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修复“历史”,再现“繁华”

2018-3-22 10:12:01 来源:山东商报
        身着一件白大褂,两臂套上白色袖套,这个典型的医生配置是记者刚见到王春发时的样子。后来,王春发告诉记者,只要在工作室里,他都会穿上这意味着“严谨”“责任”的白大褂。因为在他看来,他的工作和“医生”也没什么不同。

 

 

       “我做的是文物修复工作,我无法预知每天来找我的顾客会带着一件什么样的破损文物来找我修复,这就像是医生不会预知到他的病人患了什么病,也不会因为你会什么医术就生什么病,但还是要对症下药,全力进行治疗。”这个形象的比喻也慢慢地成为了王春发对自己的要求,他说,“我要让顾客放心地把东西送来,然后满意地带走。” 文/图 见习记者 许倩

 

 

王春发在修复陶瓷器物

  

古陶瓷修复需要很多工序

 

 

    

  精细

  

 

  王春发今年59岁,前几年退休后就全身心地投入到古陶瓷修复工作中来。这项工作让他很高兴。

 

 

  “文物修复本身是一项复杂的工艺,而我所从事的无痕修复在这其中又是要求比较高的一项,所以从事这项工作需要费很多时间和精力。现在的我可以一坐一整天来做这件事,这让我感到踏实和满足。”自认为不善言谈的王春发在谈及自己的工作时依然保持着认真和严谨,也正是这样淡然的性格才能坚持做修复这样一项看似枯燥实则内涵丰富且精细的工作。

 

 

  古陶瓷修复技艺是一项历史悠久的传统手工艺。自古以来,瓷器就是文人雅士的收藏品,至今,拥有一件心仪的器具仍是收藏爱好者的心愿。遗憾的是,在历经了成百上千年的沧桑岁月后,“十老九残”成为了古陶瓷的现状。

 

 

  面对这样的现实问题,古陶瓷文物修复的必要性不言而喻。然而,无痕修复工作精细度要求高,难度也非常大。“古陶瓷的无痕修复是文物修复界难度大、质量要求最高的一门绝活。”王春发告诉记者,想要修复好一件文物,对工艺的精细度要求很高,必须要严谨、认真。“不仅是这样,要想能够熟练地进行修复,对美术绘画,雕刻、色彩学、化学、历史等相关学科知识要有一定的储备。而想要能够上手,对古陶瓷史及艺术鉴赏也得有了解。”

 

 

  同样的,一件器物的修复绝不只是想象中的粘合就可以完成的。王春发介绍,“古陶瓷修复技艺手法独特,工序繁杂,包括了试平、试色、手绘、点染、抠纹饰、仿釉、按花等二三十道工序。”同样的,工期也因工序的复杂而变长。“以前大概是一个月,现在就变成三个月了,有时候一道工序就要做好几天。”王春发说。

 

 

  王春发有一间专门用来做修复前期工作的工作室,十几平米的空间内堆放的都是破损的瓷器和修复材料。瓷器的清洗、配补、工装都是在这里完成的,王春发向记者展示了其中的配补环节。“配补用的是温水泡过的打样膏,在捏好形状后补在器具破损的位置,然后固定成型做成模具,这样能方便以后用材料补充破损处。”

 

 

  说到修复工作的精细,还因为这其中难免有些繁琐的工序,对王春发而言,最繁琐的莫过于拼接工作了。“有时候顾客带来的瓷器碎片很多,拼接就是一个大工程,曾经有一次我光拼接就用了十几天。因为要把所有的碎片按照原来的位置对接并用特殊的工艺和材料粘合,还要恢复它原有的敲击声音。”由此可见,修复绝不是简单的技艺。

 

 

     全能  

 

 

  截至目前,王春发共修复了1000多件器物,这其中,不仅有瓷器,还有青铜器、玉器、漆器、紫砂等不同种类的器物,“不同的种类修复方法也不同”。尽管种类各不相同,但每一件器物在王春发手里都一样宝贝,“因为器物的不同选用的修复材料不尽相同,但难度不在于器物的种类,决定修复周期的还是器物本身的破损程度。我要做的就是把它们修复好。”

