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文娱新闻 > 正文

“我在写一些自己做不到的事”

2018-3-5 10:47:37 来源:山东商报

       今年95岁高龄的金庸先生近几年已经基本不接待访客和媒体。目前金庸基本卧床休息,也会看佛经,看电视,但不再写作,出门走动已不太方便。
  金庸79岁那年,计划修改出版他的全部武侠作品,也就是在那次作品修改中,金庸把旧版《射雕英雄传》里黄蓉的年龄等“硬伤”修改掉了。
  近日,英国麦克莱霍斯出版社面向全球发行《射雕英雄传》英文版第一卷,这是这部作品首次被译成英文出版,引起了很大的关注。实际上,旧版《射雕》是有很多“硬伤”的。有媒体重新整理了当年与金庸先生谈及他的作品创作、修订和出版的对话,与读者分享。

  “不要重复已经写过的人物、情节”

  问:在您书房门口,我看到您手书的对联:“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金庸:为了使得读者易于分辨,我把我14部长篇小说、中篇小说书名的第一个字,凑成一副对联:“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我写第一部小说时,根本不知道会不会写第二部;写第二部时,也没有完全想到第三部小说用什么选题,更加不知道用什么书名。所以,这副对联当然说不上工整,“飞雪”不能对“笑书”,“白”与“碧”都是仄声。但如果出一个上联征对,用字完全自由,总会选几个比较有意义而合规律的字。
  问:当年您在创作这14部小说时,如何避免情节和人物雷同?
  金庸:我在创作这些人物时有一个愿望:“不要重复已经写过的人物、情节、感情甚至细节。”限于才能,这个愿望不见得能达到,然而总是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大致来说,这些小说是各不相同的,分别注入了我当时的感情和思想,主要是感情。我喜爱每部小说中的正面人物,为他们的遭遇而快乐或悲伤,有时会非常悲伤。
  问:和传统的武侠小说比,现代武侠小说有什么发展和推进?
  金庸:武侠小说继承中国最早的武侠小说,应该是唐人传奇中的《虬髯客传》《红线》《聂隐娘》《昆仑奴》等精彩的文学作品。其后是《水浒传》《三侠五义》《儿女英雄传》等。现代比较认真的武侠小说,更加重视正义、气节、舍己为人、锄强扶弱、民族精神、中国传统的伦理观念。读者不必过分推究其中某些夸张的武功描写,有些事实上不可能,只不过是中国武侠小说的传统。

  “写作时曾哭出声,曾拍案而起”

  问:听说您在创作的时候,非常投入,常常进入角色,甚至于哭出声来?
  金庸:我正在写的时候,以后重读自己作品的时候,常常为书中人物的不幸而流泪。我写杨过等不到小龙女而太阳下山时,哭出声来,写萧峰因误会而打死心爱的阿朱时哭得更伤心;我写佛山镇上穷人钟阿四全家给恶霸凤天南杀死时热血沸腾,拍案而起,把手掌也打痛了。
  问:您作品中的正面人物大都有两种结局:郭靖、乔峰以天下为己任,宁死而不悔;而陈家洛、袁承志、张无忌则是功成名就,飘然隐退。哪位主人翁身上有您的影子?
  金庸:艺术作品总有些夸张,我在写一些自己做不到的事情,比如乔峰酒量很好,而我喝一点就不行了。郭靖努力奋斗,不怕困难;乔峰顾全大局,具有牺牲精神;段誉从不生气,即使在困难的情况下,仍然对每个人很好;令狐冲对什么都无所谓。在现实生活中,这些我都做不到,但希望做到。
  问:您觉得您的作品最大价值在哪里?
  金庸:我的小说价值在于强调是非观念,做人强调要有侠义精神,看到不公平的事情要站出来,同情弱者,见义勇为,不该做的事情不做。
  问:您最喜欢您哪一部作品?
  金庸:这个问题很难答复,所以常常不答。单就“自己喜欢”而论,我比较喜欢感情比较强烈的,如《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飞狐外传》《笑傲江湖》。如果问哪一部作品最好,我相信自己在写作过程中有所进步:长篇的比短篇的好些,后期的比前期的好些。
  问:您希望读者从什么角度去读您的武侠小说?
  金庸:读者可以从故事性的角度,可以从文学性的角度,也可以从小说人物的角度。
  问:您的武侠小说已经广受好评,但您仍下决心对作品进行二度修改,是出于什么考虑?
  金庸:一般许多作家到了晚年,都会“悔少作”的。我写武侠小说的时候,还要写社评,办报纸,时间非常紧凑。那时,我的写作经常会被突发事件打断,所以武侠小说的写作有时就很匆忙。而且文学作品反复修改也是常事。
  问:您修改自己的作品时,会不会再次被自己的文字感动?
  金庸:当然会。拿《天龙八部》来说,情节上不会有大的改动,但改到关于乔峰的一些情节,感慨于他的命运,还是忍不住会流泪。
  问:某种程度上,您的名字成了巨额利润的代名词,所以曾有一些人盗用您的名字出版武侠小说,对此您如何看?
  金庸:写得好的,我不敢掠美;至于充满无聊打斗、色情描写的,就不免令人不快了。

  “我没有侠气,但古龙有”


  问:您如何评价另一位武侠小说大师古龙?
  金庸:古龙也是我的好朋友。我和他都是写武侠小说的,我没有侠气,但古龙有,他很会喝酒,很有侠气。
  问:您自己如何评价您武侠小说家、学者和报人三种不同的身份?
  金庸:这三者当中,我学者做得最差,以后多研究学问是我的选择。以前写小说,办报纸,觉得自己的学问还应付得过来;后来当了大学教授,跟其他教授相比,自己的学问就不够了。之前有个朋友送了本讲解梵文的书给我,我读起来,觉得太难了,读不下去。
  办报纸是身不由己的事。以前办报纸,看大样,常常搞得很晚,一般要到凌晨4点才入睡。直到现在,我也没有把这个习惯改过来,就连太太也陪着我到凌晨才休息。
  问:回顾您走过的岁月,您觉得实现了您的人生理想吗?
  金庸:对于我而言,第一个理想是,少年和青年时期努力学习,得到相当的知识和技能;第二个理想是,进入社会后辛勤发奋,做几件对自己、对别人、对社会都有利的事情;第三个理想是,衰老时不必再工作,能有适当物质条件、健康、平静愉快的心情和余暇来安度晚年,逍遥自在;第四个理想是,我创办了《明报》,确信这事业对社会有益,希望它今后能够长期存在,继续发展,为大众作贡献。
  问:您的人生理想,是如何去实现的?
  金庸:做任何一件事,都要全力以赴。有十分的力气,绝不使九分。即便是小事情,也要认真对待。总之要不怕失败,不气馁,做事情要坚持到底。宋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