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本地新闻 > 正文

女孩昏迷一年 家人仍在等她醒来

2018-2-10 11:38:22 来源:山东商报

      2016年10月发生的一场车祸,让一个15岁的女孩陷入了昏迷。这一年多,女孩刘祎伟一直没能醒过来。在父母的悉心照顾下,女孩渐渐能自主呼吸,虽然一直没能醒过来,但父母已经为她的醒来做好了各种准备。因为这场车祸,他们一家三口第一次在医院度过了一个春节。如今又一个春节就快到来,他们一家还得在医院度过。与上个在天津度过的春节不同,这个春节前他们回到了德州老家,亲人朋友大都在身边,他们可以过个还算团圆的春节了。 文/图记者陈晨

 

父亲在病床前照顾女儿 记者陈晨摄

 
  感冒


  上午11点半,刘英新骑上电瓶车回了父母家,去为女儿做午饭,杜燕留在病房里照看女儿,刘祎伟身边一刻都不能无人照顾。

  病房内暖气开的足,刘祎伟白皙的脸蛋上透着绯红。“孩子的情况没太有什么变化,只是前段时间感冒了,最近才见好。”杜燕说,刘祎伟之所以会感冒,是被父亲刘英新传染的。

  2016年10月9日,刘祎伟在济南市历下区山东师范大学门口遭遇了一场车祸,头部受伤陷入昏迷,至今没有醒过来。刘英新与杜燕带着女儿刘祎伟先后到山东省千佛山医院、天津武警后勤医院以及德州市联合医院治疗,“去年6月回到了老家德州的医院。”刘英新说,目前刘祎伟已经在德州的医院治疗7个月了。

  转院回到老家德州后,因为医院离父母家较近,刘英新选择每天回家做饭,再带到医院来喂女儿吃,“自己做的饭吃着放心。”就这样,从在德州安顿下来后,每天上午刘英新都会骑着电动车回父母家,“买点蔬菜,做好了之后用饭盒带到医院,然后再把饭菜打碎成流食,通过食管来喂孩子。”

  前段时间刘英新感冒了,身上无力,没法再回家做饭,“吃了几天外卖,结果孩子闹了几天肚子。”刘英新说,就在自己的感冒快要好时,他不小心将感冒传染给了刘祎伟。

  “孩子感冒那几天,一直发烧,呼吸也变得十分困难。”杜燕最担心的就是刘祎伟的呼吸问题,感冒那几天,刘祎伟常常呼吸不畅,“憋得脸发乌。”杜燕说,之前提心吊胆的感觉又回来了,“孩子的情况好不容易平稳了,真担心又回到没法自主呼吸那会儿。”


  镯子


  遭遇车祸时,刘祎伟还没有过16岁生日。去年12月1日,刘祎伟在病房内度过了自己的17岁生日。只是当时,她仍然处在昏迷当中。

  杜燕说,刘祎伟从7个月大时就开始由姥姥照顾,“那时候我们两口子工作忙,孩子的姥姥和小舅是照顾她最多的人。”

  几年前刘祎伟从德州到济南学习京剧时,姥姥也跟着搬到济南,与杜燕一起照顾刘祎伟的起居。后来刘祎伟遭遇了车祸,从济南的医院转到天津的医院,姥姥也跟着一块到了天津。

  去年刘祎伟转院回到了德州,姥姥也跟着回到了德州老家。

  “老人已经七十多岁了,只能由孩子的小舅带着来医院。”杜燕说,老人常常来看望刘祎伟,去年12月1日是刘祎伟17周岁的生日,姥姥听说银器对外伤好,特地去买了一个银镯子带到了医院,亲手戴到了刘祎伟的手腕上,希望她能快点好起来。


  艺考


  进入2018年后,刘祎伟也18岁了。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刘祎伟喘了几声,坐在病床边的杜燕起身,用力把本来平躺着的刘祎伟侧身,然后在她的背上拍了几下,“一是给她放松一下肌肉,再就是给她拍一拍痰。”

  中午12点多,刘英新带着两个饭盒回到了医院。“孩子需要多补充点营养,今天给她炸了带鱼。”刘英新把饭递给了杜燕,杜燕将饭盒打开后,将一半馒头放到了榨汁机里,然后开始挑鱼刺。

  “其实有一个机器可以将鱼骨打碎,但我总是不放心,总是要自己亲手把鱼刺挑走。”杜燕将几块鱼的鱼刺挑出后,往榨汁机里加了一些热水,机器启动后,这些食物很快变成了流食。

  杜燕接到了一个妹妹打来的电话。刘英新起身将这些流食倒进了一个小盆中,“有500毫升。”刘英新拿起了一把小勺搅拌起来,“等流食凉一会儿再给孩子吃。”

  挂断电话后,杜燕拿起小勺试了一下新做好的流食,觉得温度差不多了,端着小盆走到刘祎伟病床边,通过一根常年插在刘祎伟鼻子上的食管,将流食直接打进了刘祎伟的胃中。流食全部打完后,杜燕又往食管中打了一些温水,“用清水冲一下,怕食管沾着食物容易变质。”

  喂女儿吃完午饭后,杜燕坐在一旁的病床上,想着如果女儿没有遭遇这场意外,这个时间应该在准备艺考了。

  “孩子学的是京剧,本来打算考戏曲学院。”杜燕说,如果没有这场意外,女儿今年6月就能毕业,然后考一个心仪的大学。


  过年


  车祸之初,刘祎伟的头部动过几次手术。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刘祎伟的长发被剃光,很长一段时间,刘祎伟都是光头的状态。

  “孩子可爱惜她的头发了。”杜燕说,车祸之前,刘祎伟的长发可至腰部,“但因为练功的需要,孩子的头发一直盘在头上。”杜燕说,曾经她与女儿商量,要不要把头发剪得稍微短一点,遭到了刘祎伟的坚决拒绝。

  如今不再需要进行头部手术后,杜燕开始刻意把女儿的头发留长,“我是想着,等哪一天女儿醒过来,这样会好看一点,不用再重新开始留长发。”看着病床上的女儿半睁着一只眼睛,呼吸平稳,杜燕伸出一只手抚摸了一下她如今已经半长的黑发。

  杜燕记得,去年春节他们一家三口是在天津的医院过得。“女儿小舅的老婆孩子在德州,搞得别人家也没法过个团圆年。”说到这里,杜燕降低了音量。不过今年他们回到了德州老家,大部分的亲戚朋友都在德州,刘英新说,“虽然孩子不能出院,但大家都离得这么近,可以过个团圆年了。”

  德州这家医院给刘英新一家安排了一间单独的病房,为了替女儿筹钱治病,刘英新早已将老家的房子卖掉。如今这间病房成了他们的家,病房内有电视,刘英新说,等春节时,家人来到病房里,大家可以一起吃着饺子,看着春晚,过一个还算像样的新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