 

 

  古陶器上承载着古老的锥塑工艺、雕刻工艺和绘画工艺,不同的瓷器种类也讲述着不同的历史故事。“唐宋瓷器上承载着先人的矿料调配艺术、划刻艺术及火焰掌控艺术; 青花瓷器上承载着远古传说、人文故事、诗词歌赋、民俗民风等”,王春发对记者说,正是因为器物的年代、种类不同,也就要求修复技艺的全能。

 

 

  当然,有时候顾客也会带来一些“疑难杂症”,这就需要“对症下药”了。“有时候在基本的修补工作结束后,还要对照器物对上面的纹饰进行修复,而纹饰却极尽繁缛,像青花五彩、三彩、斗彩、粉彩、写意、印花、官窑款、年号款、花押款等不一而足,而曾经拥有这些宝贝的也是各有身份,有皇室君臣、达官显贵、雅士文人,也有平民百姓、三教九流。”

 

 

  这么多年的修复工作中,经过王春发的双手修复的宝贝也跨越了多年的历史,这其中不乏至今都让他印象深刻的。“我曾经修复过三件非常珍贵的明代古瓷器,一是因为年代久远,二是因为这都是洪武、宣德、嘉靖年间官窑的瓷器,档次很高,市场拍卖价格都在千万元以上,被送来修复的时候破损很严重”,说起这些来,王春发话语里透露着严肃,“顾客这样信任我,我就一定要尽心尽力地帮人家修复好。”

 

  随着修复难度的不断加大,修复材料也越来越先进。“在修复时,要达到看起来浑然一体,工艺、纹饰和器形统一起来的效果,这样才能做到无痕。”王春发向记者展示了他专用的勾线笔,工具筒内盛满了不同型号、粗细不同的勾线笔,“有时候修复同一件器物就要用到五六种不同的型号。”

 

 

  在记者采访过程中,正巧一位顾客来取回送修的瓷盘,在拿到手后,一句“(破损)找不着了”,让王春发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毕竟在他看来,让顾客满意是对自己手艺的最低要求。

 

 

  爱好

  

 

  这样复杂又精细的工作不是人人都能做得了的,这也是工匠精神的一种体现。说起来,王春发近二十年来能坚持修复工作与他小时候的爱好是分不开的。

 

 

  “很小的时候就特别喜欢动手操作一些东西,最早的时候是在家里拆卸、组装电视机这些家电,可以说我的动手能力很强,像织毛衣这些细致的活儿我也能干好,就连结婚时的家具都是我自己打的。”后来即便是工作了,王春发也没有放弃他的这个爱好。“以前经常会去七里山那边的集市,因为工资不是很高,就会买一些破旧的古玩,拿回家后我就自己尝试着去修复。”

 

 

  这些破旧的古文物在王春发的眼中可都是宝贝,“文物都是历史文化的一种承载,对这些文物我是怀有一种敬畏的心情。在我看来,它们不是高冷的,反而带有温度,有情怀的。”然而,就是这样珍贵的文物却因岁月的变迁难以保全,对此,王春发深感遗憾。“这样珍贵的器物有了破损,看起来很让人惋惜。我就想着怎么能把这些文物修复好,让它们能够重新讲述中国的历史文化,再现那些繁华。”

 

 

  这种遗憾也一直激励着王春发在古陶瓷修复的道路上不断前行。就这样,王春发一边工作,一边自己修复着买回来的古玩,经他手修过的器物不计其数。直到1999年春天,一个偶然的机会,他遇上了自己古陶瓷修复道路上的贵人。

 

 

  王春发回忆道,“那个时候我在酒店做管理工作,机缘巧合下钱旋老师正好在我管理的酒店里暂时帮别人修复瓷器。因为他是解放后的第一批工艺美院的学生,也很有名,于是我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想去跟他学习。”回想起这段久远的经历,严谨的王春发终于露出了微笑。“真的是因为喜欢吧,那时候能遇到这样偶然的机会我真的是满心欢喜。”

 

 

