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百年旗袍世家的记忆

2018-4-12 14:22:08 来源:山东商报

        “一袭青衣,染就一树芳华;两袖月光,诉说绝世风雅。”自民国兴盛以来,旗袍就诉说着中华文化的精华,也展现着东方女子的神韵。百余年后,曾经风靡全国的旗袍店相继关门,机器缝制也逐步代替了手工,而在芙蓉街旁一间狭小的工作室里,一位制衣师傅仍坚持以匠心为针、岁月为线,撑起一家老字号,更用一针一线穿起了中华服饰的魅力。文/图见习记者许倩



  传承百年的老字号



  从前慢,一生只够做一件事。在于仁谦看来,自己这一辈子也就做了一件事——做旗袍。“门前圣水芙蓉泉,旗袍世家数百年”,在芙蓉街深处,有一家名为“玉谦旗袍”的旗袍店,从清代同治年间开店,历经百余年的岁月变迁依然坚守。发展至今,玉谦旗袍店凝聚了五代人的心血,弥漫着老字号的匠心精神,也体现着古老的东方韵味。


  推门而入,款式各异、精美别致的旗袍整齐地挂在墙上,透过这些旗袍仿佛能够看到女子们婀娜的身姿。这些,都是于仁谦用双手勾勒出的一件件“人体软雕塑”。“每一件都是我把心用到极致做出来的,能用百分的心力就绝不用99分。”


  这间旗袍店是于仁谦的爷爷留下来的,传承至今也有百余年历史。店里留有一张黑白老照片,上面是于仁谦的父亲于成章。于仁谦说,“我能走上旗袍制作的道路,都是祖上口传心授、一辈辈传下来的。”自清朝道光年间,于仁谦的祖上就开始与服装制作打交道。到了同治年间,先辈专门对外承接中式服装定制的店铺正式形成并逐渐小有名气,那个时候做的大都是长袍马褂。


  到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城市女性追求新的服装样式,将宽大的腰身收紧,以展现女性曼妙的身姿。这种新式服装立即引领了潮流,无论是名媛贵妇,还是学生女工,人人都穿旗袍。而在“衣食住行”当中,济南人尤其讲究穿戴。“最多的时候,一条芙蓉街上挤着大大小小17家裁缝店,不到30米就有一个制衣字号。”于仁谦回忆。


  在街上众多旗袍店的激烈竞争下,惟独于成章的“玉诚号”比别家店铺不一样。“我们家的旗袍都是真材实料,选用的都是上乘的丝线,更重要的在于精工细作,每一件都是手工精细制作的。”尽管做一件成品服装往往要比别人贵上许多,但于仁谦家的生意、口碑却一直是最好的。“大家拿到成衣一对比,就能分辨出哪件是我家做的,做工精细是能够看出来的”,于仁谦说。那时,于成章根据当时旗袍的样式不断进行修正,济南甚至周边的大户人家也经常到店里做旗袍。 
几万针缝就一件衣 



  于仁谦至今依然清楚地记得,父亲佝偻着身子做服装的场景。


  “父亲一大早就起来忙活,一做就做到晚上十点。灯泡只有15瓦的,灯光很暗,这对做服装这种精细活儿是个挑战。”是出于对父亲的体谅,更是出于对中式服装本身的喜爱,上世纪80年代,于仁谦从父亲手中接下了这根接力棒。 

  经历过时代变迁的风风雨雨,旗袍店在传承中不断发展,到于仁谦这已经传承了五代。制作种类也由当年的长袍马褂扩展到了旗袍、汉服、对襟大褂、袄子等四季适合的各种中式服装。 


  于仁谦能有今天的手艺与家庭的启蒙是分不开的,“我十几岁的时候就会纫针、盘扣、和浆糊,给父亲打个下手,时间长了耳濡目染,加上我自己也喜欢服装,父亲就愿意指点我。”于仁谦告诉记者,就这样,他慢慢地走上了制作中式服装的道路。可时间久了,眼前的这些手艺不足以让他满足。恰巧,这时候一个机会来了。 


  “1983年的时候,有一个日本服装学院在中国开了一个函授学校,叫中国服装文化函授中心。那时候还有录像能够看到日本师傅的制作过程,我就去那里跟着学习。”这个得来不易的机会让于仁谦高兴之余也倍感珍惜,“那时候我白天在济南服装三厂上班,晚上就回来自己做服装。最终我用了一年的时间就把四年的学习任务完成了。”提起这段宝贵的经历,于仁谦脸上始终洋溢着笑容。


  用于仁谦自己的话说,“入了这一行就不想干别的了。就想着把过去经典的技术、手艺提炼再提炼,希望做到百炼成钢。”秉持着这样的态度,从接手父亲的手艺以来,于仁谦一直坚持在做中式服装。


  这是一种传承上的坚持,更难能可贵的是,在机器发达的背景之下,于仁谦的服装都是一针一线做成的,这是他的另一种坚持。“旗袍70%的地方都是手工制作,因为有的地方是机器无法代替的。”在于仁谦的手下,每一个细节都要做到极致。“镶嵌边必须要用手工制作,这样制作出来以后,从正面看不出针印来,如果正面有针印的话就不是手工了。”


