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后卡斯特罗时代

2018-4-20 10:40:41 来源:山东商报

        古巴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19日宣布,迪亚斯-卡内尔接替86岁的劳尔·卡斯特罗,当选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成为新一任古巴国家元首兼政府首脑,这意味着古巴告别持续了近六十年的“卡斯特罗兄弟时代”。

 



  劳尔·卡斯特罗与中国

 
  劳尔·卡斯特罗现年86岁,会唱 《东方红》,曾多次访问中国,结交了一大批中国朋友……
 
  1959年7月,中国新闻代表团访问古巴。中方希望了解古巴对两国建交的态度。当时,尽管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近10年,但地处美国势力范围的不少拉美国家仍与台湾当局保持所谓“外交关系”。古巴能否成为第一个“破冰者”?
 
  一场外国记者会上,中国新闻代表团团长姚臻向菲德尔提问:“古巴人民对中国人民和亚非人民的希望是什么?”
 
  菲德尔简短答复:“中国人民和古巴人民在争取经济独立中有共同的需要,古巴大部分人民支持这种需要,我希望中国人民取得更大的成就。”
 
  记者会第二天,劳尔私下会见中国新闻代表团,请姚臻向中国政府转达,希望中方派一名负责同志到古巴,做双方联系工作;待条件成熟时,可以在古巴建立中国大使馆。
 
  劳尔这番“传话”,令中方代表团心里有了底,中古建交正式提上议程。1960年9月28日,古巴成为第一个与中国正式建交的拉美国家。
 
  1997年11月,劳尔时任古巴国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兼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首次访华。出访前夕,他向中国驻古巴大使馆提出,希望将访华逗留时间定为18天。“可谓打破了‘国际惯例’。”当时在中国驻古巴使馆担任政务参赞的刘玉琴回忆。

 
  经济改革是重点

 
  古巴自2006年进入“劳尔时代”以来,经济改革稳步推进,取得丰硕成果。当前,收入差距加大等改革负面效应开始显现,加之外部环境发生变化,特别是盟友委内瑞拉经济恶化和古美关系倒退,继续推进改革和模式更新将成为未来领导层的首要任务。
 
  2011年,古共“六大”确立“经济和社会模式更新”的改革战略,明确了减少国家干预、简政放权和改善民生三大改革方向。2013年以来,改革遵循古巴领导人提出的“不快走也不停顿”原则,由扩大私营经济、建设经济特区、完善社会保障拓展至废除货币双轨制、吸引外资、国企改革等领域,逐步进入“深水区”。
 
  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古巴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杨建民认为,目前来看,古巴经济改革进程不会倒退或逆转,如何继续落实纸面上的改革措施,对新一代领导层是不小的挑战。古巴国内对改革方向和速度存在不同声音,如何协调经济改革和政治稳定,需要未来领导层稳妥处理。此外,新生代领导人具有年龄优势和创新精神,但不再具有老一代革命者的威望,必须通过自己的能力和表
 
  现赢得民心,通过推进改革不断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打造廉洁和更有效率的政府等获得执政基础,这使得推进经济改革的迫切性更加凸显。“坚持经济模式更新的同时,要始终坚持共产主义信念。”这是劳尔对新一代领导人划出的“政治红线”。此次权力交接之后,劳尔将继续担任古共第一书记。古巴退休陆军中校里戈韦托·塞洛里奥认为,这能保证“无论最后选出的(领导人)是谁,都能把握好方向”。

 
  多元化外交

 
  古巴未来领导者的诸多决策变量中,委内瑞拉和美国是无法忽视的外部因素。
 
  作为古巴在拉美最重要的盟友和贸易伙伴,委内瑞拉近年来经济形势恶化,对古石油援助大大缩水,古巴经济发展面临能源短缺的掣肘;古美关系在奥巴马时代经历缓和之后,却在特朗普上台后突然降温,美国对古经济封锁再度收紧,间接压缩了古巴经济改革的空间。
 
  好在古巴长期致力于外交多元化的努力开始发挥效果,为古巴发展经济、对冲美国贸易封锁带来了更多机遇。
 
  古巴积极发展同中国和俄罗斯的经贸合作,中国成为古巴最大货物贸易伙伴,中国投资为古巴基础设施和产业发展带来积极作用,俄罗斯也开始向古巴出口石油,一定程度上减缓了因委内瑞拉经济不景气给古巴造成的不利影响。
 
  古巴与欧盟的关系也发生积极变化。双方在去年11月签署“政治对话与合作协议”,标志着双方关系翻开新篇章。今年1月,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访问古巴,表示欧盟拒绝接受美国进一步孤立古巴的措施,愿意支持古巴的改革进程。
 
  可以预计,未来古巴领导人将面临更加复杂的内外部执政环境。继承和发展古巴社会主义道路,以经济改革激发内生动力,以多元外交拓展外部发展空间,将成为新一代领导人的重要使命。 综合新华社电

 
  “革命之子”

 
  迪亚斯-卡内尔参过军,退役后回大学教书,此后到古巴共产主义青年联盟工作,并于1993年投身党的工作,先后在两个省担任省委第一书记。2003年迪亚斯-卡内尔进入古共中央政治局,成为最年轻的政治局委员,2009年出任高等教育部长,2013年出任国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
 
  虽出生于卡斯特罗领导的上世纪50年代古巴革命之后,但迪亚斯-卡内尔经历了扎实的基层历练,在90年代古巴经济“特殊时期”主政地方并获得良好口碑,也担任过党内和政府高级职务,可谓履历完整、经验丰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