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新闻周刊 > 正文

章丘铁锅红了之后

2018-3-5 10:51:45 来源:山东商报

        新年没过几天,章丘铁匠王玉海一家人“躲”了起来。


  又过了没几天,售卖章丘铁锅的刘紫木也“出差到外避避风头”,顺便,他还把售卖铁锅的网店给关了。


  与此同时,有自家铁匠铺的章丘铁匠牛祺圣家,上门求锅者络绎不绝。“几天下的订单一年也打不完。”


  大年初四晚上,《舌尖上的中国》 第三季播出了第一集,章丘铁锅爆红。众人求锅、一锅难求、出镜铁匠被质疑、签约铁匠“单飞”……红了之后,围绕着章丘铁锅,又发生了许多故事。半个月过去了,铁锅热度难消。但是“热锅”终究是一口铁锅,章丘铁匠也依然要以打铁为生。文/记者王彦斌图/记者王晓峰

 

到牛铁匠家求锅的人挤满了他家的院子



 

  出镜

 

  2月19日晚上,《舌尖上的中国》第三季开播,第一集中用了7分钟左右的镜头来专门讲述章丘铁锅。节目组选取了章丘铁匠王玉海一家人作为片中的主角。除了王玉海外,出镜的还有他的妻子高恒盘和他的父亲王立芳。


  在选定这家人之前,《舌尖上的中国》第三季的节目组寻访了济南章丘境内众多铁匠,其中就有家住章丘区相公街道河庄村的牛祺圣。牛祺圣今年72岁,和众多章丘铁匠一样,家里世代打铁。


  正如纪录片中说到的一样,章丘自汉代便是冶铁重镇,而东平陵故城遗址的存在正是对这一说法的考古佐证。东平陵故城遗址位于济南市章丘区龙山街道东北部,该遗址中对于西汉时期大面积冶铁工场的发现,显示了东平陵城作为汉代北方工业重镇的重要地位。

 

  两千多年前的西汉时期,章丘就有了铁匠。


  去年9月1日下午,“舌尖三”第一集的导演骆永红在章丘区相公街道宣传科人员的陪同下,来到了牛祺圣家,他现场参观了打铁现场,了解了打铁流程,观赏了牛祺圣父子巧手打出的铁锅、铁水壶、铁牡丹、铁葫芦等精美的铁制工艺品。“他当时就对牛大爷的打铁工艺赞不绝口。”作为相公街道宣传科的工作人员,李丽萍见证了这些。


  最终,上电视的是王玉海一家人。纪录片中,描述章丘铁匠打造一口章丘铁锅要经过“12道工序和三万六千锤锻打”,这些数字让人印象深刻。镜头中,83岁的王立芳说到:“三万六千锤啊,少了不行啊,没有这个工夫,它出不了这个产品。你糊弄它,它就糊弄你,它不好看。”


  年事已高的王立芳已经不再打铁了,而他的收山之作在网上的标价是6999元。王立芳的儿子王玉海打造的铁锅在网上的标价是1299元,镜头中打铁的就是王玉海和他的妻子,两人合作打一口铁锅,表情坚毅,休憩之余,面带微笑。彼时的他们不会想到,一次纪录片的出镜,会给他们带来诸多非议。

  网店


 

  王玉海一家人打造的铁锅能够卖出高价,甚至于他们能够出现在纪录片中,就不得不提另外两个人,这两人分别是冯全永和刘紫木,他们合伙经营了售卖章丘铁锅的淘宝店。正是他们的淘宝店让王玉海等章丘铁匠手打的铁锅有了不小的销量,因而也让他们能够以此为生。


  “我们厂里的铁匠一个月都能有1万元左右的收入,像是王玉海,肯定会更高一些。”刘紫木说。


  首先在网上开店卖章丘铁锅的是冯全永。2009年的一天,他在济南的一家厨具店买到一口章丘手工铁锅,他上淘宝搜索手工铁锅,结果无人售卖,他看到了商机。于是他兼职开起网店,售卖章丘铁锅。买锅的人越来越多,于是他辞掉工作,到章丘寻访铁匠,拜了当地有名的铁匠吴克谦为师,吴家的老字号就是“同盛永”。学艺之后,售卖章丘铁锅的淘宝店铺的名字就成为了“同盛永”。销量增加,冯全永找到不少当地的铁匠来打锅。

  章丘铁锅在网上受到欢迎,模仿者也随即出现。到了2014年,冯全永的锅卖不出去了。

 

  “他当时积压了几十万的货,愁坏了。”2月24日,在位于济南历下宽厚里的还未开业的同盛永手工铁锅体验店里,刘紫木回忆着冯全永当初找上他的情景:“那是2014年的夏天,他拿了一口大黑锅就进到我办公室了,这锅真是又丑又黑,他说明来意之后,就是想让我帮他从网上卖铁锅。”

