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 逸生活 > 正文

那些“追风少年”如今还好吗?

2018-4-17 11:02:01 来源:山东商报

        在外界看来,经验老到心态却年轻的他们,是老板、企业家、弄潮儿,但他们私底下却戏谑地称自己为“追风少年”。

 

  有人说,在这个时代,只要敢于站上风口,连猪也会飞。而最近几年,从互联网、泛娱乐再到区块链,可以说风口一个比一个猛,风力一个比一个强。部分初创团队,虽然想法新颖、创意丰富,但却总觉得难以追赶得上风口,甚至当一阵“风”消失时,这些项目都还无法推出市场。那么,究竟是金钱限制了创业者“追风”的速度,还是病态的市场环境,让创业者频失良机?

 

  尽管起了个大早,但还是赶了个晚集

 

  “中国虽有人口红利,市场需求巨大,但很多时候,创业者不一定能在行业里分一杯羹”,创业多年的刘一虎感慨道,国内的创业环境虽开放,但行业却是寡头垄断的局面,同一行业的头部企业与创业团队,所坐拥的资金和资源,完全可以用“贫富悬殊”来形容。

 

  “本来以为在区块链(领域),我起了个大早,但没想到还是赶了个晚集。”提起自己过去一年的创业经历,刘一虎显得有些失落。他说当初他创立这个区块链积分平台时,比特币还没成为大家热议的话题,而了解区块链技术的人也并不多。可以说,他是国内最早一批涉足区块链应用的创业者。

 

  据刘一虎透露,他和团队所研发的这套区块链积分系统,是针对于商超、综合体各品牌门店现有的市场需求定制的。在同一家商超内,不同的品牌门店可以利用这套系统,实现积分互认,通过一定比例互相兑换,并促进用户在门店之间的交叉消费。

 

  “但不知道是运气背,还是生不逢时,我们现在(推进)很困难。”目前对于刘一虎来说,最煎熬的莫过于资金紧张的问题。按道理说,区块链作为一个时下非常热门的话题行业,创业项目想获得融资应该不难。但刘一虎却表示,区块链项目融资的难易,与其背后是否有资源“加持”息息相关。

 

  无奈之下,刘一虎不得不随波逐流。在行业里苦苦寻找愿意“包装”项目的推手机构,或者愿意拿团队当“炮灰”的背书企业。

 

  对于大部分像刘一虎一样的草根创业者来说,在没有资源,缺少背景的前提下,的确是难以在互联网大环境中抢占一席之地。加上红利迭代的速度飞快,如果创业者不能够在短时间内把握机会,并积极推进项目的话,一个风口很快就将过去。

 

  缺少资源的加持,创意成抄袭蓝本

 

  “在创业方面,我们总是赶不上趟,都习惯了。”刘一虎相识多年的朋友、曾经的合伙人张帆告诉懂懂笔记,身边好几个老相识,早年都是办实业出身,2014年之后,大家跟随双创大潮进入互联网产业,成为创业者。在外界看来,经验老道心态却年轻的他们,是老板、企业家、弄潮儿,但他们私底下却戏谑的称自己为“追风少年”。

 

  “创业就是紧跟风口,但没钱没势的,什么风口跟起来都很吃力。”张帆表示,他两年前曾和刘一虎等几位伙伴,共同创立了一家直播经纪公司,在直播领域的公会制度还没有完全成熟时,他们就已经在做着培养主播、策划内容、代理推广等业务了,“那时候在成都太古里对面(的写字楼),公司租了很大的地方,在直播行业里我们起步也很早。”

 

  在挽回了一部分前期成本之后,张帆和刘一虎果断停掉了项目。在这之后,张帆和另外几位伙伴再次“追风”,创立了一家短视频MCN机构,也面临了同样的问题。在还没找到资本机构资金加持的情况下,项目受到行业寡头的挤压,而终告失败。

 

  创业投资均跟风,草根团队需“站队”

 

  “创业也要讲‘血统’的,相比其他创企,我们就是运气好点。”相比刘一虎,陶嘉这位“追风少年”就显得幸运了许多。尽管在深圳这个人才辈出的创业城市小有名气,但他最初的“追风”之路并不顺利。

 

  “那时候别说深圳,全广东都找不出10个做AR 的团队,我是最早吃螃蟹的那一批人。”据陶嘉回忆,曾有两个海淘电商项目,与他一同参与一场融资路演。在商业模式相仿、渠道相似、团队经验相当的情况下,一个项目受到热捧,而另一个项目却被当场淘汰了,“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那家受热捧的,有上市集团旗下(创业)加速器的认可和背书。”

 

  虽然他不认同这样评判项目的标准,但这或许就是创业圈中所强调的“血统”,也就是张帆口中的“势”。事实上,除了创业者“跟风”之外,资本机构也在“跟风”投资。甚至一些投资机构会草率认为,某某大企业都认同的项目,就一定不赖。因此,为了让自己处于研发期的AR项目有“续命钱”,陶嘉不得不改变策略,从寻找资本加持,转向寻求大企业、大组织背书。

 

  有了这样的“血统”,创业者“追风”才能够事半功倍。在巨头的背书下,项目今年3月份顺利的拿到了B轮5000万美元的融资。而同一时期起步的AR创业团队,有的已经退出行业,有的还在苦苦挣扎。最好的一家,也是去年底才刚拿了500万人民币的A轮,从居民楼搬进了写字楼办公。

 

  “不可否认的是,大家的技术都很扎实,而我们只是多了些运气罢了。”而为了换来这一系列“运气”,陶嘉也成了资本机构、企业巨头操纵下的“傀儡”。他坦言,自己虽然“养”活了企业,但却无时无刻的焦虑着,是否有朝一日会被踢离创始团队,项目又是否能一直坚持最早的初心,“创业追风口固然很重要,但有时候抓住了红利,也并不是万能的。在这个圈子里,有太多的无奈,太多的角力,甚至是无形的交易。” 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