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 风雅 > 正文

《腊月二十三》创作札记

2018-2-5 14:15:07 来源:山东商报
韦辛夷《腊月二十三》275cm×585cm
 

  2017年1月20日


  打算画一幅有关“春运”的画。


  今天是20号,节令大寒,猴年的腊月二十三,俗称“小年”,往昔的今天是要送灶王爷“上天言好事”的,现如今成了每年“春运”最紧张、最繁忙的时刻。“春运”——西方人称这是这颗蓝色星球上最庞大的人口迁徙景观,其实这是我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最具特色的表现形式。从美术角度说,这是全民参与的、最大的“行为艺术”,而且是每年一次,雷打不动!它的民俗性、自发性、时效性、持久性、普遍性早已成为社会学领域绕不过去的研究课题,它对我国社会保障体系、政治、经济、文化都有无可比拟的深刻影响。多少喜怒哀乐在这“迁徙”中上演,多少悲欢离合会在不期然中发生。如大海巨涛,势若奔雷,激越澎湃;如电石火光,璀璨一瞬,光照千秋。以家庭为中心的“修、齐、治、平”理念就蕴含其中,只要是中国人,无论是在东西南北,无论是在海角天涯,一到此时此刻,就会有一种思绪从心底涌上来,即便你没有行动,但必定会有心动,“每逢佳节倍思亲”,这也许就是文化基因的奥妙吧!


  画的题目就叫《腊月二十三》吧。


  说来也巧,近一个月来,隔三差五就要坐火车到外地为朋友的画展“站台”,正好赶上“春运”,就在候车的间隙,随手拍了两百余张照片,完全是随机的,几乎不加取舍地拍,抓拍到了许多生动的镜头,这时候就有了创作冲动,似乎不画出来,便如芒在背。这样,就有了画这幅画的决心。



  2017年1月25日


  经过几天的沉淀,今天把9张六尺纸贴满大墙,再拿一张信笺纸只用了5分钟画好草图。


  这应该是一次轻松地“海滩拾贝”活动。是的,就像是在海滩随手捡拾几块贝壳、海螺、鹅卵石,完全是随机的,不要画大草图,不去刻意考虑构图,因为这些旅客本身就是随机的组合。我可以用轻松的心态,轻松的笔法去画这张画,也许只有这样,才与艺术本体更为接近。


  开笔画了一男一女两个站立的人物。完全用线去画,要造型、要动态,要写意性的线条去画,就这么定下来吧。



  2017年1月28日


  今天是鸡年大年初一,春节。


  就像是在台风眼中,今天应该热闹的,我却来到画室独自清静,画这些芸芸众生,很有点奇怪的感觉。本来随手摄来的人物,此时似乎与我建立了某种关系,是种对话并感应的关系,因为我关注他们了,他们也就反过来关照我了。


  孔迪兄一个拜年电话让我陷入沉思,他说,山东并济南缺少“王气”,这是从历史大格局上说的,美术界也是如此,他认为我应该努力,有所作为,有所担当。


  我应该从现在做起,一点一滴地积累,把情思化成笔墨,一笔一笔地去向理想的顶端靠近。天生我材必有用,是吧?



  2017年1月29日


  今天画了不少道具,诸如编织袋、麻袋包、行李卷、小马扎之类,放在前景,加强画面形式的变化。时光在2017年的“春运”时,人们所携带的物品发生了一些改变:大包小包的编织袋少了,取而代之的是拉杆箱,各式各样的拉杆箱,这应该是当下的一个特色。用笔还要再放松一些。


  要在没有“线”的地方提炼出线来。这幅画的画法就是以线为主,满满当当的人物、道具的结合是随机处理,我这幅画的理论根据就是:生活中的这些人物都是偶然地聚到一起的,那么我就可以用这种“偶发”的心态去画这幅画,可能会有些意思。当然,还是有构图处理的,但这种处理是含而不露的,借力打力的。


