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看大佬们如何“豁出去了”

2018-2-2 10:34:44 来源:山东商报

        其实,企业年会中,能和抽奖一样“嗨翻”全场的,还有老板们的惊艳亮相和表演。尤其作为互联网明星企业领头人的大佬们,他们的“另类”表演,往往能形成网络热点,无异于为自家做了免费的形象宣传。这样的“窗口”良机,自然不容错过。娱乐一下,成功营销,小小年会背后也有经济学道理,何乐而不为呢? 记者李玉伦

 

马化腾嘻哈装扮

雷军“财神爷”造型 马云版“白雪公主” 丁磊“僵尸”造型



  争做“歌神”

  今年年会中,互联网大佬们依然轮番带来“惊人之秀”。
  近期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举办的年会上,马云压轴出场来了段京剧秀。在这场“2018道农会”上,马云现场演唱了京剧《智取威虎山》的两个经典唱段。从现场视频来看,马云舞台范十足,唱到动情处,还比划了几个动作,显得颇为专业,台下观众阵阵叫好。
  据报道,这并不是马云第一次表演京剧,去年4月份马云演唱京剧《红灯记》选段《浑身是胆雄赳赳》的视频在网上流出,马云身穿衬衫长裤,脚踩老北京布鞋,打扮十分接地气。
  马云这么“拼”,马化腾也没闲着。据报道,1月10日晚,腾讯北京分公司召开年会,马化腾一身嘻哈装扮亮相,帽子、墨镜、大金链子……穿着嘻哈打扮的他,现场深情献唱了一首《至少还有你》。
  这种嘻哈扮相,也不是马化腾首次“惊艳”。一个多月前的腾讯深圳圣诞晚会上,马化腾曾演唱了《差不多先生》,年轻态的嘻哈范儿一时成为网络热点。在2012年腾讯年会上,马化腾曾和一帮高管以一曲“Tencent Style”热辣开场,墨镜、油光大背头、亮色外套,“鸟叔感”十足。
  在网民关注的“商界歌王”争霸战中,王健林也是焦点人物。
  1月20日,万达集团在哈尔滨举行30周年年会,这次王健林既没有唱《一无所有》,也没有唱黄梅戏。而在前几年,他多次一展歌喉惊艳亮相。
  在2016年万达年会中,王健林和一名女歌手对唱了经典黄梅戏《夫妻双双把家还》。此外,他开嗓再唱摇滚——崔健的《一无所有》,还独唱了摇滚范十足的《朋友》以及《等待》。
  “我要从南走到北,我还要从白走到黑”,在2015年的年会表演环节,王健林一曲崔健的《假行僧》,可圈可点的唱功,迅速成了网络搜索的热点。之前,网上曾流传出他唱《霸王别姬》的视频,令网友们对其唱功刮目相看。
  大佬们如此能歌,网民热议道“不想当好歌手的企业家不是好老板”。

  “造型”很重要

  要论抓眼球效果,图片呈现的夸张造型,更能迅速传播。
  2009年,在阿里巴巴10周年年会上,马云“白发魔女”式LadyGaga扮相,一度“雷翻众生”。除了Lady Gaga,马云还曾在年会上身穿白色长裙反串童话人物白雪公主,成功调动了年会气氛,颇受网友好评。
  在“造型”上下功夫,马云几乎每年都有精彩亮相。2017年9月的阿里巴巴18周年庆上,创始人马云以迈克尔·杰克逊造型压轴亮相,黑色夹克的超酷外形、到位的舞技,让现场数万员工大喊过瘾。
  在朋友圈引爆“刷屏模式”,其他大佬们也更有奇招。
  2014年年会上,刘强东以一身风衣、墨镜、礼帽、白围巾形象出场,《上海滩》许文强范儿十足。
  同一年小米年会,雷军以“财神爷”的造型登台献舞,十分讨喜,而其他高管也都配合以“米兔”造型亮相。据报道,在2017年会中,雷军与其他6位高管化身潮流教主,现场表演劲爆的迪斯科舞蹈。
  巨人网络2013年的一场cosplay 年会中,一向形象沉稳的公司高层都化身coser。史玉柱cos的霸气无敌玉皇大帝令人眼前一亮。据报道,这是他第一次穿上戏服在公开场合亮相。到了2014年年会,史玉柱再次登台压轴出场,身披袈裟、手持扫帚,“扫地神僧”造型立时引起员工惊呼。
  而在网易2013年年会上,丁磊曾扮成一只“僵尸”登台,相关图片也引发热传。

