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 风雅 > 正文

风云激荡四十年 热情挥洒五十春

2018-4-16 11:30:31 来源:山东商报

吴泽浩,号铁塔轩主,著名中国画家、书法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第九、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九三学社中央书画院院务顾问,国家民族画院顾问,中央文史馆书画院研究员;山东省人大书画院副院长,山东省政协书画院副院长,山东省文史馆馆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济南市政协原副主席,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原副主席,济南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原主席。1943年7月生于广东省汕头市,1966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受业于关山月、黎雄才、杨之光教授。1968年到山东省从事美术辅导、创作、领导工作。曾在中国美术馆、中国军事博物馆以及日本、美国、新加坡、法国和中国香港、台湾等国家地区举办个展和讲学。 他虽年逾古稀,但连续创作各百幅画的主题画展,2014年的《甲午海祭》,2015年的《铁铸抗战》,2016年的《长征路上》三部曲,并由泰山出版社结集出版。在山东、北京、广东举办画展,引起广泛的关注。 2016年,中国政协文史馆为他出版《讲述中国·吴泽浩》音像集,将他的艺术人生收入全国政协资料库。

英勇不屈赵一曼

大雪山

甲午邓世昌威海中华魂

孔子登泰山

 

        改革开放40年以来,在中国画的探索中,吴泽浩先生可谓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先生初以岭南派之滋养入心,后以齐鲁大地深厚文脉入情,于传统中成功揭示出一种有别于传统而又更贴近现实的具有时代审美意识的中国画作品。在画坛纷杂多元的当今,先生依然能够坚守自己内心的理想,并持之以恒为之努力探索,敢于向至高至美的境界进发,于当今画坛中独树一帜。

 

  吴泽浩先生在山东生活工作50年,他不仅是一位全心指导参与并见证山东文化事业建设发展的领导,更是一位对历史文化有深入认识,对现实生活有敏锐感知的代表性艺术家。谈到山东艺术界改革开放这40年的发展,先生有他自己的感触……记者傅晓燕

 

  积蓄力量夯实发展之路
  

 

  记者:您在山东工作生活已经50年,见证了改革开放40年来的发展历程,刚到山东那段时间主要的工作是什么?

 

  吴泽浩:1961年到1966年我在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读本科,我们的老师是关山月、黎雄才、杨之光等等诸位大家,我的艺术深得岭南画派的滋养。回想自广州美术学院毕业被分配到山东来工作,至今已经50年了,当时这应该是山东有意从外地引进人才的一个举措吧。刚到济南的时候因文革的原因,很多文化和生产活动都停顿了,我被安排到济南市群众艺术馆工作,之后与很多同事一起被安排到基层生活锻炼。在那几年的时间中,我们与工农朋友一起生活劳动,切身感受他们的苦与乐,闲暇之余我们也一起画画,画身边的人和事。当时也有很多工农朋友对绘画有兴趣,于是晚上我们办训练学习班对工人作者辅导培训,把中国画的造型基础和笔墨一点点地讲述给他们。他们当中有很多人是有绘画才能的,领悟能力也比较强,后来都成为了山东艺术阵地上的中坚力量和院校的美术教师。

 

  记者:改革开放初期,工作重点是什么?

 

  吴泽浩:那段时期,大家在思想上的禁锢被打开,艺术创作激情充足,加之前几年的基层生活积累,更加丰富了创作的题材与内容,当年还是中青年的我们终于可以安心创作了,的的确确是夜以继日地走在艺术的道路之上。

 

  在80年代初之时,我们与张登堂等几位好友多方努力,终于建成了济南国画院,画院里的画家们在那段时间创作了很多现实题材作品,“台湾爱国同胞诗意画展”在当时的美术界产生很大反响,大家用心创作的那些作品现在看还是立得住的好作品!

 

  济南画院组建后我被调到市文联副主席岗位工作,这时期的主要任务是对老艺术家平反和对文艺工作拨乱反正,把艺术发展和创作引到正路上来,带出更多人才,为创作的发展提供更多的保障,比如展览场地等等。同时还要恢复院校,比如山东艺术学院和济南工艺美校的恢复和建立,济南工艺美校后来又改建为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改革开放初期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为很多老艺术家给予平反昭雪,让他们重归文化队伍中来。举个例子,白石老人的弟子王天池先生一直在街道扫街养家糊口,我们市文联对他的历史重新调查,并为老先生平反,让其晚年回到艺术的专业队伍。包括魏启后、弭菊田、陈维信等老师们,在当时也没有很多机会参加展览,出版画集,我们市有关单位就多做工作让他们的艺术更多的展示传播出去。

 

  树正风带动山东美术走向全国
  

 

  记者:山东艺术界在全国产生的影响和地位,也是在改革开放之后才形成的吗?

