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财经新闻 > 正文

超两成车辆成“僵尸车”

2018-12-21 11:47:34 来源:山东商报

        在知名共享单车平台ofo因为押金难退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之际,同为共享经济下产物的共享电动单车的日子似乎也并不好过。


  今年8月底,一家名为驿摩科技的公司在济南一高校内投放了200辆左右的共享电动单车。如今快四个月的时间过去了,这批共享电动单车在校园的处境如何?记者探访发现,相较于自行车,电动车更受学生欢迎,但是校园一角落内出现了40余辆“僵尸车”。公司对此回应说,车辆是在维修升级。但从车辆上的灰尘判断,这些车闲置的时间并不短。本版文/图记者 王彦斌

 

 

运营了不到四个月,山财校园内的驿摩共享电动单车便出现了大批“僵尸车”



  40余辆僵尸车排放在一起


  今年8月下旬,在高校即将开学之际,山东财经大学舜耕校区内出现了一批共享电动单车。在9月份,学生正式开学时,这批单车的投放数量是200辆。


  18日,记者来到山财舜耕校区,学校西门处便停放着两辆共享电动车。这款电动车的外部颜色主要由黑色和银色两色搭配,车座下方和车头处均安装有一个附有二维码的塑料牌。手机微信扫码后,显示要想用车需要先完成注册。此外,还需要交付68元押金。


  注册成功后,再次扫码,手机上出现的界面能够显示所用车辆的编号、剩余电量和计费方式。此外,界面上还显示有地图,从这个地图上可以看到车辆的分布情况。该共享电动单车的名字叫“驿摩”,1元钱可以骑行15分钟。


  在离校门口不远处的一个教学楼下,一长排无法使用的驿摩共享电动单车停放在墙根下。这排电动车共有40余辆,车上的二维码被摘了下来,所以无法扫码使用。另外,这些车的车座上布满灰尘,一些车的车座也有破损,由此可见这些车已经荒废了不短的时间。“这些车是没法骑,具体在这停了多长时间我们也说不上来。”两位路过的学生告诉记者。



  企业称车辆在维修升级


  驿摩共享电动单车租赁系统由一家位于江苏的企业所有和运营,这家企业的名字叫江苏驿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驿摩科技)。公开资料显示,这家公司注册成立于2017年7月,其经营范围主要是计算机网络信息技术开发与服务,公共电动自行车系统的开发与运营,此外还有电动自行车的销售与租赁等。


  18日,记者骑着一辆驿摩共享电动车在山财校园内转了一圈发现,除了在学校门口处集中的四十余辆僵尸车外,校园一些角落里也会时不时出现一两辆缺失二维码而导致无法使用的电动车。记者了解到,目前该校园内的共享电动单车的数量依然是200辆左右,出现近50辆不能使用的单车,那么,僵尸车数量占比已近四分之一。


  对于驿摩科技在山财校园内出现大批僵尸车的问题,18日下午记者致电该公司询问,一位客服人员解释称:这些车辆有可能正在维修升级,一些车子扫码也不能用的话,可能就是有配件没有维修完成。


  此外,记者就车辆使用率的问题询问客服,客服人员表示不清楚,而对于具体负责人的联系方式,对方也表示不方便透露。记者探访发现,在山财校园中,经常可以看到有学生骑行驿摩共享电动车。“挺好用的,比共享自行车要好骑,而且后座还可以坐人。”一位学生说,就15分钟收费1元钱的使用费用,也比较好接受。山财舜耕校区依山而建,校园内上下坡的路段非常多。



  两家济南企业隐身其中


  采访中,记者注意到,驿摩共享电动单车的车辆上还有“智电社”的字样。而据此前有关媒体报道称,这些车辆平常就是由济南智电社商贸有限公司来管理维护。济南智电社是一家销售电动车的企业,其官网介绍该公司目前是小牛、速珂、大阳E客等国内一线高端智能电动车山东省核心代理商。


  从车身上的标识可判断,山财校园内的驿摩共享电动单车所使用的就是速珂牌电动车。19日,记者致电济南智电社商贸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对于山财内的共享电动单车是否由他们公司管理运营,对方表示不了解。


  此外,记者还注意到,驿摩科技背后的股东有一家位于济南的投资公司,这家公司名叫济南星芒投资有限公司,这家公司在去年10月30日入股驿摩科技,持股比例为1.48%。


  据了解,驿摩科技只是将电动车投放在了校园内,而山财舜耕校区是其在济南唯一的投放点。“我们这个电动车也是可以骑出校园的,但是最终必须停放在校园内的规定位置,如果停放在外面,系统会一直计时收费。”驿摩科技客服人员表示。


  记者在采访中也发现,校园为这些共享电动车提供了专门的停放点,这些区域用绿漆画线圈出,里面标有“驿摩专用”的字样。



  相关新闻



  一款布点济南街头的电动单车今难觅踪迹


  共享电动单车因为其安全性和相关政策的原因,其发展规模无法跟共享单车相提并论,大多共享电动车公司的投放范围局限在了学校和景区。另外,在去年,交通运输部曾发文表示不鼓励发展共享电动单车。去年年底,济南街头曾出现一款名为“乐踏”的共享电动单车,如今已难觅其踪迹。


  在国家政策层面上,2017年5月,交通运输部对外发布《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其中指出各地要坚持优先发展公共交通,结合城市特点做好慢行交通规划,统筹发展互联网租赁自行车,但不鼓励发展互联网租赁电动自行车。


  就济南来说,去年年底,一款名为“乐踏”的共享电动单车出现在泉城街头。该共享单车的停放点是依托一家品牌电动车的服务点设立的,当时只设置了10个停车点。
  就此有市民分析,其由于点位固定且分布范围较小,很难跟分布范围更大、数量更多、停放更灵活的摩拜等共享单车抗衡。


  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乐踏”共享单车并未在泉城街头铺开,记者下载该共享电动单车APP后发现,从济南地界上很难搜寻到这款单车。19日下午,记者尝试多次拨打该电动单车的客服电话,最终都无人接听。


  此外,总部位于上海的享骑出行的共享电动单车最近也被曝出“诚信金”难退还的问题,部分用户在其APP申请退还299元“诚信金”,一个多月都无法到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