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让渡隐私无奈之选?

2018-3-30 14:42:43 来源:山东商报

        让渡隐私,成了享受现代生活的代价?“很多情况下,中国人愿意用隐私换取便利”,日前,Facebook数据泄露丑闻未平,国内业界大佬的一句评述,又引争议。服务商收集信息,为个体“画像”,这才有了精准推送你关注的新闻、想听的歌,甚至你正烦恼吃啥、你想买的物品,都能被“及时”对点提供资讯。这种便利,很多时候来自“被愿意”。不显眼的授权提示,不授权就不能使用……采集的信息,让我们成了一个个“量化的个体”。“被盯被懂”的不适、被精准诈骗的危险,隐私的“越权”获取,隐忧显而易见。实情就是,数字规则正落后于数字生活,呵护大数据里的日子,已是当务之急。记者李玉伦



  “透明人”


  让渡隐私换取便利,你真的愿意?生活中不少见的,却是各种不爽。“一直想买一个果汁机,但工作太忙没时间仔细选,最近浏览网页时发现屏幕右侧的广告窗里正好展示的全是各式果汁机,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家属下班进门问做了什么饭,我回答了以后,一翻手机,立马就出现app推荐的做饭信息,想想都恐怖!难道对话被窃听了?”


  这是今年1月,北京日报报道的两个生活案例。


  浏览习惯、麦克风输入,都能成为信息收集手段,进而精准“懂你”,进而精准推销。


  大数据如何知道那么多“秘密”?


  南京日报曾形象的比喻,你主动在网上说的话、发的微博微信、存的照片、收发的电子邮件、留下的诸如上网记录等行动痕迹等,都是大数据的组成部分。被马路摄像头获取的视频、手机定位系统留下的路线图、在各种情况下被录下的语音、驾车时的GPS信号、电子病历档案、公交刷卡记录等被动信息,也都是大数据的组成部分。


  海量个人信息,被程序后台一一记录,并建立分析模型,无声无息间的“窥视”,为个体作了精准“画像”。


  个人爱好、饮食习惯、出行特点,在大数据更高效率的“人肉搜索”之下,你我就这样成了一个个“量化的个体”。


  除了部分人排斥的“量身定制”推送,暗含的风险不难想见。


  例如,福建龙岩市中院去年底公布的一份刑事裁定书显示,被害人普某通过某款手机APP买了一件衣服,随后接到两个电话以退款为由,要求普某从手机点开一个网站,输入姓名、手机号码、身份证号码和银行卡号办理退款,否则银行卡会被冻结。本案共造成包含普某在内的被害人经济损失12373元。公开数据显示,目前电信网络诈骗案件90%以上,是违法分子靠掌握公民详细信息进行的精准诈骗。


  一旦互联网平台“内鬼”监守自盗或被黑客攻击获取个人信息,你我很容易成为脆弱的“透明人”。



  “被愿意”


  正是体验到了“细思极恐”,舆论对一知名互联网企业掌门人提到的“中国人对隐私问题的态度更开放,也相对来说没那么敏感。如果他们可以用隐私换取便利、安全或者效率。在很多情况下,他们就愿意这么做”,才如此反应激烈。


  有网友评论称:“隐私?我们愿意交换?你们问过我们了?”还有网民表示,“中国用户在个人隐私方面更加开放和不那么敏感或许是事实,但这并不代表不经人容许就可获得他人的隐私信息,更不意味着未经他人同意就可以默认拿走他人的隐私交易。”


  央视就此发表评论《谁说“中国人愿意用隐私换便利”》。文章称,“在脸书焦头烂额、全世界眉头一紧之际说出这样的话,有点意外。而人们最害怕的,或许是他说了真心话,是科技巨头对用户核心利益的熟视无睹,成为一种脱口而出。”文章称,即使国内用户的习惯,为效率可以放弃隐私,但那并非他们“愿意”,而是“不得不”。这种“不得不”让渡隐私权,不少用户深有体会。


  下载一款手电筒软件,安装时发现,该软件要求获得通讯录、拍摄照片和视频、录音、位置、读取/修改/删除SD卡中的内容、完全的网络访问等10多项权限。


  在半月谈杂志近日刊发的报道中,一女性用户质疑道,“只有手电筒照明功能,只使用摄像头即可,要通讯录这些无关的权限干嘛呢?”


