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 风雅 > 正文

深情回望四十载 艺坛共话师生谊

2018-12-3 14:35:48 来源:山东商报

       从1978年到2018年今岁,改革开放整整四十年的天翻地覆新变化、新成就,其间涌现出众多丹青艺坛的伟岸身影,他们为讴歌新时代而谱写出唯美传世的经典巨制。1978年时值文革结束、改革开放伊始,新鲜、开朗的空气令整个艺坛为之欢欣鼓舞,当时的艺术大家们也开启了全新的艺术创作征程:关山月、黎雄才、黄胄、黄永玉、宋文治、于希宁等先生则身体力行,在写生创作一线在学院教育一线,在关键时间节点上对全国美术事业起到了引领全局的旗帜性作用;他们对美术事业的贡献功莫大焉!其中,关山月先生为全国当代绘画大家,代表着岭南派巅峰至高水准,他与抱石先生合作的《江山如此多娇》堪称红色巨著和经典;他的画坛号召力、影响力,至今辉煌依然!


 

 
《江峡图卷》画册局部
 
 
 
《江峡图卷》画册局部
 
 
 
吴泽浩与关山月2000年合影于泰山
 
 
 
《快哉之风》
 

    2018年11月22日节令小雪亦是感恩节,我们媒体采访一行做客铁塔轩画室,随着著名书画家吴泽浩先生翻动长卷书页、娓娓讲述中,得见其恩师关山月先生1978年长江写生巨制《江峡图卷》限量复制画册(原作藏于深圳市关山月美术馆)——精彩、大气,叹为观止,堪称时代的经典。关山月先生这幅长达十五米的《江峡图卷》是1978年与妻子游长江三峡,从武汉乘坐轮船,经渝州,返奉节白帝城,入夔门,进瞿塘峡历程二十余天,回广州后的乘兴创作,描绘了长江两岸最为奇秀壮丽的山水胜景,飞瀑流泉,江水激荡之间有轮渡与小桥的精微描绘形成对比,林木葱茏之处,雾气未散,环云霭翠。山岩壁立当中更有猿声阵阵,饶有野趣。画面采用沉重的墨色勾勒,厚而不滞,笔墨飘逸湿润,酣畅淋漓,挥洒自如。此卷立意高远,是关山月先生几十年如一日,始终追随时代精神的主题性创作中的杰出代表,此作的问世亦是当时美术界之幸事。吴泽浩先生仔细翻看着画卷,对恩师的思念之情溢于言表,他于手卷之上精心题跋文字:“《江峡图卷》是一九七八年老师文革后与师母游塞北、长江,展开胸怀、热爱生活之放飞,迄今已四十载矣。老师此作,当是为大型创作之草稿。构思奇特,构图完美,表现手法南宗北派俱备。笔墨沉稳,着色丰富,实为当时的精品力作!——2018年戊戌小雪,吴泽浩识。”此段题跋正是吴泽浩先生为其恩师四十年前代表作品的一段精彩解读。1978——2018,其间跨越的这四十年,这不仅是改革开放的40年,也是美术界蓬勃发展的40年。观此山水长卷,写出不尽长江滚滚来;品读盛世丹青,歌颂伟大时代新成就!


  吴泽浩先生,与恩师关山月先生感情深厚,50年代广州美院得老师诸多教诲,从此开启了半个世纪的师生情。2000年五月陪同关老一起爬泰山、游曲阜。可惜分别后不久,恩师就乘鹤仙去。悲恸中,吴先生提笔写下怀念老师的文章,刊发于《人民政协报》。就在《江峡图卷》手卷画册的封侧,吴泽浩先生手绘了恩师和师母伫立长江江畔远望写生的造像——题为《快哉之风》,那般快意放飞、脱离羁绊的阳光般快乐,真的就是1978年的最好写照!这是半年内吴泽浩先生为恩师和师母的第二次造像了:另一幅为今年九月份在敦煌隆重举办的《写意敦煌》画展中,描绘恩师和师母在敦煌写生创作的画卷。无论时空和岁月如何流转变换,这份洋溢于天地间的师生情谊,这份艺坛使命的传承精神,永不褪色、历久弥新! 记者傅晓燕