  已经画好了9个人物。


  2017年1月31日


  我很像是周兴嗣摆弄“千字文”,要把这些杂乱无章的、毫无联系的人物动态组合起来,而且还要有一定的逻辑关系,的确有难度,这是在随机中自己给自己出难题、解难题。 2017年2月3日漫无目的,随机组合是这张画的特点,在随机中体现匠心,在随机中体现亮点,打哪指哪,指哪打哪,乱、挤、满、动,互不相干就是这幅画的主打词。



  2017年2月7日


  人很多,很挤,很满,都在动,可就是贯穿了一个词儿——冷漠。这就是这幅画的另一个主题:在当下,在人海的沙漠中,每个人都是一粒沙子,看似众多,铺天盖地,但每个个体都是孤独的,人生深层本质如此。再者,世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轨迹,绝无重复,在这一刹那重合了,相交了,仅仅是触上这个“点”,然后又分开了,各自走向各自的归宿。


  我是众生的定格者,时代的记录者。


  已经画到第29个人物,越画手越熟,在随机排列中寻找趣味,诸如疏密、黑白、节奏等关系,用笔要空灵、活泛,要在看不出线的地方提出线来。(下转D8版)

《腊月二十三》创作中
 
局部①
 
局部②
 
局部③
 
局部④
 
《腊月二十三》小构图
 
 
 
  2017年2月9日
 

  我喜欢画人物,是因为我的这些同类们隐藏着太多的奥妙,这些自命为“万物灵长”的生命体,形态上千变万化,那看不见、摸不着的所谓思想更是变化万千,几不可捉摸。这些,都对我有无穷的吸引力,我愿意研究他们,通过对形体的描绘,力图展示那深不可测的思想和思维,哪怕是捕捉到一点点,也够我欣喜若狂的了。我愿意终生为其探索,这是我的自觉,也是上天赋予的使命。

  一群层层叠加的人,一群各具形态的人,一群各奔东西的人,一群孤独灵魂的载体,都叫人。
 


  2017年2月10日
 

  这张画不怕前后的人物互相“吃”,恰恰“吃”是特点,是“吃”成就了我这张画,每个人物之间可以互相干扰,互相“打架”,只有这样,才能把“春运”的挤、乱、满、动,体现出来。
 

  我没有所谓的绘画技法,只有题材,题材是“皮”,而技法是“毛”,如此而已;不同的“皮”,长出不同的“毛”,如此而已。已经画了41个人物。
 


  2017年2月11日
 

  做时代的传声筒,这是人物画家的趣味点和外衍。
 


  2017年3月3日
 

  到海南去了半个月,回来再画,手都撂生了。“三日不弹,手生荆棘”,此言不虚。
 

  先从不太重要的人物画起,恢复一下手力,同时定定心神,此画隔了15天再看,尚有意思,能立得住。
 


  2017年3月10日
 

  怀素论书时曾说:“又遇坼壁之路,一一自然,”比喻甚妙。以至于宋朝姜夔解读为“欲其无布置之巧”。看来我的这幅《腊月二十三》,也与书道相合,是“无布置之巧”了。
 

  这幅画画到哪里算哪里,就是为了天然、生鲜。同时也暗合此画的精神主旨:赶火车的人都是偶然聚散,怎样组合都成立,这便是此画有意味之处。但是,此画可用此法,不代表其他的画也是这样画——此画用此法,他画用他法,这才是“无法之法乃为至法”之正确解读。
 


  2017年3月13日
 

  我的这些可爱的人们!我的这些拉着行李箱、看着手机的人们!我的这些偶然相逢、各奔东西的人们!我的这些流淌在笔端便进入永恒的人们!你们在不知不觉中成就了一位画者,你们用天然的形态为我提供了创作的灵感和素材。在你们,只是在路上的一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动作或行动,在我却是塑造中的形象,这就是艺术家和芸芸众生的区别。在一般人看来,这无非是一些匆匆赶路的人、人群,但是我就能看到其中的情和诗。我画故我在,我又佩服自己一回了。
 

  把平凡升华为艺术,把瞬间定格成永恒,——这就是我的工作。


  2017年3月28日
 

  开始经营左上角。
  这幅画的妙处就在于四周是空白,所以,组合人物边缘处的“剪影效果”就尤为重要,为了摆好这几个人物,不惜翻了两遍所有的素材照片,最终把一张“剪报”的形象用上,该形象为男子背身,背着大背包并捆着脸盆、雨伞,低头行走状,很是生动,让这个形象“把头”左上角,就扎住了阵脚。
 


