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娱时间 > 正文

高洪雷:把历史变成美文

2018-2-3 10:42:39 来源:山东商报
  “楼兰文明是一首叙事诗,是用世界历史的重大、狂暴、黑暗的背景描写的世情画。”德国史学家康拉德曾如此形容。楼兰,自古以来,无论在历史学家还是文人墨客,甚至普通大众心中,都是一处令人向往的“迷之所在”。2018年,《另一半中国史》作者高洪雷最新力作《楼兰啊,楼兰》推出,带领读者再次进入“楼兰之谜”。记者朱德蒙

 

  西出阳关有楼兰

 

  古时在西域,有个小国叫楼兰。它前后存在不过百年,却让无数的文学家、考古学家、历史学家为之心醉神迷,也成了全人类永恒的梦幻。它到底是什么样的?历史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楼兰美女之谜何在?罗布泊什么时候能重回楼兰故地?楼兰在西域到底有着怎样的历史地位?……所有这些问题,都令人着迷、向往。现在,和永埋于黄沙尽头、大漠之下的楼兰一起,这些谜团一一在作家高洪雷笔下复活。

  多年来,高洪雷致力于西域文化和民族历史的研究,先后出版了《另一半中国史》《另一种文明》《大写西域》(上下)等讲述西域历史和民族文化的书。他既有地质工作者、考古工作者的严谨和扎实,又有田野调查学者的实地参勘耐心,同时,又具备瑰丽自然的想象和优美轻盈的文笔。因此,久远而厚重的历史总是能够通过他的笔,走近读者,让读者看到复活的人物,精彩的故事,生龙活虎的争斗和鲜活的爱恨情仇。

  谈起新作,高洪雷表示,楼兰,意思是城镇,所以位置很重要,虽然“西出阳关无故人”,但“西出阳关有楼兰”,“因为丝绸之路必经地便是楼兰。此外,更重要的是楼兰太美了。大家都说楼兰美女,其实还有一个人比楼兰美女还美,她就是小河公主。我想简单说一下小河公主。2003年,新疆考古研究所发现一具女性木乃伊,她头戴尖顶毡帽,脚蹬牛皮筒靴,身裹毛织斗篷,胸前别着木质别针,微微闭着双眼,睫毛是卷曲的,上面蒙着一层细纱。这是一个年轻美丽的西方人的脸,脸上绽放着蒙娜丽莎般的微笑。当考古队发现她的时候,队员们一起喊出小河公主的名字。”

  为什么要先讲小河公主的故事,因为这个小河公主的发现把楼兰文明史向前推到3800年前。“也就是说,楼兰有三个名字:第一个名字是小河,那是3800年前。第二个名字是楼兰,是汉代的。汉代以后,还有一个名字叫鄯善,存在500年。500年以后它就结束了。尽管它结束了,但它是中华民族文明的一个部分,叫楼兰文明。这里面还有好多故事,希望大家有时间可以去了解一下里面精彩的故事。”

 

  站在前人和同行的肩膀上重塑楼兰

 

  历史上,无数的人在发现楼兰、书写楼兰方面做出过巨大的贡献,从张骞、班固到瑞典人斯文·赫定、日本人井上靖等等,他们从实地或者典籍中发现楼兰、复活楼兰,构建楼兰,楼兰、罗布泊、西域、大漠,更是人类永恒追想的梦幻。《楼兰啊,楼兰》出版后,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中国考古学会丝绸之路考古专业委员会秘书长沈睿文评价,该书史料扎实,尊重学理;同时,又没有背上学术的包袱,因而能够用大胆的想象和优美的文笔,进行历史的重述和知识的普及。著名文化学者、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张颐武也认为:在“一带一路”的大背景下,重述西域浩瀚而瑰丽的历史是一项事关“文化自信”的大工程,需要各个学科的参与,而高洪雷的勇气、能力和文笔都是值得称赞的,《楼兰啊,楼兰》既关注了历史,更关注了人,很多故事都让人动容。“正所谓,有一千条虫子,就有一千种尾巴。我不是一个数学老师,不想用‘答案’限制读者的想象;我也不是一个私家侦探,不想用‘推理’对待未知的事物;我更不是一个自封的大师,不想用‘预言’哗众取宠。”高洪雷表示,关于楼兰的参考书籍数以千计,所涉及的内容也纷繁复杂,“我只想帮助读者了解最不朽的那一部分,因此没有把本书写得很长。设想一下,如果我呈现给读者的是洋洋几十万言的鸿篇巨制,那就如同给自己的孩子买宠物,结果却将一头笨重的犀牛拉回了家。为完成这本20余万字的纪实文学读物,我参阅了几乎所有涉及楼兰、罗布泊、丝绸之路的书籍。可以说,我是站在前人和同行的肩膀上重塑楼兰,真实地记下楼兰的历史片段、考古发现、地理信息以及各种疑点,至于读者会从中读出什么、感悟什么、得到什么,那就要看您有什么样的阅读偏好、审美取向与思维方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