  关山月先生的一生,是为祖国艺术事业不懈奋斗的一生。迎朝阳、送明月,年复年、日复日,他永远朝气蓬勃地走在时代的前头,他是20世纪中国艺术事业繁荣发展的忠诚探索者、实践者。他呱呱落地在灾难深重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经历了贫穷、失学、逃亡、抗争和奋斗,从文弱书生成长为了风骨铮铮的文艺战士。自从25岁拜师岭南画派高剑父门下之后,他用画笔写人生、写世态、写侵略者的兽行、写创造者的业绩;用丹青绘心臆、绘情怀、绘旧社会的黑暗;他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寻找真理,上下求索,追求光明,迎来了五星红旗在中华大地高高飘扬的时代。新中国成立后,关山月好似经风雪、历冰霜后绽放的梅花,是新中国画家群体中最先感受温暖的一员,是最先向阳发芽的一枝,倍感生逢盛世,宽广的艺术道路展现在面前。他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所画的《新开发的公路》《江山如此多娇》(与傅抱石合作)《井冈山颂》等一大批以新生活为题材的佳作问世,引起美术界的轰动。这些作品既继承了中国传统绘画和岭南画派的手法,又以浓郁的生活气息和创新的笔墨技巧形成了独特的艺术风格。


  五六十年代是关山月辉煌的创作时期,也是他教书育人、创立理论的丰收阶段。那时,他担任了中南美专、广州美院的领导和教授,亲自抓教学工作,亲自写理论文章,在中国画系的建立中力排民族虚无主义的干扰,他在《论国画的现实主义》一文中阐述了中国画反映时代的巨大能量,在《谈国画的继承问题》一文中又辩证地以实践的成果证实了继承和发展的关系。他提倡“今古源流宜合写,中西理法着融合”,“不随时好后,莫跪古人前”,形成了一整套科学的国画教育理论体系,同时培养出了一大批有成就的艺术人才。


  关山月作为中国山水画大师,足迹遍及国内海外,画幅写尽名山大川,唯独错过多次机会,没有到过泰山。关山月想念着这座象征着中华民族、代表着传统文化的名山。1983年他刚刚搬入新居之时,就在画壁上孕育了一幅《英雄径》,作诗一首:“井冈险路开荆棘,万里长征几曲弯;踏尽黄洋云里径,三山搬后岱宗攀”。这是他对中国近代史的叙怀,同时也把岱宗作为了祖国迈入新时代的一个标志,同时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攀登泰山的心愿。这个计划一直到了17年后的2000年“五一”才得以实现。那天,泰山天清气朗,我陪伴关山月踏上南天门,漫步于天街,关老师在碧霞祠前打开速写本,一笔一画,记录下了岱宗的壮丽景色。在泰山极顶,关老师说:“泰山是五岳之尊,是艺术创作的大题材,我已经老了,只是来补补课,不可能用力来描绘,希望你好好地画泰山,画风霜雨雪、春夏秋冬不同的变化。”关山月还留下了一首五绝诗《泰山吟》:“行年八十八,首次泰山攀,亲友相陪伴,游归庆晚餐。”


  关山月是尊师重道的典范。他儿时在孔子位前启蒙,到入室高剑父,关山月时时处处遵循师教。关老师早就有到曲阜拜谒孔子的愿望,2000年5月2日上午,我们一行来到了游人如织的孔子墓、杏坛、大成殿、孔子庙像,关老师率领我这个40年前在广州美术学院就读的老学生,深深地向孔子鞠躬行礼。关山月先生在攀登泰山、拜过孔子之后返回广州。只可惜,还不到两个月,一代艺术大师就行色匆匆地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离开了他孜孜追求的艺术事业。永远怀念我的老师关山月先生。


  节选自吴泽浩先生


  《铁骨傲冰雪 幽香透国魂————纪念关山月老师》


  原文刊载于《人民政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