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新闻周刊 > 正文

小镇“禁鞭”史

2018-2-5 14:36:06 来源:山东商报

         腊月十六日,离除夕不到两周了,济南仲宫的烟花爆竹店依然大门紧锁。


  恰逢仲宫大集,这个千年大集上人山人海。龙山路,这条仲宫的商业街上则显得有些冷清。一条横幅挂在十字路口,上面写道:“自觉遵守禁放规定,防止人身伤害、火灾事故的发生。”


  《济南市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于今年1月1日正式实施,济南绕城高速公路环线以内区域禁燃爆竹。近来,一场有关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宣传活动覆盖了整个济南市。而在仲宫,这个与城区接壤的南山小镇,也历经了一场有关烟花爆竹的兴衰变迁。文/图记者王彦斌

有关禁放烟花爆竹的宣传横幅悬挂在仲宫商业街上显眼的位置
 

  由禁改限



  回顾历史,这已经不是济南市第一次出台有关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了。早在1994年,济南市就曾出台《济南市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并于1997年进行了修订。


  当时规定:济南市历下区、市中区、槐荫区、天桥区以及历城区的洪家楼镇、华山镇、王舍人镇、十六里河镇、党家庄镇辖区,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燃放、生产、储存、销售烟花爆竹。上述所列区、镇远离市区的农村,可暂不适用本规定。


  家住仲宫的马春国于1997年开始从事售卖烟花爆竹的生意,彼时的南部山区远离上述禁放区,马春国的生意并没有受到多少波及。那时的马春国,靠卖鞭炮,一年就能挣个万八千块钱。“那时候的鞭炮大部分是卖给村民了。”“禁鞭”10年之后,因为感觉不放烟花爆竹的话,过年时年味儿太淡,不少声音开始建议解除“禁鞭令”。为此,《济南市限制燃放烟花爆竹的管理规定》获通过,于2005年起正式施行,济南的烟花爆竹燃放也就此“由禁改限”:从2005年起,绕城高速范围内的市民,可在每年的农历腊月二十三至正月十五期间燃放烟花爆竹。



  黄金时代



  “由禁改限”之后,烟火爆竹的销售迎来了一段黄金时代。


  马春国回忆说:“那时候比现在挣钱,春节期间能卖出去七八万元钱的货,利润能到两三万。”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了售卖烟花爆竹的行业里来。“我刚来那两年,到了年根,满大街都是卖鞭炮的。”杨兴东对仲宫镇上售卖烟火爆竹的场景记忆犹新,那时他刚到仲宫镇政府工作。2005年,从部队转业的杨兴东来到仲宫镇政府从事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的工作,“这一干就是13年”,目前,杨兴东作为仲宫街道办事处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办公室主任,依然负责监管烟火爆竹的零售等相关工作。2016年仲宫撤镇设办,于是仲宫镇也就变为了仲宫街道办事处。


  据杨兴东介绍,那两年,光是在仲宫镇,拿到烟花爆竹零售许可证的商户就有一百多家。“早些时候,大集上也有卖鞭炮的,经常是‘一年一响,三年一炸’。大集上人员非常密集,在这种区域按理说是不该允许卖鞭炮的。”“早些年,我也在大集上卖过。后来到沿街租店铺售卖。”马春国说。


  售卖挣钱,拿证容易。于是在2007年春节到来之前,一次规划中的集中售卖迎来了一次“狂欢”。


 

新春将近,仲宫龙山路上的烟花爆竹店依然大门紧锁,旁边贴着禁放烟花爆竹的倡议书
 
仲宫举办的一次烟花爆竹回收置换活动
 


  炸市


  “那年,炸市了!”对于经历过这场事故的人来说,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多年的时间,但如今回想起来依然都记忆犹新。

  那是在2007年的2月15日,已经是腊月28了。“也是奇怪了,那两天鞭炮有些卖不动了。”杨兴东说,“那些卖烟花爆竹的就把存放的货物都给摆出来了。”那一年,也是仲宫烟花爆竹销售市场的顶峰时期,光是拿到烟花爆竹零售许可证的商家就有130家之多。

