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周天下 > 正文

失控的监狱

2018-4-15 8:20:07 来源:山东商报

        巴西北部帕拉州政府10日通报说,该州一监狱当天发生越狱事件,造成21人死亡,包括一名监狱管理人员、5名犯罪分子和15名囚犯。当天下午一时左右,一伙犯罪分子利用爆炸物和枪支等企图炸开监狱墙体,帮助囚犯逃脱。随后警方和监狱管理人员同犯罪分子以及企图越狱者发生交火。如此规模的流血事件确实骇人,但如果在搜索引擎中输入“巴西监狱、越狱、暴动”这些关键词,就会发现巴西越狱事件发生频率高得不正常。其实监狱内的乱象不仅存在于巴西,在其他一些犯罪率高或执法部门力量相对薄弱的拉美国家,监狱骚乱、暴动、越狱等新闻也是屡见不鲜。这到底是怎么了?

 

2017年1月24日,巴西包鲁,当地监狱遭纵火,62名犯人越狱



 

  囚犯过多

 

  本世纪以来,随着巴西当局加强对暴力和毒品犯罪的打击,巴西监狱人口迅速增加。加之巴西早在1876年就废除了死刑,入狱的人再怎么穷凶极恶也只能在里边一直耗着。根据法新社报道,早在2000年,巴西监狱的犯人总数就超过23万名,然而监狱总数只有1424个,监狱的平均“入住率”高达157%。

 

  截至目前,巴西监狱的犯人总数增长到72万名,是世界上囚犯数最多的国家之一,远远超过监狱容量。

 

  由于监狱过度拥挤、敌对势力难以分开,致使监狱内部冲突不断。此外,囚犯间也常常争夺有限的资源,比如床垫和食物。

 

  据路透社报道,在较为富裕的圣保罗州,一名狱警要监管300到400名囚犯。这意味着人多势众的囚犯或帮派较容易取得监狱控制权。

 

  帮派斗争

 

  在巴西,越狱也常常是帮派斗争的结果。

 

  第一首都司令部(PCC)和红帮(CV)是巴西最大的两个帮派,而他们的成员不是在贫民窟就是在监狱。

 

  第一首都司令部于1993年在圣保罗成立,从事杀人、贩毒、抢劫、绑架、贿赂、走私等犯罪活动。成员近2万人,其中6000人在狱中。

 

  红帮于1969年成立于里约热内卢,业务范围与第一司令部基本重叠,因而这俩黑帮算是竞争对手。过去的几十年间,两个帮派都跟巴拉圭大毒枭图马尼做生意,虽然帮派间偶有小打小闹,但很少动真格。直到2016年图马尼在车中被暗杀,两个帮派为了争夺毒品和枪支的运输线而开战。

 

  在政府将其成员关进监狱后,两个帮派的战争从街头蔓延到了监狱。但由于PCC家大业大,红帮和其他帮派经常抱团与之对抗。去年1月,PCC成员与其他帮派在一所监狱中爆发冲突,至少56名囚犯因此丧生,40多名囚犯逃之夭夭。

 

  就这样,这些帮派在狱中一边发展壮大组织,一边干掉对方成员,运气好的时候顺便越个狱。

 

  资金匮乏

 

  在遭遇了二十年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后,巴西政府公共开支受限,许多监狱都面临着资金短缺和设施不全的问题。

 

  去年1月,司法部全国刑事和监狱政策理事会7名成员辞职,他们在共同辞呈中批评,政府不应该将资金从国家监狱预算中拨出转而分给国家安全部门。

 

  据BBC报道,在亚马逊地区的一次暴乱后,当地州长甚至向联邦政府借设备,包括扫描仪、电子追踪器和屏蔽监狱内手机信号的设备。除此外,他还向联邦部队借人,因为当地警察根本应付不来。

 

  回顾

 

  那些越狱事件

 

  ●2018年1月1日,巴西中部戈亚斯州都会区一所监狱发生暴动,造成至少9人死亡,14人受伤。据报道,这起暴动的起因是狱中两个敌对派别的犯人相互争吵继而斗殴,一些人还在狱中纵火,点燃被褥等物品。106名犯人趁乱越狱。

 

  ●2017年1月24日上午8点左右,巴西圣保罗州包鲁市的一座监狱发生暴动,152名囚犯趁机逃狱。据当地电视台报道,事发时,狱警在收缴一名囚犯手机时,引起了其他囚犯的抗议从而引发暴动,囚犯们点燃了监狱中的纸箱等可燃物,制造混乱并趁机逃狱,暴动在当天上午就被警方镇压下来。发生暴动的监狱为一个半开放式监狱,部分囚犯可在监狱建筑群内自由工作和学习。据报道,该监狱设计容纳1124名囚犯,但实际关押了1427名囚犯。

 

  ●2011年11月25日,巴西东北部一所监狱发生大规模越狱事件,82名囚犯出逃,其中大部分是因谋杀、抢劫和毒品走私而被判刑的重刑犯。当地警方说,罪犯们是从监狱房顶上的一个大洞逃走的。“当时正下着瓢泼大雨,看守人们没有听到异常声音。”后来直到有居民报告说看到很多人从监狱里逃窜,当局才采取行动。据悉,发生出逃事故的监狱原本只能容纳28名囚犯,但最终却塞下了近170人。

 

  管窥

 

  在监狱里想吃什么可以打电话叫外卖

 

  说起2017年初那次暴动事件,至今令人心悸。印象最深刻的不是流血规模之大、越狱人数之多,而是犯人们在”脸书“上发布了手持各型武器的合影,提前预告了这场冲突。

 

  而趁乱越狱的囚犯,甚至在丛林中一边逃窜一边拍照发”脸书“进行直播。监狱里哪来的手机?其实这些人在里面什么都不缺。有媒体报道说,花个一千雷亚尔(约合1840元人民币)疏通一下看守,就能把手机,甚至武器送进去。

 

  除此之外,有媒体报道声称,这些地区的毒贩被抓进监狱之后,生活方式基本上跟在外面没啥区别,罪犯们除了不能自由出入监狱,在里面简直干啥都行。

 

  他们依然保持着自己的帮派立场,各自拥戴“大哥”。手机、电脑什么的随便用,“大哥”们也就是换了个地方继续他们的违法勾当。有时候外面风声紧,他们倒挺愿意住进监狱里。

 

  这些“大哥”在里面都是自给自足,监狱几乎成为一个自治社区。监狱物质生活一点都不乏味哦,想吃什么可以打电话叫外卖。小商小贩的也可以进去,绝对不会出现为了几根香烟还藏着掖着大打出手这么没出息的事。想媳妇想孩子了,过来团聚一下也不麻烦。

 

  而暴动和越狱总是出其不意地发生。有时候暴动是为了越狱,有时候趁乱“顺便”越个狱。跑出去的有小蟊贼,也有大哥大,只不过也许很快他们还会回来,开始新一轮的猫鼠游戏。陈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