  然而,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顺利,“钱老师当时不收学生,但我是真的不想错过这次机会”。但王春发并没有因此而放弃,“后来我就主动跟他打交道,聊一些日常琐事什么的”。几个月的熟悉、交流之后,王春发终于得到了观看钱老师修复瓷器的机会。“但那时候还只是跟着看,真正可以上手操作就到了下半年。”功夫不负有心人,一上手,王春发的能力就展现了出来,于是就顺利地成为了钱旋老师的学生。

 

 

  磨练

  

 

  又一次转机发生在2006年。这一年,王春发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当时的工作室设在东关大街。回想起当初自己做古陶瓷修复的经历,王春发至今都印象深刻。

 

 

  “以前都是跟着老师做,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请教,但真的到了要自己做这一切的时候,就会发现自己有些眼高手低,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样简单。”王春发清楚地记得,在刚刚成立工作室的那段时间里,他有过几次修复没能让顾客,更没让自己满意。“有的时候顾客来取东西了可还没修复好,更难过的是因为自己都对成果不满意,更何况是顾客了。”王春发告诉记者,自己一直都想着能让作品呈现出无痕的效果,但那时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费了好大的劲最后看起来破损还是很明显,像是糊了一层东西一样。”

 

 

  好在,修复中的一些工序是可逆的,王春发对不是很满意的作品就想办法进行后期补救,努力做到让顾客满意。“我老师当时就跟我说古陶瓷修复一定要‘不惜反复再反复’,要能够耐得住性子。”秉承着这样的原则,在前三四年的修复中,个别的器物王春发修过有十次左右。“因为整个修复过程有二三十道工序,同时要受个人状态、时间、环境、天气等各种因素的影响,真的很难保证每道工序都尽善尽美,我也只能尽我所能地进行补救”,王春发说。

 

 

  因为无痕修复讲求的是一种视觉效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主观判断。“三个人里边能有两个人满意就可以说是成功了”,但王春发一直坚持着“要让顾客满意而归”的工作原则。

 

 

  后来,严谨、要强的王春发终于在一次次实践的磨练中摸索出了自己的方法。到现在,他对自己修复后的作品终于能说“满意”了。用他自己的话概括来说,就是“我在用最简单的方法做好最繁琐的事情”。对于古陶瓷修复,他也总结出了自己的心得,就是“以最优秀的修复技艺,用最前沿的修复材料,凭心沉水底的心性状态,抢救和保护那些被峥嵘历史创伤的中华民族国粹。”

 

 

  传承

  

 

  古陶瓷修复这门手艺虽然历史悠久,市场需求量大,但优秀的修复师凤毛麟角。因而,像王春发这样有经验且技术全面的修复师极其重要。2015年,王春发被命名为“济南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古陶瓷修复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并于2016年获评“济南十大工匠”之一。

 

 

  努力得到了肯定,同时也意味着责任。近年来,王春发有意识地进行修复技艺的传承工作,难点在于,要想培养出一名优秀的修复师并不那么容易,这要在各方面因素综合作用下才能产生。王春发用自己多年的经验总结道,“古陶瓷修复师首先要有心灵手巧的天资和悟性,这是前提;然后还要淬炼出心沉水底的心性特质,在养成精益求精的品质基础上还要能够在坚守中不断探索,这样才能保持自己的水平。”

 

 

  虽然培养传承人的难度不小,但在近几年的培养下也产生了几位让王春发满意的学生。“我之前带过几个不错的学生,一个目前在新西兰,一个在河北,都还在从事修复工作。”让人欣慰的是,目前还有一些因为爱好古陶瓷修复来上门求学的年轻人。

 

 

  刘哲君是海南的一位大学毕业生,在朋友的引荐下来到王春发的工作室学习,刚刚开始学习古瓷器修复的她对此充满了期待,一大早就带着几件破损的器物来工作室进行修复。“一直对这些文物很有兴趣,就过来学习一下。”说完她又继续忙活起了她的配补工作。

 

 

  面对目前人才培养难的现状,王春发决定调整一下自己的工作状态,“今年我打算把精力往人才培养这方面倾斜一下,希望能培养出不错的传承人。”

 

 

  “修复工作只要我还有空就一定会做下去。”王春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