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特长生何处安放?

2018-3-23 10:26:17 来源:山东商报

        特长生加分,即将成为历史了——

 

  教育部近日印发通知明确,2018年全面取消体育特长生、中学奥赛等全国高考加分项目。

 

  特长生,发端于素质教育的倡导,终结于公平教育的呼吁,它是国内中小学教育始终话题不断的一个“梗”。

 

  它的出现,曾经让很大一部分确实有特殊天分的孩子成为彼时的受益人,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由于“配套”不充分,特长生身份成为特权和腐败的觊觎之地,也让“奥数热”的气泡越吹越大,形成了一种畸形的引导。

 

  一来二去,特长生成了饱受诟病,且离“初心”越走越远的教育包袱。

 

  现在,特长生加分项目取消了,赢来一阵阵欢呼声,整个社会松了一口气。

 

  然而,没有了特长生的救济渠道,那些真正身负“特长”的孩子,是否要被以“教育公平”的名义,再度抛回至常规教育,被淹没在书山题海之中?

 

  可能,这本来就不关特长生或“加分项”的事儿,

 

  如果问题的“真解”找不到,“给特长生加分”在将来的某一天没准儿又回来了。肖明君

 

 

        特长生:为高考选拔“补漏”而来

 

  近日,教育部办公厅印发《关于做好2018年普通中小学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指出,要逐步压缩特长生招生规模,直至2020年前取消各类特长生招生;继续清理和规范中考加分项目,尚未全面取消体育、艺术等加分项目的地方,要从2018年初中起始年级开始执行……

 

  “传说”中的特长生加分项,被取消了。但是,直到目前关于“特长生”都没有一个确切的定义。从广义上说,特长生是指具有某种技能或特长的学生和学生群体;从狭义上说,特长生是指资质特别优秀的学生或学生群体。跟特长生身份相关联的,是高考加分政策。毫无疑问,这本来是为了弥补高校招生制度的某些缺陷而制定的——

 

  是给特殊人才的一个通道,是多把“尺子”量学生、对德智体等多元评价的体现。实施以来确实选拔了部分优秀人才进入高校学习。

 

  高考加分政策,对很多人而言,说得上是“有记忆以来就有”的存在。如果考证一下的话,根据资料显示,应该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事情。

 

  据了解,1978年前,我国高考主要实行“优先录取”政策,1978年后则主要实行“加分录取”政策。当时,国家加大了人才选拔力度,不再对工农成分学生及革命干部子女进行照顾,而是对三好学生、学科竞赛获奖者、体育艺术特长生等实行高考分数优惠政策。

 

  1986年,国家教委又规定,获得国家二级运动员称号的考生可降低20分投档。1987年,国家教委发出条例,详尽规定了可以享受加分政策优惠的项目和分值。这一条例奠定了我国高考加分政策的基础。从此,我国高考加分政策成为一项稳定的高考政策延续下来,但对于加分的项目和分值却多有调整,而且调整的幅度很大。
  

 

        加分背后:“先进事迹”的模糊表达

 

  由于加分制度设计本身不够严密,高考加分政策在一些地方严重异化,甚至保送生造假案例时有发生。

 

  有资料显示,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省级优秀学生”推选,因为过程不公开、结果不服众更是广受诟病。按照流程,省级优秀学生由学校推举产生,然后上报到市、省。但各校的评选标准千差万别,从部分学校公示的评选标准来看,仅是对学习成绩的单项要求就五花八门。有的要求有学科成绩的省级奖项,有的仅要求综合成绩排名为上一学年的班级前十名即可,这就给“萝卜评优”留了空间。除了学习成绩外,对“德”的评价标准,如“遵守纪律,积极参加活动,有突出表现优先考虑”等也十分模糊。媒体查询各省教育厅网站披露的省级优秀学生评选标准发现,标准中包含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热爱中国共产党以及孝敬父母、热爱劳动等条款,但其中“先进事迹”“突出事迹”等模糊的表述则留下了一定空间。一些老师和学生表示,过往网上可以查到一些评选人员的公示信息,看起来事迹很普通,并无突出、先进之感。

 

  省级优秀学生评选条件看似宽泛,但实际上评选范围很窄,普通学生很少有机会。一些高中教师和学生认为,一些学校在评选省优、省“三好”的过程中,名额往往是带着“帽子”下来的,普通学生想要争取难度很大。

 

  另据报道,长期以来,中国二级运动员审批都是由地市级体育行政部门执行,一些人千方百计拉关系、走后门,弄虚作假,蒙混过关。湖南省体育局在清理督查中发现,个别“国家二级运动员”百米跑的成绩,竟然比国家规定多了七八秒,甚至不如一个普通小学生,令人啼笑皆非。一些获取运动员技术等级的高考生,家里或多或少都有“关系”和“背景”,这些体育竞赛的“优胜者”们,靠的并不是体育实力而是家长们的关系和金钱,这种明目张胆的公开造假事件说明,如果不能全面堵住政策漏洞,不把权钱交易从高考领域中完全驱除,高考公平就难以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