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古人如何打磨一面铜镜?

2018-12-5 11:49:30 来源:山东商报

       文/陈典



  铜镜是古人用来妆饰理容的一种生活用品。中国的铜镜使用史非常悠久,上起新时器时代晚期的齐家文化,下至明清,约有近四千年发展演变的进程,几乎与中华民族的古代文明史相始终,可谓源远流长。

 


  铜镜由青铜铸造而成,和空气接触时间长了,会逐渐变得黯淡无光,无法用以映照形影,古人很形象地称之为“昏镜”。这种情况需要重新磨拭镜面才能让铜镜光可鉴人。《朱子语类》对此有很简洁地表述:“镜本明,被尘垢昏之,用磨擦之工,其明始现。”似乎只需要简简单单地擦拭便能将铜镜打磨光洁,可实际上磨镜蕴含的技术含量并不低,甚至还能体现古代的一些科技成就。我们不禁要问,古人究竟是如何磨镜的?


  其实,由高锡青铜铸造而成的铜镜还只是一个坯件,表面凹凸不平,无法直接用来照面,必须用磨镜药将镜面处理至清晰可鉴的程度。宋代之前记载磨镜药的史料十分罕见,学者多认为仅见于《淮南子·修务训》:“明镜之始下型,矇然未见形容;及其粉以玄锡,摩以白旃,鬓眉微毫可得而察。”大意是说,刚从模子里铸造出来的铜镜表面很昏暗模糊,照不出身影容貌;需要使用玄锡涂抹,再用毛毡用力擦拭之后,人的头发眉毛细微之处都能在镜中清晰呈现。


  至晚唐时,铜镜的铜质有了变化,用锡量由25%下降至5%左右,铅则由5%上升至15%左右。到了宋代,铜镜的制作也告别了精工铸造,以砂型代替了泥模,这使铜镜表面粗疏,色泽变黑,经得起摔打,磨镜就更为必要。宋镜在成型后,第一次开光即应加涂反光材料,之后也需要时常打磨以便保养。明朝的《天工开物》便记载着:“凡铸镜,模用灰沙,铜用锡和,开面成光,则水银附体而成。”


  对于磨镜,仅有研磨剂是不行的,必须要有一块很平的基准平面,使镜面与之相磨,才能使镜面达到与基准平面一样的平整、光滑。为了磨出正确镜面的几何形状,必须预先准备好一块与镜面曲率半径一致的磨盘。所有的研磨抛光操作都要在这磨盘上进行,否则就不能保证镜面的几何形状。


  非常幸运,四川彭山南宋留氏墓出土了一件磨镜砖。此砖细泥灰陶,经加工呈圆形,直径26厘米、厚3厘米,磨面光滑平整,出土时砖的磨面上尚残留有少许黑色粉末及水银细粒,砖背面凿有由外到里的三条方向相同的弧形斜面棱槽。这件考古实物正能够和传世绘画中的图像以及文献记载互相对应。


  有了固定平台,下一步就是使用刮刀来修整镜面较大的凹凸痕迹,使其平整。接下来,就是准备磨镜药对镜面进行研磨了。明朝人所著《多能鄙事》记载有三个磨镜药的配方,其中一方用于新铸成型的铜镜。所需材料分别有“白矾(六钱)、水银(一钱)、白铁(即锡,一钱)、鹿角灰(一钱)”。做法是“将白铁为砂子,用水银研如泥,淘洗白净,入鹿角灰及矾,研极细始可用。如色青,再洗令白”。用锡作为研磨剂中的研磨粒,白矾、水银作为研磨剂的材料,再加上一定量的鹿角灰调匀就是一副上好的研磨剂了。最后再使用光亮剂对镜面进行抛光,“顶骨(烧灰)、白矾(枯)、银母砂各等分,为细未和匀”,镜面磨净后,即以上方擦拭令其光亮,如此一次至少可用半年之久。


  据公号“国家人文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