  而这样“越权”采集信息的APP不在少数。有专家表示,在用户对软件的权限请求默许的情况下,用户的通话记录、短信、通讯录、位置信息、设备信息等都可以被软件后台记录,并发送到服务器上。


  新华社报道也指出,默认同意的勾选、用蝇头小字在旮旯里提醒,长篇累牍的告知条款……这些做法,实际上是人为设置不便在先,用户无奈让渡隐私在后。和“被愿意”相比,不少互联网企业还强制用户开放与其提供的服务毫不相关的各种手机权限,不同意就不能用——手电筒软件为什么要知道我在哪里,天气软件打探我的通讯录做什么?



  “便利度”


  日前,新京报随机采访了30名手机用户,询问其是否愿意对APP放开自己的隐私权限。


  结果显示:有15名用户明确表示不愿意使用隐私换取便捷。有10名用户认为使用隐私换取便捷需要“视情况而定”。其中,3名用户认为,如果是微信等较为普遍的APP,会给予自己的隐私权限。7名用户表示,是否为APP开通隐私权限,要看实际情况。另有5名用户表示“会使用隐私换取便捷”。


  尽管部分人也认可“会使用隐私换取便捷”,但这里面明显还有一个“度”的问题。


  据新华社报道,有人举例说,以隐私换便利不是新鲜事——“你向医生袒露身体的隐私,以换取健康的保证;你向邮局公开住所的隐私,以换取信报邮包的及时送达”。没错,这两个例子恰恰说明,消费者只有在知情的情况下自愿适度让渡隐私换取必要的服务才是合理的。


  文章认为,“知情”“自愿”“适度”“必要”等限制性要素缺一不可,突破限制就会走向反面——手术成功了,袒露身体的照片被发到了网上;信报邮包收到了,随之而来的还有源源不断的小广告……


  因而,网络企业收集、使用个人信息必须按照合法、正当、必要的原则。


  然而实情的确不容乐观。


  在北京商报看来,中国互联网公司对个人信息的“搜集”难言规范,只不过一直以来民不举、官不究,久而久之遂成潜规则。“坦率”可能正是基于过去十数年中国互联网的发展现状,消费者对隐私的弹性并不高。偶尔喧闹,并不总是高亢。于是,在国外是灭顶之灾的个人信息侵犯,在国内似乎就只是个认识问题和作风问题。


  今年1月12日到13日,有调查曾实测100款常见APP,结果显示隐私政策协议不可自主选择的占13%,点击注册即同意的占47%,这两种没有给用户任何选择权的方式,占比已经是60%。而在此前腾讯社会研究中心与某互联网数据中心联合发布了《2017年度网络隐私安全及网络欺诈行为分析报告》。报告显示,2017年下半年,安卓系统手机应用中,有98.5%都在获取用户隐私权限。



  “不敏感”


  除了“被愿意”的无奈让渡隐私,“对隐私问题相对来说没那么敏感”的表述,也有现实映照。媒体也曾多次曝出,中国网民防范意识薄弱,是导致用户信息“裸奔”的一大因素。


  人民日报海外版日前报道,一调查数据也显示,四成手机用户在安装或使用手机应用之前,从来不看授权须知。北京市消费者协会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有42.31%的人不知道授权应用采集的个人信息可能一直被留存;有79.23%的人认为手机应用上的个人信息不安全,但只有6.15%的人在安装或使用手机应用之前会经常看授权须知。
  从免费蹭网后成了“透明人”,也揭示出部分人的警惕性不足。


  去年底,安徽日报曾报道这样一起案例:喜欢“蹭网”的合肥市民小蕾最近感觉很“诡异”,无论是短信还是微信总有大量不明来源的推送信息骚扰她,而且大多还能知道她近期的消费需求。


  按照业内人士的解释,她之所以被大量推销信息骚扰,是因为“蹭网”太多,个人资料被多个WiFi运营机构反复“倒卖”。


  报道称,现在有不少公共WiFi的连接验证方式,都是通过电话号码或者微信授权进行的,许多时候还需要关注某个微信公众号才可以顺利上网,这样一来,这些用户莫名其妙就成为了某个公众号的“粉丝”。


  对此,专家建议用户自身也需提高警惕,谨慎地对公共WiFi热点加以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