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修复“船”奇

2018-4-19 10:46:57 来源:山东商报

        幸福又失落,对已67岁的尚津济来说,这是常常存在于内心的一种情绪。幸福的是,自己呕心沥血多年的作品大都被博物馆或个人收藏,失落的是,“就像父亲要嫁女儿一样的感觉,左打扮右打扮,打扮好了送走,虽然是好事,也会有点舍不得。”古船修复,这个冷门又专业的技艺,在尚津济这里,已然成为凝结古人智慧、了解中国造船文化的一扇门。文/图 见习记者 许倩
  

 

尚津济的作品已有百件左右
对于每一个船模,尚津济都力求精益求精


 

 

  结缘与转折

 

  如果要给尚津济和古船修复之间搭根线的话,恐怕得从他小时候说起。

 

  “姥姥家在天津的海边上,上学以前经常到海边,趴在栏杆上看船,一看就是半天。”小时候的一副画面至今清晰地印在尚津济的脑海中,他发现船上的人会在船尾做饭,就像姥姥在家做饭时一样,用扇子扇,一缕青烟随风四散。尚津济常常看着船离开,想象着船内的布置,和人们在船上生活的样子。

 

  后来,尚津济来到济南生活,而这也使得他与船的缘分越来越深。“上学时学校让根据爱好报课外活动,正好那时济南有青少年航模训练班,就报名参加了。”也是从这个时候起,尚津济开始自己做起了船模。工作以后,这个爱好不但没有被尚津济放弃,反而愈演愈烈。“当时在济南化工厂上班,后来又在厂办小学当了10年老师,那时就带着学生做模型,主要就是船模。”

 

  就在一切看起来都顺风顺水的时候,尚津济下了岗。而这,也成为了他古船修复事业的重要节点。

 

  “迷茫了一阵子,觉得不能这么闲着,就毛遂自荐去了省博物馆。”恰巧那一年,他参与了长清双乳山汉墓出土的汉代马车的修复工作。“马车的修复和古船修复工艺都差不多。”尚津济回忆。

 

  2007年,省博物馆要搬迁到经十路新址,原在经十一路展出的梁山古船需要拆解后在新址重新组装,他终于有机会参与古沉船的修复工作。“修复的第一艘古船就是1956年发现的山东梁山明代运河古船。”因为在修复工作中展现出的高超能力,后来就会有人主动邀请他参与古船修复。于是,后来尚津济又先后参与了2010年出土的菏泽元代古沉船和2012年出土的天津明代张湾2号古沉船的修复。巧合的是,这几艘都是运河古船。

 

  “文物修复绝对不允许想象,一定是有依据地去做,修复理念、工艺、材料上都要符合要求,材料要有可逆性,让后面的人还可以进行二次修复。”尚津济告诉记者,古船的修复要求很严格,但也有规律可循。“以菏泽元代古沉船为例,当时船尾裸露在地面的一侧被烧掉,但船整体是左右对称的,根据保留的一侧就可以对另一侧进行修复。”

 

  “跨界”回归

 

  从最初因为爱好而做船模,到后来机缘巧合参与了三艘运河古船的修复工作,再到如今重拾做船模手艺,尚津济的作品有百件左右。不仅做,他还做出了门道。

 

  去年,国内首届中式木帆船模型展评大赛举办,全国有100多支队伍参赛,尚津济带着1:7.5比例制作的菏泽元代古沉船和1:10比例制作的天津明代张湾2号古沉船两艘船模参赛。经过重重比拼,最终两艘船模分别斩获最佳人气奖和全国专业三等奖。这对尚津济而言是个极大的鼓励。

 

  “中国有广船、福船、浙船、沙船四大船系,参加比赛的人很多。这其中有很多是传承人,他们大都是根据家人以前做过的印象进行复原制作,而我们是唯一获奖的出土沉船模型。”回忆起参赛的经历,尚津济至今都很激动。“我这十多年来参与文物修复工作都与大运河出土文物有关,制作模型时的灵感也来源于此,直接测绘后进行复原,这种准确度要比其他人高。”

 

  说起得奖的经历比较轻松,但背后的工作着实漫长。这两艘古沉船模型制作完成每艘用时两年左右,其中天津明代张湾2号古沉船模型制作于去年2月刚刚完成。

 

  至今全国做船模的人很多,“从辽河流域到环渤海、东海、南海沿海都有一批做船模型的人。可像我们这样根据出土古沉船实物来制作的就少见了。”说到这个,尚津济话语里都透露着自豪,“古人做船时长料长做,短料短做,因而同一艘船的制作材料还不尽相同。这是我们比别家精确的地方,也是古人的智慧结晶。”

 

  船体背后的智慧  

 

  其实,中国的造船由来已久。“中国本身造船史至少有8000年,旧石器时代就有独木舟,随着生产力的发展,为了解决更大的载重量、航行速度、稳定性,加了木板可以载更多的东西,现在一些少数民族地区还保留着这种原始的造船痕迹”,尚津济说。

 