  一番交谈之后,冯全永把锅留给了刘紫木,但刘紫木并未看好这口大黑锅。转折发生在刘紫木用过这口锅之后,“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尝试用它煎鸡蛋,原本煎一个鸡蛋的油,煎了五个鸡蛋后,油才用光。”接着,刘紫木给冯全永打了电话,“一起卖锅。”


  2015年初,经过一番包装之后,升级版的“臻三环”章丘铁锅网店上线。“同时,我们在网上打假,让冒牌的锅卖不出去,我们的销量自然就上来了。”2016年夏天,刘紫木和冯全永二人合伙在章丘龙山街道的一处院落内建了手工铁锅厂。


  招揽铁匠、签订合同。“两种方式,一种是来厂里干活,另一种就是在自己家干,做好了拿给我们。”王玉海一家人也就此成了厂里的员工。去年一年,他们店里的铁锅年销量破万。

 

牛祺圣打了一辈子的铁,他没想到一口铁锅会红成这样

手工铁锅制造厂里的场景

 

  一夜成名


 

  2月9日,《央视记录》 微信公众号发布了《舌尖上的中国》第三季宣传片。刘紫木转发了这条微信,他说:“我们家刀出现了!出现了!憋死我了……好几个月了。还有不能说的!等着。”


  十天之后的2月19日晚上,纪录片播出,章丘铁锅惊艳亮相,各大媒体争相转载报道,一夜之间,“全国人民被种草了一口铁锅”,很多媒体用了这样的表述。


  “节目播出后不久,王师傅(王玉海)的锅一下子拍出去几百个,这个量他两年的时间都不一定能打完。”2月22日下午,在位于章丘区龙山街道打造手工铁锅的厂子里,刘紫木说。一间厂房内,十几个打铁的师傅坐成整齐的队列,一人手里拿着一把锤子在敲打着面前的锅,由此发出的当当声在厂房外都能听得很清楚。而另外一间厂房里,工作人员正在将包装好的铁锅送上快递车,这些锅的手柄上刻着“臻三环”的字样。两天的时间,厂里两千余口库存锅全部售罄。


  厂子两扇红色的大门原本是紧闭的,因为众多记者的到来,厂子的大门一时间没有关上,一对中年夫妻来到了厂子里。刘紫木看到他们后,觉得不对劲,问他们是从哪来的。


  “济南市区过来的,上海的朋友想买锅,托我们过来看看,确定一下锅的真假。我们就过来看一看。”甫一说完,他们就被请出去了。“我们这里是不允许随便参观的。而且现在也没货了。”刘紫木说。与此同时,位于宽厚里还尚未开业的“同盛永”铁锅体验店也是门庭若市。


  被买锅者拜访的还有章丘其他的铁匠铺子,牛祺圣家就是其中之一。也只是节目播出后的两天时间里,牛祺圣儿子牛大伟的微信好友多出来了一百多人,这一百多人以相同的目的找上了牛大伟:买锅。很多人直接在微信上转账,订单一下子排到了十一月份。而到他们家里求锅的也只能空手而归。

 

  牛铁匠家一共有四人在打铁,“我两个儿子加上我女婿,只讲打锅的话,我们四个一天也就打个四五口,一个月最多能打上150个左右。”

 

  落泪

 

  错过了上央视的机会,牛大伟觉得有些可惜:“因为同客户签订了协议,所以我们拒绝了拍摄。”牛祺圣的铁匠铺在当地有着较为响亮的名声,他家里有一块由山东省文化厅颁发的牌匾,上面写着: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章丘铁匠习俗)。他打的一些器具还被当地的博物馆所收藏。所以即使没有出现在纪录片中,到他家里求锅的依然大有人在。


  而上了电视的王玉海一家则面临着另一种境遇,这是他们在被拍摄时难以预想到的。为了加强章丘铁锅的市场规范管理,2月21日,济南市质量技术监督局以及章丘区市场监督局的相关领导到厂子里参观,当时王玉海也在其中。


  “有领导,有媒体,王师傅聊着聊着就掉眼泪了。”2月22日,章丘区龙山街道的厂房里,刘紫木说,“上了电视之后,很多人都去找他,说了不少难听的话,有的说他上电视收钱了,有的说泄露了章丘的打铁手艺等等。”据刘紫木表述,自此之后,刘玉海一家躲到了亲戚家,不再轻易露面。


  3月3日,记者就王玉海一家现在是否方便露面咨询刘紫木,他回复说:“以后也不露面。”

 

  纷争

 

