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 风雅 > 正文

“触目”作为一种视觉实践的绘画

2018-3-19 9:18:56 来源:山东商报

      

“触目—郭振宇艺术作品展”开幕式现场嘉宾合影

郭振宇,1969年生,山东诸城人。1995年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1995年至2013年任教于山东省特殊教育职业学院,2013年调入山东美术馆工作。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山东省美协理事,山东美术馆副研究馆员、收藏部主任。

文明第五季·墟之一300X200cm(综合材料)

时间简史之三120X160cm(综合材料)

暮光之城之一175X120cm(布面油彩)

麦地星空之三175X120cm(综合材料)

平林漠之一120X160cm(布面油彩)

蒹葭之一120X240cm(综合材料)

 

  对郭振宇而言,生活是由矛盾构成的机体,存在本身就是一种矛盾关系,如何在绘画中呈现出这种复杂的矛盾关系,也就是如何呈现自身生存的触及性?首先我们能够看到在生活界面中振宇是一个怎样的状态和现实。作为一个美术馆收藏部的工作人员,他的职责是相当严谨和刻板的,尤其是有关工作细节的部分,甚至可以说是一丝不苟的,这对一个具有艺术表达情怀和想象力的人而言,几乎是一种酷刑。然而他很好地协调了工作与创作之间的关系,让创作本身成为工作的暗影,一条暗的线索,一种“阴影式”的生存模式。事实上,阴影决定了事物的真实,只有有阴影的事物,我们才能感受到其存在的真实性。因此,振宇的创作让他真正成为一个“真实”的人,他的绘画就是他建构自身真实的一个途径和方法,也只有这种“真实”的触及性能够开拓出观者的内在空间,从而产生相应的共鸣。郭振宇仅仅在工作与创作的关系中就已经完成了他对生命本身的思考,也许这是他被迫采取的方式,但这是一个契机,振宇理解并迅速抓住了它。

 

  其次,振宇的现实要求他在生活与精神的割裂和隔阂中理解自身的存在,要求一种矛盾的端口既是相互排斥的,又是相互生成的。此时,在振宇那里,生活与精神不是相互退让以求和解的形式,而是一种互不退让、互为参照的关系,一种斗争性的关系,因而,他懂得如何让这种斗争性拥有持续的效应,拥有尖锐的陌生感和疼痛感,这是感受生命存在的一种直接方式。因此,在振宇的画里,我们能不断看到正与反、表现与理性、绘画语言与实物材质等等的对抗,这种对抗强化了他绘画内容的生命体验,以至于我们不得不面对他绘画的可见性激情的时候,也不得不审视他绘画的可述性感受,简单地说,他的绘画让我们不得不将生命的存在感受置放进他表达的矛盾性建构里,让我们的情感也与他一样,在一种互斥的搏斗形式里显影。《蒹葭》系列中第二、三、四的风景倒置,将事物从一个常态的角度反转成一个陌生的形态,从而让视觉的矛盾激化成一个锐角,与观者保持了一种持续的对抗关系,形成新的语境和生态;《麦地星空之二》用理性的线结构破除了表现的激越形式,让形式成为理性与感受撕扯的战场,从而强化了某种生命的内在驱动力,让绘画更加动人;《时间简史》系列,将现成品从材料与实物两个角度重建了语言的绘画性结构,使表达不仅仅停留在一种静态的界面中,更多地它能够深入到动态的立体积层里。无处不在的矛盾修辞是郭振宇刻意实施的计划,为了更加真实地回应他曾经经历的、正在经历的以及将要形成的自己的存在性。无疑这些矛盾修辞是建立在生命感受的基础上的,因此,也就是建立在生存的触及性之上的。这正是郭振宇的动力源。

 

  再次,在这种互斥的环节中,有一种特有的燃烧性质使触及的一切本质化了。郭振宇有一整套“燃烧”的方法,让自己进入火焰,所有生活的琐碎在全方位地进入他情感、思想及其语言的燃烧时,一切也就都被燃烧触及,显现出事实本质的底料,换一种说法就是,一切也都被燃烧抽离出来——抽象对郭振宇而言,是一种燃烧的抽离,一种本质化的状态或者姿态。在这里,绘画不再是一种单向的形式,不再仅承担聚集情感和表象的任务,而是更为复杂地承担起了用燃烧来触及的行为或行动任务,其目的是将一切可见性的结果抽象为可述性的本质。从这个角度看郭振宇的画就不再是一个有关绘画的表达了,而是一种行为抽离,一种行动触及带来的抽离出的对本质的欲求,事实上也就是一种生命存在的真实性欲求。被抽象的是一种生命本体的欲求,这就是“燃烧”的本质。以《平林漠》系列为例,其语言的表现力充满燃烧的激越,树林因燃烧的触及被抽离出可见性的范畴,即当燃烧的表现力触及到可供看见识别的树林物象时,物象本身就被这种燃烧的触及抽离了它的本体,使它情不自禁地走向抽象,走向精神的本质,走向一种生命的欲求。所以,郭振宇对物象的抽离,源自其燃烧的性质,而燃烧又源自互斥结构下的动态形式,互斥本身的矛盾性存在又指向他的生存现实,由此,我们可以看到一个鲜活的艺术家形象,一个可以触及的真实生命个体。(节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