  据介绍,起初仲宫的烟花爆竹零售店较为散乱,为了更好的管理,在2007年进行了规划,让所有售卖烟花爆竹的商家集中到一个大的区域,规划摊位,设置安全距离,方便买卖。“位置在终军广场那边,整个面积大约有二三十亩地,起初摊位和摊位之间有个二三十米的距离,我们每天也有相关的工作人员巡逻。但是后来有些失控了,没证的也涌进来了。发生事故那天这里得聚集了二三百个摊位,摊位和摊位之间的距离很近了。”杨兴东说。

  当天下午三点四十分左右,一个“钻天猴”掉在了马春国旁边的摊位上的一个烟花箱上,“起初用大衣给捂住了,后来看着没着,就把大衣给拿走了。刚拿走一会,烟花着起来了。一下子就失控了,整个市场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引爆了。”

  噼里啪啦,烟花四溅。“消防车来了也进不去,只能在外围喷水。响声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第二天,市场上原本装载鞭炮的货车烧得只剩了铁皮架子。”杨兴东说,“所幸的是无人因此丧命,只有几个受了伤。当时我们为了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规划了不少逃离出口,那些受伤的不少是折回去拿钱的。不少人的钱就放在摊位上。”

  马春国更是逃过一劫,见势不妙,他直接开上拉鞭炮的货车快速驶离了现场,损失的只是摊位上的少量烟花爆竹。事后,经查,导致这场事故的直接原因是来自济南城区的一市民饮酒后在市场附近燃放“钻天猴”。


  锐减


  炸市过后,疯狂不再。一些业户遭受了损失,就直接退出了这个市场。

  事情总是两面的,仲宫镇相关部门也借此进一步规范烟花爆竹市场。“炸市过后不久,这个烟花爆竹零售许可证就由原来的130个变成了9个。进一步规范管理,让他们到店里去经营,不允许再随便摆摊了。”杨兴东说,“那次炸市也正好为市场的转型提供了一个契机。从那之后,市场准入就很严格了,之前没有做过这一块的,不知道相关安全常识的,一般就很难拿到这个证件。”

  十多年来,仲宫的烟花爆竹零售商就维持在了9家。“一开始证件还是常年的,到了2014年和2015年这个时候,常年的证全部给取缔了,只给办临时证。就只允许在春节这一段时间里售卖,其他时间就不允许了。其他时间要买的话就只能去找批发商了。”“前些年的话生意还可以,多的零售商就靠春节这段时间能卖出十几万的烟花爆竹,像我的话少点,但是也能卖出去七八万的货。”马春国说,“大概能有三成的货卖给市区的居民。”

  今年33岁的刘富振也常年在仲宫做零售烟花爆竹的生意,“我也经历了炸市,那以后我停了两三年,后来又开始卖了。我觉得我这些货有六七成是卖给城里人了,至于近几年的销量也有了一些变化,六七年前一个春节能卖出去七八万的货,到了去年也就只卖出去了五六万块钱的货。”

  另据杨兴东介绍,多数村民并不富裕,大家过年过节也就是买几挂鞭炮放放,而现在的一只鞭炮也有得十五六元,“你说买一只鞭炮还不如买些好东西吃呢。而至于那些上百的烟花爆竹也只能卖给城里的人。所以,就往年来说,仲宫大部分的烟花爆竹还是被城里人给买走了。”


  禁放进村


  《济南市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下简称《规定》)于2018年1月1日开始施行了。济南绕城高速公路环线以内区域正式禁燃烟花爆竹。《规定》把禁放区域划分为了三个层次:一是本市绕城高速公路环线以内。二是长清区、章丘区、平阴县、济阳县、商河县的城区范围内的区域(具体区域由县区政府划定并公布)。三是市、县(区)人民政府根据需要可以划定其他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区域,并向社会公布。《规定》还特别强调党政机关驻地、文物保护单位以及交通枢纽等人员密集的10类场所禁止燃放烟花爆竹。

  杨兴东觉得这次的禁放规定应该是这么多年来最严格的一次了,“很明显的一点是禁放区的范围已经触及到了村庄里,而且前期的宣传和处罚措施也很明确。”

  根据市里的文件要求,南部山区管委会也下发了关于具体的通告:绕城高速内下列区域禁止燃放烟花爆竹:仲宫街道办事处泉泸管区黄路线、北井村、上坡村、付上村、付下村、西泉泸村、河圈村。