  “要对古沉船进行复原,首先对制作木材就有讲究。木材的密度、木质纹理都要和真实的出土古船比较接近,相似度要高。在制作的时候要把木质纹理按比例缩小以后选用适合的木材。”尚津济告诉记者,这项工作不是一般人能做得来的。“文物修复要有鉴赏能力,知道选用什么样的木材,还要对中国古代文化有了解,有较强的动手动脑能力。最后一定要能够坚持,不然做不好这项工作。”

 

  尚津济介绍,船模的制作前期准备工作比较漫长,这期间要翻阅图片和文字资料得出数据,后期集中制作的时间在半年左右。“在制作的时候,要先把底部造好,然后制作外侧的板。船舱内的脚梁在进水的时候能够起一个隔离作用,相当于排水系统。边铺船底边打钉子,起固定作用。”

 

  在这样的制作流程之上,每艘船的结构可能还有细微的差别。“菏泽元代古沉船模型的制作用了40条外板和10条隔舱板,在船底板的第三、四两块板之间对称分布有流水孔,这样可以把水流集中在一个舱内。”尚津济告诉记者,不同的船只拼接工艺也不相同,“菏泽元代古沉船用的是鱼鳞搭接,天津明代张湾2号古沉船用的则是平板对接。”

 

  小部件制作也很费时。一个铁锚的制作就要经过制作模具、浇铸、整理、打孔和做旧五个步骤,而做旧还要做到七成新。一艘船的制作需要成百上千个部件。在天津明代张湾2号古沉船上,有一个铁制的橹支纽,这是尚津济用了整整半天制作出来的,“划桨的时候就把桨固定在橹脐这个点上,摆起来像鱼尾巴,可以提供动力。其实古船复原兼顾了铁工作、木工作、竹篾作、彩绘、修漆作等,可以说集匠人所有的智慧于一身。”

 

  因为修复过古船,也制作过船模,尚津济由衷地佩服古人的造船智慧。比如尺寸上的精准程度。“古船在船底设有龙骨,我们把船复原以后用激光从船尾打到船首,压出一条中心线,龙骨的中心线和激光线误差都在毫米之间。古人条件那么简陋,竟然能做得这么精确。真是震撼。”

 

  不仅如此,“一尺三钉”的规矩更是充分展现了古人的智慧。“一尺三钉”就是在一尺的距离内放置三根钉子。钉子太密,木头会被破坏,容易劈。既要达到强度又不能破坏木头,于是就这样约定俗成,并且呈人字形排列。”

 

  而且“两块船板之间需要连接,在中心部位有一个铁钉,不是垂直的,有一定的弧线,这样下去握力更强。做的时候要先用钻钻一个引导孔,把钉子弄弯以后从引导孔里砸进去。因为钉子遇水会生锈,所以在钉进去之后要用油灰密封。桐油遇氧气固化,再加上有杀菌消毒作用的石灰。”尚津济介绍,“古人把石灰和桐油结合在一起,既固化、又密封还消毒。

 

  挑战全新目标
  

 

  从事古船修复多年,翻阅过很多资料,也见到过一些出土古船,但尚津济坦言自己也遇到过没解开的谜题。

 

  “此前在资料里看到过材料里记载有水牛皮两张,我就好奇皮革是用来做什么的呢?因为在出土的实物上没有见过,可为什么书里有呢?”

 

  为了解开这个谜题,尚津济联想起了马车制作的原理。“马车制作时有在轴头外使用皮革的,这是用来加固的。马车的圆木外打几十个孔,为了防止劈裂,要先把鲜皮革拽长,皮革干了以后收缩强度很大,这样就起到一个加固的作用。”在这种思考延伸之下,尚津济做出了自己的推测,“我推测船上用应该是放在外侧容易开裂的地方,也是起到加固的作用。”

 

  尚津济自己形容,做船模一旦喜欢上以后就很难刹车,做着这个还想着下一艘。目前他和两个徒弟正在制作菏泽元代古沉船的第二艘模型,和天津明代张湾2号古沉船一样,制作完成后就要送到博物馆陈列收藏。同时进行的,还有一艘五代时期的郭氏船。

 

  而这,对于尚津济和他的徒弟而言是一项全新的挑战。“这艘船从船体到舱面建筑,和前两艘结构原理一样,但是动力系统不一样。前两艘是用帆做动力的,有风就可以走,没风可以摇橹。郭氏船不一样,一半靠纤,顺水可以按水流速度运转,逆水行舟要拉纤,舱面建筑也不一样,这也是一个新的目标。”

 

  记者了解到,郭氏船比《清明上河图》上的船要精准的多。“因为只有图片资料,没法看到里面是什么样子,但行家看外头就能想象出里面什么样,就跟平视图一样。”尚津济介绍,这艘船的制作计划年内完成。“船体做好以后,还要把小凳子、茶壶等附件也做上,做出一个真实的效果。”

 

  “现在不分周六周末,天天都这样干,不干这个就着急,但还得继续学习。”尚津济说。 (本文报道人物由济南市旅发委“传统手艺百工团”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