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为何以“拉黑”宣告长大?

2018-2-2 10:36:19 来源:山东商报
        “你的儿女,其实不是你的儿女。他们是生命对于自身渴望而诞生的孩子。他们借助你来这世界,却非因你而来。他们在你身旁,却并不属于你。你可以给予他们的是你的爱,却不是你的想法,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思想。”这是黎巴嫩作家纪伯伦一首诗中的语句。
  在评论“北大学子万言书控诉父母”事件时,杭州日报引用了这首诗。
  文章在结尾处说,父母对孩子的教育,应当致力于让孩子成为一个独立而完善的人。父母不可能包办孩子的人生,不要让爱成为孩子的枷锁。王猛的经历只是极端个例,但却值得所有父母深思。
  这个王猛,曾经是典型的中国学霸。但是,在外界赋予的精英人物的“人设”之外,他自己却活得不开心。最近的新闻报道是这样的——
  最近,北大毕业的留美学生王猛写了万字长文,数落父母“过度关爱”,与父母决裂,12年的春节不归,几十年的愤怒一瞬间爆发出来,有小学时候父母的冷嘲热讽,有长大了以后的报告志愿冲突,有出国的郁闷,几十年来在父母一直“控制下”的王猛,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愤怒,和父母决裂了。
  事件出来后,互联网上有谴责王猛不懂“孝顺”的,有谴责父母控制欲过强的,更多的人在回忆自己小时候父母做出种种伤害的故事,王猛家长没想到的是:为什么这么多年了,他放不下。毕竟这是一个看起来和谐无比的家庭,孩子如此的争气,能考上北大,能出国留学,如此一个表面上幸福无比的家庭,怎么造成父母和子女反目的结果?
  于是,借着王猛的讨论,每个学生都在回想自己的经历,每位父母都在反思自己的教育。
  成都商报报道,王猛将自己与家庭决裂的根源归结于父母从小对自己的“过度关爱”。他的文字里,满是父母的“肆意操控”“冲突”和“炫耀”,父母的过度保护以及缺乏亲情让他没能树立稳定的信心。他坚定地回答,“父母的爱其实是伤害和控制,因为过去的经历无法与我的认知中的‘爱’调和。”
  有时候,父母的爱,会让很多人无法理解,甚至无法接受,一直到了“无法调和”的地步,对于这种交流障碍,应该持一种什么样的认知呢?是必然的“成长的烦恼”?还是父母和子女相互之间沟通技巧上的“技术问题”?对此,王猛觉得自己可能是患上了某种心理疾病。客观来看,成年人有人格障碍等精神疾患的情形在生活中并不鲜见。就以人格障碍为例,根据流行病学统计数据,罹患各类人格障碍的成年人在人群中的比例大约有10%-15%,大多数人格障碍患者在工作、生活中都能显得较为正常,只是在人际交往中存在着某些明显非理性的异常举措,通常是令人不悦或不安。
  但也许,“病”在父母身上,新京报就提到,很多中国父母有一个“通病”,过分强调孩子作为“小孩子”的特殊性,忽视了孩子与成年人的共性,很多父母往往意识不到这一点,忽略了孩子的意志与情感,没把孩子当成一个具有独立人格的个体,往往有意无意地伤害了孩子的尊严……
  中国青年报近日也发表了《很多人有过给父母写万字长文的冲动》疑问,其中提到鲁迅先生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这个问题直至今天依然存在。而且,不仅是不会做父亲,我们也不会做子女。在“可怜天下父母心”里隐藏着各种问题,不是所有的父母都会注重子女的感受,有时父母提出了过分的要求,有时提要求的方式也有很大问题。肖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