  针线所到之处都有讲究,“我做的时候有一套工艺,能够做到镶嵌的单、双边都有一个暗印,然后镶边,用手指一节一节地固定住。特别是做扣子的时候一定要手工制作,这样才会呈现出好的效果。”于仁谦告诉记者,因为是纯手工制作,所以就十分费时费力,“与之前三五天完成一件成衣不同,现在基本上一件服装的完成需要缝制几万针,做完一件最快也需要一个星期,时间最长的需要几个月。”



  成就独家测量秘籍



  可能是手艺人都有一股精益求精的劲头,尽管已经制作中式服饰多年,于仁谦从没有安于现状,他说,自己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


  一直以来,传统的服饰制作有30多个需要测量的尺寸,包括身长、袖长、袖口、腰节等。但是,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现在的体型不像以前的人们那么匀称,有些偏胖的,这就需要制作尺寸更加精细。这也给了于仁谦一个琢磨、创新的机会。


  得益于家传160多年的制作手艺和在不断工作中的反复摸索,于仁谦在十几年前独创了一套“千人千体测量计算法”和观测法,这套独此一家的技艺让测量变得更加精细。


  “这套方法目前还是用皮尺横向纵向地测量,凸的地方和凹的地方怎么计算都有涉及,这样下来,测量尺寸由原来传统的30多个扩展到了60多个,一套测量工作完成就需要半小时左右。”于仁谦向记者介绍,目前的方法中多了一些立体数据的测量。“比如说胸部,形状不同的话,胸高点和厚度都不一样。此外,脖子也有粗细、长短之分,肩的厚度也不一样。各个肢体重要的部位,都有计算方法。”


  在于仁谦的眼中,旗袍更像是一件工艺品,“领子和胸、袖这些上半身的部位是魂,这些做好了人就精神了。过去测量方法少,数据少,人们不讲究这么合体。现在大家是为了展示自己,要求更苛刻、严谨,就是要合体。这是基本的要求,也是最难的。”为了做到这一点,于仁谦目前已经总结出了60多个公式。“测量以后用公式计算。把测量的不同数值带入公式中去,这就是一个立体计算测量法。”


  尽管在多年的制作中形成了独门秘籍,于仁谦依然没有停下脚步。“目前我就想找个工程师,把自己的测量理念研发成仪器,然后让中国旗袍走向更多地方。160多年的传承就沉淀了这些东西,我还得继续钻研、继续研究。”



  巧手连接五湖四海



  从事中式服装制作近50年,于仁谦制作的服装已经不能用数字来衡量,他说,“这是一件我可以坚持做一生的事业。”百余年的家族手艺传承,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使得于仁谦的旗袍店不仅享誉全国,还走出了国门。


  做过这么多服装,有一件让于仁谦印象深刻。“1988年的时候,店里来了一位老太太,交谈之后我才知道,这是以前芙蓉街上一位大户人家的女儿。建国前她嫁到台湾去了,那时候出嫁的衣服还是我父亲做的。”回忆起这件往事,于仁谦笑说,“这次她特意带着台湾那边旗袍师傅不能做的面料找来,看到现在是我在做的时候还一度怀疑我能不能做好。”


  为了证明自己,也为了传承好这门家族的手艺,于仁谦熬了两个晚上,终于完成了这件旗袍。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老太太回到台湾以后,这件旗袍竟然成了活广告。“不仅身边的街坊四邻来了,当红明星和主持人来了,就连美国、英国、意大利等50多个国家的友人也来了。”谈及这个,于仁谦难掩兴奋,“曾经有一位黑人讲师过来定做旗袍,因为身型比较胖,开始她担心一次做不好。结果穿上后非常有神韵,她高兴地跳了起来。没想到连外国友人都这么喜欢我们的民族服饰,这让我也很有成就感,我的手里连接着五湖四海的友人。”


  2000年到2010年之间,是于仁谦旗袍事业的鼎盛时期,很多名人慕名前来定做中式服装。“范冰冰、蒋勤勤、朱军、陈鲁豫这些名人都来过我这边做服装,有旗袍,也有其他的款式,都是我亲自测量的尺寸。他们来定制不是用于工作,都是个人喜欢生活中穿。”于仁谦向记者介绍。


  虽然如今不只是芙蓉街,就是整个山东省坚持做传统中式服装的也寥寥无几,但于仁谦却将家传的旗袍店经营至今,在一间狭小的工作室里坚持打造他的一件件工艺品。在他看来,这已经不仅是一份家传的手艺,更是一种文化的传承。“服装是一种文化,不管是哪个年代,服装都是中华民族的,而且能够改变人的生活方式。我就想着能让有咱们民族特色的服装被更多人喜欢,走向世界更多的地方。”


  为了更好地让中国特色服饰走出国门,于仁谦从小就注意熏陶、培养自己的女儿对服饰的兴趣。“她今年25岁了,之前在意大利学习了服装设计,这也是我的一个用意。一是让中国服饰走出国门,再就是让她在学习以后,能够把西方服装文化与东方服装文化结合起来,这对我们传统的服饰制作也有帮助和借鉴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