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新闻周刊 > 正文

拌嘴就要离 法庭来修复

2018-4-16 11:09:24 来源:山东商报

      “真正把婚姻击破的大事儿不多,绝大多数都是别人听起来非常小的事儿。”说这话的,是周聪雅。

 

  她是一位法官,与其他法官不同的是,其所调解与审理的案件,更多的是家务事,就是俗话里说的那种清官难断的家务事。

 

  因为常年跟家庭纠纷打交道,时间久了,她就觉得有种看尽人生百态的感觉。

 

  周聪雅所在的章丘区人民法院,作为全国试点法院之一,专门设立了家事审判庭,承担着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试点。

 

  所做的这一切,就是为了找准居高不下的离婚率的症结。最高法院刚刚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7年全国有140余万件离婚纠纷,其中有108万多件纠纷是夫妻因感情不和向法院申请解除婚姻关系。

 

  家务事,真不是小事。 文/图记者杨紫慧

周聪雅所在的章丘区人民法院是全国家事审判改革试点法院之一

 

  感情修复计划书

 

  最近,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去年的离婚纠纷司法大数据,2016年至2017年全国有140余万件离婚纠纷来到法院,其中有108万多件纠纷是夫妻因感情不和向法院申请解除婚姻关系。虽然近年来“居高不下”总是跟中国的离婚率形影不离,不过从2016年“认真对待高离婚率”开始进入不少基层法院的改革视野。

 

 

在家事审判改革中,章丘法院建立了离婚案件“冷静期”制度

周聪雅在开庭前对当事人组织调解

 

  2017年夏天,女儿高考刚结束,张丽和刘刚两口子就来到法院起诉离婚。张丽在当地一家医院工作,作为大夫的她常年7点半上班,一有病人就会急急忙忙去往医院,去年正赶上女儿高考,张丽对家庭的照顾感觉十分吃力。丈夫刘刚在国企上班,日常生活中热爱运动,每天早上坚持跑步锻炼,风雨无阻。用张丽的话说就是,“今天去打球了,明天去健身了,反正就是喜欢出去玩儿。”早上起来,张丽一般会为爷俩儿的早饭做一些准备再赶往医院,可是当她下班回来发现早上切好了放到案板上的菜,不仅没有下锅,一天下来都有些放蔫了。“我菜在案板上切了放着都干了,你不炒你把菜收起来好不好。”听着张丽的话,刘刚心里也渐渐烦躁起来,“回家就唠叨,每天都念叨。”

 

  “因为家务事儿来离婚的,往往是多少年如一日都这样,另一方就承受不了了。”周聪雅在接触这对夫妇时发现,男方在庭上的表现很好,不过女方生气地说“他嘴可好了,家务事儿一点儿不帮忙”。尤其在照顾家里高三孩子的这段期间,两人的冲突一度不可调和。

 

  周聪雅了解了两人的情况后没有判决离婚,而是给了他们两个月的离婚冷静期。刘刚虽然不想离婚,但也的确没什么招来挽回妻子的心。“老婆要上班,孩子要上学,你不能什么都不管,老是大男子主义。适当搭把手的活儿干少了,但是你话可得跟上,不能回家就跟大爷似的。女方唠叨,起码是听听,最好是话跟上,表扬一下。”周聪雅说张丽也不是就非得想让丈夫干什么,她人很勤快,其实很多家务事儿还是她做了,只是唠叨丈夫两句而已。

 

  冷静期的决定作出后,周聪雅给刘刚出了一份感情修复建议书,还督促男方填写了详细的感情修复计划书,“我让他定期向我汇报,他都干了什么,他不主动联系我我会主动给他打电话。”让法官指点迷津的刘刚,开始又送花、又送小礼物,还鼓动家人来给他背书,两个月冷静期过去后,张丽在接到法官电话时想离婚的态度就开始动摇,周聪雅又给了两人一个月的时间,在此期间,两个人主动和好,张丽来到法院撤回了离婚诉讼。

 

  “最亲近的两个人,也不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也需要讲方法。”周聪雅说,像做家务这种别人眼中的小事儿、两口子之间的大事儿,其实是当事人意识不到的原来是这么个事儿。不过离婚纠纷非常需要时间,案子这么多,容易做不了这么细致,如果能沉住气做工作,效果会更好。

 

 

 

        婚姻案件调查表

 

  周聪雅审判团队的法官助理曹琳告诉记者,一件离婚诉讼来到他们手中,首先当事人需要通过填写一系列信息,让法官对这个案子进行初步了解,看能不能够进行下一步调解。在这个调查环节,法院也动了不少心思,设计了不少“套路”让当事人尽可能的坦诚相告。

 

  在法官的点拨下,记者发现当事人需要填写的“婚姻案件调查表”中,选择题居多,无论是收入、婚姻构成情况、离婚原因、子女情况等,需要“打钩”的地方多,需要“填空”的地方少。章丘法院相关负责人解释,让当事人一字一句给法院写调查内容,很容易心虚或隐瞒,而用“打钩”选择这样的方式,当事人在“自己选”的这个过程中会更容易表达。此外,这个调查环节,是在立案的第一时间进行,根据法官们的经验,案子进展越往后当事人越容易逃避、解释、隐瞒,而在刚开始还没有“一丝丝防备”的时候进行,调查会进展的比较顺利。

 