 

  吴泽浩:随着改革开发的发展,我们艺术界的创作热情高涨,特别是落实政策之后,很多老画家再次回归,他们开始带徒弟,将毕生的技艺传给后人。比如我们的于希宁先生,诗书画印皆能,他带出了非常多优秀的花鸟画家,为山东乃至全国花鸟画的发展传承起到不可磨灭的贡献。还有像单应桂、朱学达、吕学勤、白逸如等画家,虽然当年他们还很年轻,但已经是颇具实力和影响的画家,他们创作的很多与时代紧密契合的作品,让山东美术闻名全国。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刘宝纯、张登堂、欧阳炳森等山水画家,以黄河、海河、淮河为题材创作和展览,我与陈维信的“长征路上”创作和全国各地巡回展,都受到全国艺术界的极大关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山东美协组织油画家们创作的沂蒙山系列作品,同样在国内外引起很大的影响。在那段时间里,我们山东的艺术创作可以用轰轰烈烈来形容,艺术家们创作了大批立得住的经典之作,让全国对山东书画界都有了全新的认识,并逐步确立了山东书画大省的地位。时至今天,山东艺术家们的创作热情依然十足。

 

  记者:请您概括一下改革开放40年我们山东艺术家们有什么共同特点?

 

  吴泽浩:我们艺术家的共同也是最大的特点就是走正路。改革开放后西方的艺术思潮进入国内,很多画家受到西方的艺术理念以及一些生活方式的影响,在思想和价值观上产生了并不积极的影响,今天回过头来看,我们山东所受的影响和波动很小,我们始终坚持正确的创作道路。一个艺术家在创作道路上若有坎坷,其损失就太大了,因为人生只有短短几十年。

 

  走正路,树正风是这40年发展的思想主导,因为有我们这样一批经历过艰难并始终坚定艺术追求和信仰的人在。我们这些老人,始终坚持以毛主席延安文艺座谈会精神为指导,把毛主席这本大书当成了我们人生的哲学。这是提高我们的文艺创作,丰富文艺题材,树立人生观的重要思想指导,这就是山东艺术界的正路正风。

 

  以经典之作传承历史文脉
  

 

  记者:退休前,您一直担任市文联和省市美术家协会的领导,可以说把全部的精力和时间都奉献给了山东的艺术建设发展。退休后您也没有停歇,目前为止几个大题材系列创作,又在山东乃至全国影响深远。

 

  吴泽浩:改革开放40年弹指一挥间,当年在重要的领导岗位上,对工作丝毫不敢松懈,大部分的创作都是在晚上9点至凌晨3点完成,时间相对紧张。退休之后对我来说,是艺术上的一个新阶段,这是一个非常艰苦,非常庆幸,也很有收获的阶段。退休之初我给自己定下规划,要从历史、从文学等方面,以笔墨的方式来书写我人生的感悟。从70岁开始的五年,在各界朋友的关注和支持下,我完成了几个系列的创作,并在北京、济南、青岛、泰安以及我的老家广东省的深圳、珠海和汕头举办了大型展览,并集结出版了数本画集。

 

  首先是2014年,恰逢中日甲午海战120周年,我到威海,巧遇台风“麦德姆”袭击,让我久久不能平静。觉得应该用自己熟悉的笔墨还原那段历史。于是,我集中半年左右的时间进行创作,终于完成60余幅以人物、战场、历史、现实的全景式系列作品——《甲午海祭》,同名图书由泰山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

 

  接着是《铁铸抗战》系列的74幅作品创作完成,把当年的东北、长城、黄河、江南、江北、岭南、武汉、长沙的战场和现今的纪念设施,按时间顺序排列画出;将战争中牺牲的英雄烈士和革命领袖的面貌,用写实的手法塑造出来; 把我国大好河山的真实风貌和人民大众在艰苦的战争环境中克服困难、不惧敌人的乐观奋进精神展示给观众,2015年我用我的笔墨讲述了十四年抗战。

 

  在1976年的时候,我和陈维信先生重走长征路,之后用了十年时间,我们五易其稿,最后把作品交给了军事博物馆。《长征路上》这个题材是我艺术人生常画常新、永不褪色的一个重大题材。2016年又重新创作,又是全新的一番感悟。

 

  期间还创作完成了《武训歌谣》系列、《弘一禅意》系列作品。七十几岁的老人,也没有懒惰,依然有饱满的创作热情。

 

  记者:来济南工作生活50年,您对济南文化艺术事业的传承发展工作的付出也让我们铭记于心。您不仅是一位画家,同时在书法、诗词、史学等方面也有深入研究。在济南文脉的传承中,您也是时代的骄傲。其实不仅对济南,您对整个山东的情感也是浓郁的。

 

  吴泽浩:到山东工作这50年,我也总是想把自己所感悟的,所理解的济南、山东讲述给更多的人,比如2017年的《扁舟藕花里》系列展,以济南文脉的传承为创作主线,从曹植、杜甫、李清照、辛弃疾、元好问、赵孟頫到蒲松龄、老残,从四门塔、灵岩寺、趵突泉到大明湖与千佛山,以人物和景物讲述济南文脉。“一派文脉历下流,海右亭前扁舟游。二安词章豪与婉,超然楼头摘星悠。”这是一位在济南从事文化事业工作50年的老人对泉城的深情,同时也希望与大家一起进一步梳理济南文化传承的脉络。这也是一位75岁老人向济南向山东人民交的答卷。其实不仅是我长期生活的济南,整个齐鲁大地上每个城市都有我不同的眷恋,对泰安有泰安的眷恋,对烟台有烟台的眷恋。山东改革开放40年来培养了一大批有成就的艺术家,生活在这里,我们应该更加热爱这片土地,在这样伟大的时代,我们应创作出更多立得住的好作品,不辜负观者、不辜负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