  由此一来,因为仲宫有多个村庄处在绕城高速以内,相较于南山其他街镇以及济南的其他区县,在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方面,仲宫就有了自己的特殊性。“村庄成了禁放区域,这在之前是没有过的。”杨兴东说。

  此外,南山管委会还将下列场所列为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区域:机关、企事业办公场所;文物保护单位;车站等交通枢纽,省道327线、103线以及港西路等南部山区主要交通要道;易燃易爆危险物品生产、经营、储存场所;输变电设施安全保护区;医疗机构、幼儿园、中小学校、福利院、敬老院;山林等重点防火区,各水库、河流等水源保护区;商场、集贸市场、风景名胜区、公园广场、公共娱乐场所、公共文化健身场所、宗教活动场所;居住小区、楼群、在建施工现场;南部山区管理委员会划定并公布的其他场所。


  退出


  直到昨天,仲宫街道上的烟花爆竹店依然静悄悄。《南部山区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倡议书》和《济南市南部山区管理委员会关于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通告》张贴在空荡荡的烟花爆竹店门前。

  刚刚进入2018年的1月份,各类关于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宣传就已经铺天盖地的展开了。整个济南市区,各类相关的宣传标语都随处可见。开展物品置换、举行签名活动,录制“禁鞭”歌曲……各类关于禁放烟花爆竹的活动也层出不穷。“进入一月份之前,我们这边就发放相关公告。进入一月份,我们就入户进行宣传,尤其是针对在绕城高速以内的几个村庄,我们争取宣传到每一户人家。此外,我们也采取悬挂宣传横幅、张贴禁放通告和倡议书、烟花爆竹回收置换等方式来进行充分的宣传。”杨兴东介绍说,“我们还录制了禁放宣传音频,各管区出动宣传车在各村居内进行喇叭宣传。设计制作了‘迎春纳福’主题宣传海报和宣传年历在重点区域张贴赠送。”

  2月1日,南部山区安监局举办了烟花爆竹临时经营业户安全培训班。辖区内批发企业、零售业户和街镇安监办工作人员共60人参见了培训。仲宫现有的9家烟花爆竹零售商和1家批发企业的负责人参加了这次培训。“培训完之后,就有两家零售商说他们明年有可能就不再做这个买卖了。”杨兴东说,“我觉得这是大势所趋,一是政策原因,另一个是实际上这些年放鞭炮的人已经在减少了。据我观察,对过年放鞭炮感兴趣的还是老一辈人,年龄大概是60后到80后这个区间,再年轻的对燃放鞭炮并没有什么大的兴趣。”

  虽然零售许可证还没有下发,但是马春国已经在考虑进货的问题了。“去年进了七万块钱的货,今年不能再进这么多了。现在打算先进个两三万块钱的货,卖卖看看,今年要是好的话预计也就能卖个五万块钱的货。”


  蓝天


  “好多同行都和我说,过了今年就不想再卖了。”马春国说,照这个情况下去,货就卖不动了,“大家一合计,觉得还不如春节期间卖菜的挣得多呢,卖不下去了,那就改行呗。”

  其实,仲宫卖鞭炮的这些零售商们在平时也都做一些其他的买卖。“我平时做的可多了,像是卖菜啊,做个小生意啊,家里还种着地,还有一辆货车,也跑运输。”马春国说。“绕城高速内全面禁放,市区的居民不能放了,这肯定就波及到这边了。再加上我们这里有很多地方也是属于禁放区域,他们今年的生意肯定是不好做了。所以,我们是支持他们转行的。”杨兴东说,“到了过年那几天,在禁放区域,我们肯定也会加强巡查,发现违规现象我们就按照规定进行惩罚。”

  仲宫现在仅有的一家烟花爆竹批发企业,日子也不好过。这家批发企业的地址原本位于绕城高速之内的大涧沟村,大涧沟拆迁后,这件企业就搬到了仲宫,仓库是在高而的一个无人居住的山头上。“市场不行了,禁放禁的老百姓购买欲也没有了,不行了不行了。”这家批发企业的负责人感叹,而对于其他的事情他并不想多说。

  过去的几天,济南上空的天是湛蓝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