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小戏的新生

2018-3-15 7:53:20 来源:山东商报

        “演悲欢离合,当代岂无前代事;观抑扬褒贬,座中常有剧中人。”一直以来,戏曲都是群众基础广泛的艺术形式,在高亢悠扬的声腔中演绎生活。可如今,随着生活的多样化,一些流传范围不是很广的地方小戏只能在保护中寻求复兴之路。

 

 


  山东省艺术研究院首创的“三位一体”濒危剧种保护传承模式通过一台剧目、一部理论著作、一部纪录片的形式对地方小戏进行保护。2017年8月29日,文化部以专题简报的形式在全国进行宣传推广;2018年1月,又获第三届山东省文化创新奖。在“三位一体”模式的保护推动下,很多地方小戏得以重获新生。见习记者许倩



  “戏窝子”的困境


  据了解,山东的本土剧种就有24种,跨省剧种有4种,这其中既包含像吕剧、山东梆子等大家比较熟悉的剧种,也有十几种地方小戏,如两夹弦、五音戏等。“山东的地方戏曲非常有特点,但是通过翻阅老资料我们发现很多地方戏曲已经消亡了。”山东省艺术研究院院长张积强告诉记者。


  戏曲衰落是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但越是小戏表现得越发明显。张积强介绍,“菏泽的两夹弦、四平调、大平调这些剧种都是‘天下第一团’,也就是说只有一个剧团还在演唱、传承。”


  不过,衰落并不是绝对意义上的。在农村,这些地方小戏仍有很广泛的群众基础。“群众还是很喜欢听戏的,尤其是在菏泽地区,剧团下乡演出时都是直接在田间地头进行表演,现场围满了村民,看得出大家是真的喜欢这些传统的小戏,我们在现场也深受感动。群众们很喜欢看,问题在于剧目的传承、演员的传承落后了。”张积强说。“越跟尘土、老百姓挨得近的戏,越是存在这种问题。戏越小,传唱的范围就小,这就只是小范围内人特有的技艺。”现实情况如此,也让张积强深感遗憾。“如果抓不住这些地方小戏的话,就相当于这部分人的文化基因失传了,这是很可惜的。戏越小就越珍贵,这种独一性是最为宝贵的。”



  “三位一体”的创新探索


  在前期的研究中发现了地方小戏的濒危状况,保护工作便迫在眉睫。于是,从2014年起,一套以“三位一体”为核心的山东濒危地方剧种保护模式应运而生。“我们主要是针对那些濒临灭绝的地方小戏进行保护,希望以此让戏曲重新焕发光彩。”张积强说。


  同时,保护工作在实践中结合了单位特色和小戏的地方特色,张积强告诉记者,“首先,我们是艺术科研机构,理论是我们的强项,我们就先从理论做起,把剧种的起源、传承和艺术源流整理出来;同时注重研究各个剧种与当地文化、社会变迁的关系,让剧种背后蕴含的独特的、对于当地文化的传承显现出来,让它成为当地的文化符号。”“在这一过程中,我们认识到戏曲仅仅是停留在文字上是不够的,一定要有活态的展示。所以我们就要排一部戏,让艺术创作人员深入田间地头进行创作,因为有了戏,才有传承的载体。最后再通过现代的手段,以纪录片的形式对保护全过程进行记录和更广泛的传播。”在张积强看来,剧种的选择也很有讲究。“首先要看剧种的濒危性。比如懂得唱蛤蟆嗡的老艺人也都六七十岁了,以后可能能够看到当时的文字,但是唱腔和音乐是什么样子的,没有人会知道。”在此基础上,保护工作正式展开。“我们先会派理论人员下乡采风,然后回来整理资料。前期的准备工作完成后,创作人员再下乡,剧本创作完成后排练。每年下乡、排练至少得有三四个月左右,这期间纪录片一直跟进记录。这样平均下来保护一个剧种就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张积强介绍。



  剧团重获新生


  演出人员老化、后备力量不足、经费不足、没有足够的重视......这些曾经都是阻碍地方院团发展的因素,也正因如此,山东的很多地方小戏在岁月变迁中逐渐“萎缩”。如今,伴随着省艺术研究院“三位一体”地方濒危剧种保护模式的推进,这些问题正逐步解决。


  通过保护,用光盘的形式把很多小戏的演出情况和整个保护过程记录下来,予以保留。剧种的保留剧目多了起来,演员们也有了更多的表演机会,剧种的影响力也会随着剧目的表演而相应扩大,演员们的生存现状也有所改善。“大弦子戏排了之后,菏泽当地建了专业剧场,相应的示范园区业已建立,这为剧团本身的发展提供了便利;两夹弦剧团的演员的工资在当地政府的扶持下也有所提升,可以说相对之前剧团焕发出了新的活力。”张积强介绍。


  不仅如此,演员队伍也有了新生力量。“我们在下乡排练的时候会有意识地选择当地的一些年轻演员,包括一些会唱其他剧种的演员,在其中找一些基本功比较好的,把濒危剧种的唱段重新教给他们,用他们的戏曲素质传承下来。”张积强说,队伍的年轻化就是新的活力、新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