  章丘铁锅爆红的程度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2月22日,“臻三环”天猫旗舰店上挂出了一份《声明》,倡导大家理性消费:“我们在舌尖前就经常缺货,舌尖播出后几十分钟就把我们两千余口库存卖光,手工的东西完全不可能快速或走量,我们要尊重技艺本身的东西,目前订单导致近一到两年不同种类缺货。”《声明》中还倡议大家不要蹭热度购买,已经购买的可以退款。“另外请不要再翻墙进厂和群体性在大门守候。”


  《声明》并未起到多大作用。到2月24日,刘紫木和冯全永做出了关网店,下架商品的决定。“好了。店关了下架。出差到外避避风头,请大家理解。初四以来睡眠不超过15个小时。”这天,刘紫木发了这样的一条状态,配图是一张毛笔书法,上面写了八个字:洛阳纸贵、章丘无锅。与此同时,网上又出现了一大堆冒牌店。


  铁锅成“热锅”后,除了外部的争相抢购,内部也发生了一些纠纷。据刘紫木介绍,有同厂家签订合同的铁匠撕毁合同选择单干。“在金钱面前有些人就控制不住自己,但这是极少数的现象。”


  刘紫木一直在强调,虽然这次纪录片的播出,让章丘铁锅名声大噪,但是在此前,他们已经有了很高的知名度。“在2017年淘宝造物节西市,马云径直走到了我们那里,亲自模仿着锤打的过程进行讲解,同时在走的时候说如果不是真的就关掉!”刘紫木说,他们早先就受到了淘宝的关注。


  济南市民张女士在两三年前从网上买了一把“臻三环”手工铁锅。“当时家里煎鸡蛋的平底锅正好坏了。然后在网上就看到了这个锅,看介绍觉得挺好,上面说三万六千锤,然后每个类型的锅的名字还挺好听,感觉挺古典。”于是,张女士就花了二百多元钱买了一口将近5斤重的章丘铁锅。


  “沉!”用了没几天,张女士就把这个锅闲置了。章丘铁锅爆红之后,她又把这个锅拿出来刷干净,用了起来。“就趁着这个热乎劲,除了沉,其他的方面确实不错,你用很少的油炒菜,它确实不容易粘锅。”张女士说,力气小的用起来还是不方便,现在又不大用了。

 

    铁匠

  热度过后,章丘铁匠和章丘铁锅需要更冷静的审视。


  诚如牛祺圣所言:穷人才打铁。“俗话说‘十家子穷人,八家子打铁’。打铁虽说有些技术,但是更多的是力气活,很累,所以干这一行的多是穷苦耐劳的平民百姓。”据牛祺圣介绍,上世纪五十年代以前,除了财主和做买卖的,他们那里的人多半都是铁匠。


  据20世纪50年代初的统计数据,彼时山东省济南市章丘区境内人口为73万,约有38万人以打铁养家糊口。章丘铁匠占了当地总人口的半数以上。


  千百年来,章丘铁匠的生存环境是比较恶劣的。镜头中,王玉海叙述早年的辛苦,他同父亲两人拉着地板车走二十多里地去买铁,早上穿着棉衣去,回来的时候穿单衣。“到了半路上,父亲跟我说,咱爷俩还没吃饭来,都中午了,早晨饭还没吃,“我心里不舍得买东西吃啊,早晨的饭都没舍得买。”说着,王玉海的眼睛红肿了。那时候,王玉海家的一口锅卖三十多块钱。


  牛祺圣也说,早年跟着父亲走街串巷打铁也是十分辛苦。那时候,牛祺圣的父亲牛占元推着一辆车,车上放着火炉、风箱、盛煤炭球的槽盒子以及锅碗瓢盆等等打铁所需的各类工具,牛祺圣就跟在他父亲身后,走街串巷,支炉打铁。“从历城的董家开始,一直走到唐王镇。一个村庄里待个十天八天,或者三天五天,然后就挪窝。”有一段时间,牛铁匠家曾一度放弃过打铁。而如今,牛铁匠凭借出色的打铁技艺,有了较为稳定的收入。


  刘紫木和冯全永经营的手工打铁厂里,十几个铁匠握着锤头一下下敲打着铁锅,锤打声交杂在一起,发出刺耳的响声,为此,铁匠师傅耳朵里都塞着耳塞。


  而在牛铁匠家的打铁铺里,一个封闭的作坊中,他的儿子和女婿在里面制造铁器。“因为是客户定制的,不方便参观。”

 

  从两千年的西汉时期开始,章丘人就在打铁。两千年后的今天,一口爆红的铁锅让章丘铁匠以前所未有的热度出现在世人面前。风波过后,章丘铁匠依然要以打铁为生。


  有时候,牛铁匠会想念过去的日子:那时候每年的冬天,牛祺圣一家要提前打制各种农具,尤其是第二年夏天要用的镰刀。一个冬天打的镰刀,到了开春和麦收,几天就卖光了,还得接茬打。“院子里都是人,排着队买。现在呢,收麦子,用不到镰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