  2017年3.月30日
 
  画好持话筒女警官形象。
 

  这个形象来源于一次出行,在高铁站候车室拍摄的。那天等车间隙,我又转悠着用莱卡数码相机拍旅客百态,也拍上了这位女公务执行者,她上前盘问,说什么也要我把有她的镜头删掉,咱听话,按她的意思删掉了照片。待离开一百米远的时候,用长焦“拉”过来,再拍,这次她无知觉了。当时就发愿,如果要画这幅画,一定要画上这位持话筒的形象,而且还要画在重要的位置,于是就产生了这个小花絮(呵呵)。
 


  2017年4月1日
 

  “行百里者半九十”此言大有道理。
 

  最上一排的人物要小心为之,越是临近完成越不好对付。
 

  这幅画大的节奏是第一排画站着的人居多,中间为坐着的人居多,上面这一排还是以站着为主体,这样就有了一个疏密关系,看上去也舒服。这毕竟是幅画啊,可以“随机”但不可随意,当然要遵从画画规律去画。
 


  2017年4月12日
 

  画竹诀云“竹怕出梢”,此诀放在此画上亦适用。换句话说,要注意最上一排人物的边缘,也就是“剪影效果”,这个剪影效果处理好了,此画才耐看。我除了给这位举喇叭的女警官有一个空隙外,其余的人物只是在头部进行了处理,使之有节奏、有聚散、有变化。


  2017年4月28日
 

  关掉手机,用了一整天时间把“我”画好。
 

  采用掺胶法,营造出泼墨效果,有别于大面积的勾线画法,上午画好身子部分,下午画好颜面、手、相机。这种画法控制水分最重要,要一气呵成,犹豫不得,帽子为赭红色,这也是此画唯一的一块颜色。“我”是“一”,以“一”对“多”,不失分量,该考虑右上角的人物了。
 


  2017年4月29日
 

  所画的这个“我”,是“关键少数”,是“一”和“多”的关系,虽只有一人却能压得住整幅画面,虽偏踞一隅,但能气贯全幅。众皆用线,“我”独用墨,众皆无色,我独有色,即成对比与反差,岂有不抢眼也哉!个子有所夸张,稍高了些。
 


  2017年5月9日
 

  这些天又是忙了别的事。
 

  再画一个人物,这画就成了。数了一下,竟然有161个人物!“身处喧嚣,皮肤以内是沉默”——张嘉佳是个青年作家,他的感受却不年轻。
 

  用当下这个星球上最高科技的迁徙形式,去完成一件亘古延续的亲缘仪式,美其名曰——“春运”。
 

  是的,春天也会怀孕,这些熙熙攘攘的人们意味着什么?
 


  2017年5月10日
 

  这是全民的经历。
 

  谁没有坐过火车?有,也很少了吧?大约只在极其偏僻的地方才有。
 

  但是,你总出过门吧?只要是出门,就有了旅途的经历,即便不是“春运”,但只要有出门的经历,看这幅画就应该能引起共鸣。
 

  那天来画室的朋友看着画面激动地说,她好像就是其中的一位,我生出了感动。
 

  于是这幅画的意义就不限于春运了,这又是升华,是通感并移情的升华。
 


  2017年5月13日
 

  决定在脸、手部上一点淡色。
 

  试了一下,效果尚好。
 

  给脸、手上色可以多一个层次,也显得更完整一些。
 

  2017年5月16日
 

  着色了三分之一人物,也要有结构的变化。
 


  2017年5月23日
 

  恰恰是晚间7时,着色画到最后一笔,这样,全部人物就都在脸、手部着色了。
 

  这种着色的要诀在于不可太重,也不可太轻,颜色如果着重了,画面就会“花”,着浅了,就会效果不明显。凡事恰当最好。明天再题款、钤印,就算完成了罢!
 

  自1月20日起,到今天四个多月了。从严冬时节到初夏光景,四个月画了这幅画,又在我的生命之树上摘下一个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