  “拼颜”的价值

  在诸多企业的年会中,知名公司的“年终盛典”本身就格外受关注。充满娱乐精神、标新立异,大佬们的“另类”形象成功吸引了外界众多目光。
  类似的大佬们的表现,很受现场员工和网民们的欢迎。
  北京科技报报道,在专家看来,如果企业和员工都以放松身心为目的,那么这样的年会一定会变得非常有意思。比如,有些企业的年会节目是“整蛊老板”,这个创意就来源于各个部门的领导总会给职工下达各种命令,那么到了年会上,员工们也要同样给主管下命令,颠倒角色,这样不仅会拉近老板和员工之间的距离,而且还会使大家都能感到愉悦。
  而大佬们的“形象自毁”大都包含类似的深意。
  阿里巴巴一中层管理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日常生活中,公司领导与员工交流不多,或者大家处在封闭的圈子里,趁着年会撇开工作中的上下级关系,是非常好的沟通机会。
  《经济与法治》2015年曾报道,位于广州的一家有50多位员工的广告公司,虽然每年都举行年会,但是并不受员工欢迎。一位员工“吐槽”:“我们的年会很无聊,就是过完春节后,找个酒店,租个会议室,我们在里面开所谓的年终总结,其中大部分时间都是领导在念去年的‘成果’,并展望新一年的计划,冗长的演讲让人昏昏欲睡。与其在酒店听报告演讲,还不如多放我们几天假来得实在呢。”
  这名员工总结了这种年会的“三宗罪”:一是流于表面的热闹场面,同事之间没有机会真正沟通;二是员工的激情没被真正唤起,老板在台上的总结陈词与规划展望,遭遇的却是员工的茫然与冷漠;三是年会创意,关键环节仍是“老三样”,即总结、发奖金、吃饭。

  送上了“头条”

  大佬们有意或无意带来的“眼球经济”,从“度娘”现象上也能得到说明。
  2012年年会上,百度美女HR刘冬走秀的照片出尽风头,美丽的打扮被誉为“度娘”,并走红网络。据报道,当年仅1月9日一天,刘冬的微博粉丝数便暴涨5万多,截至1月17日晚10点,其微博已经有24万粉丝。刘冬成为互联网界IT程序员的焦点,众多IT精英大呼“度娘”,表示准备跳槽到百度。
  之后,2013年的百度年会上,再度出现了7名身着性感短裙的“度娘团”。
  在亮眼的传播效果面前,曾一度引发“拼娘”现象。许多网民自发收集互联网公司年会照片,许多公司也主动在微博上秀出自己年会上的美女同事,一时间,“易姐”“涯婶”等纷纷亮相。
  瞭望东方周刊2012年报道,在“度娘”走红后,当年1月8日,网易女员工佟扬发布了自己参加网易年会的照片,她打扮成梦露的形象,并称“获得最佳装扮奖”。就因为这一火辣照片,被网友称为“易娘”。
  文章称,度娘、易娘,作为媒体职员或许属于“无心插柳”,基于其背后强大的传媒体制和新闻运作,同事之间的玩闹中无疑拉高了度娘和易娘的知名度。有企业管理专家表示,“网络有非常好的传播效应和放大效应。很多员工会把自己公司年会上有特点的节目、奖品等晒出来。这就有企业文化传播的作用。这也提醒管理者,年会要搞得越来越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