  通过这些调查,如果纠纷涉及的财产不多、没有太大争议,法官认为具有调解的可能,那么就会在开庭前组织一次调解。在案件组织质证时,会让不同意离婚的一方当事人填写感情修复计划书。“其实这个感情修复计划书,就是搭建了一座沟通的桥梁,对于冲动离婚,效果特别好。”曹琳说,在不久前的一起离婚诉讼中,被告的男方边填写边念出来,起诉离婚的女方听得泪流满面。“第一项,承认错误、少打游戏;预期效果,原谅我;时间,永久。第二项,回到像谈恋爱一样,一起旅行。第三项,多陪媳妇回娘家。第四项,按时接送上下班……”男方写完感情修复计划书说,咱回家吧,女方接着就跟他走了。曹琳说,这两口都是90后,结婚不到一年,挺冲动离婚的,填写修复计划书时,男方回忆他们的恋爱,按着当时的步骤一步一步写了下来,最后女方写了撤诉申请,以撤诉结案。

 

  50块的抚养费拉锯战

 

  “案结事了”一般作为法院审判工作的完成标准,不过在家事审判的法官们看来他们面对的往往是“案结事不了”的情况。“像是抚养权、抚养费的纠纷,法院做出了审判,但是判决书之后的事情才是关键,除了抚养费是每个月都要支付的,还有孩子的成长。”周聪雅说,“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是目前在解决离婚纠纷中涉及孩子问题时的一个基本原则。“目前的未成年人犯罪,一半以上是来自离异家庭或者夫妻感情不好的家庭。两口子追求个人的幸福,孩子的成长不能推给社会。”

 

  刘磊和王秀秀的女儿已经小学二年级了,夫妇俩离婚的主要争议都在抚养权上,两个人对孩子都不松口。刘磊希望,他带着孩子,王秀秀不用支付抚养费。王秀秀说,自己带着孩子两年多了,夫妻俩已经分居,孩子一直跟着她而且是个女孩儿,但是她自己带着孩子经济上确实很困难,男方必须支付给她每个月600元的抚养费。

 

  这种情况下,只能把两人的女儿请到法庭上。“这个时候对每个法官都是很困难的——必须得问8岁以上孩子的抚养意见。”虽然孩子也很为难,但是也必须做出抉择,在法庭上孩子说,她想跟妈妈。法官就趁机说服刘磊,你看孩子也希望跟妈妈,而且女孩儿跟妈妈生活更方便,妈妈照顾她也更细,但是不管判给谁你都是孩子的父亲,最后男方同意。”好,就让她抚养吧,但是我经济也很困难,抚养费我只能出300。”在涨50块、100块的“讨价还价”中,曹琳看到了坐在一边参与调解的孩子。“你们都希望抚养孩子,都表现出了对孩子的爱,但是竟然50、50地往上涨抚养费,你们还希望孩子来听你们调解,坐在那里,看你们调解,你们让孩子怎么感受?”面对质问,刘磊和王秀秀都无言了,法官说折中一下,就按照450块钱的抚养费。双方最后也同意了。

 

  家事审判改革后,对于家事法官而言,职权干预原则的确立可能是改革之后切身感受变化很大的内容。周聪雅承认,家事审判改革之后,他们的工作量明显增加了。“比如在关于孩子的事情上,会联系妇联,到村里了解情况,请他们帮着打听一下。”周聪雅告诉记者,在正式的调查中别人家的事儿知情者一般不怎么说,让他签字更会有顾忌,通过村里调解员打听一下,电话沟通一下,虽然可能没有书面的证据,但法官心里就有数了。“家事审判大量的工作在庭外。”

 

  公正对婚姻家庭是一种感觉

 

  “来法院打离婚官司,第一回肯定判不离。”这个说法在民间广为流传,但这种简单的处理方式却无益于婚姻家庭的和谐。对于章丘法院家事审判庭的法官,正在进行的这次家事审判工作改革中最大的变化是改变“过去的套路”。“过去是第一回肯定判不离,但财产、家庭情况也不了解。第二次,半年以后,女方回娘家了男方不来叫,女方再来起诉怎么办?判离,可能就是把本来能复合的家庭拆散了。”

 

  在周聪雅的法庭上,经常出现这样的两口子。“在气头上离婚。男方刚开始不同意,但听了女方叙述种种不是,就说我也同意,再不同意显得我不男人,男方情绪很激动,头脑一热,两个人就定下要离婚。”后来孩子来到法院调解室的时候,法官问父母离婚了你怎么办,小伙子哭得不行地说“妈妈骗了我们,说不离婚的,说要跟我们一起过的”。虽然双方都同意离婚但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基于这种考虑,最后周聪雅给了双方一次离婚冷静期的机会,让他们把孩子的情绪稳定了。之后法官还对孩子的情况进行了回访,通过学校老师了解了孩子的心理状况。

 

  “公正对于婚姻家庭,不是绝对的,是相对的,是一种感觉。”常年审理离婚案件的法官认为,包括离婚的时候财产分割都没有绝对的公平,当事人两个人觉得合适就可以,婚姻中的公正在两口子心里。

 

  从2011年开始审理家事纠纷,回到自己的家庭中周聪雅觉得婚姻生活特别需要讲方法,并不是最亲近的两个人就是想说什么说什么,想干什么干什么,还是要讲方法,这很重要。 (文中人物系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