线教育模式的作用。


  园钉创始人兼CEO王旭也表示,就目前的发展程度看,“双师课堂”的互联网教育模式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针对不同圈层的学生,名校老师备课、教学进度等都遇到了不小的挑战,同步上课是否会对名校学生的教学效果产生影响的问题,也被打上了问号。


  另外,很多尝试过但并未被改变命运的学生的现身说法,给了公众另外一种体验。


  四川大凉山的王跃在2008年加入了会东县中学开办的网络班,当年该县几千学生中,前100名,很多没去市中学,都去了网络班。但是很多学生加入后,极为不适应,网络班中间发生不少变故,有听不懂的同学就退学了,还有上一级网班降级下来的,还有学生直接退班的。回顾自己网络班三年,王跃觉得网络班最大的错误是忽略了老师的作用和学生的差异化。


  四川宜宾高县中学的刁云霞,2003年入学,她则明确告诉媒体,“读网络直播班应该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了,让我从一名尖子生变成了学渣。”刁云霞透露,网络班虽然分配到各科有老师,但老师不管他们,上课和自习经常不来。


  所以,“直播教育”的成效还真的是因人而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