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周天下 > 正文

“革命之子”继续古巴改革路

2018-4-22 8:54:22 来源:山东商报

       古巴第九届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19日宣布,迪亚斯-卡内尔当选国务委员会主席。这位出生在古巴革命胜利后、成长于普通家庭、从基层一步步成长起来的“革命之子”正式接替劳尔·卡斯特罗,继续引领古巴前行。

 

  工人后代接地气

 

  1960年4月20日,迪亚斯-卡内尔出生于古巴中部比亚克拉拉省普拉塞塔斯市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机械厂工人,母亲是小学教师。迪亚斯-卡内尔出生后一直在比亚克拉拉省生活。据介绍,幼时的他喜爱阅读和棋类游戏。

 

  进入大学后的迪亚斯-卡内尔热爱摇滚音乐,经常穿着一件印有切·格瓦拉头像的T恤衫,也曾经留过长发。1982年迪亚斯-卡内尔从就读的拉斯比亚斯玛尔塔阿布雷乌中央大学电子工程学专业毕业。毕业后他和许多古巴青年一样,选择了加入古巴政府军“古巴革命武装力量”服役接受锻炼。

 

  服役期结束后,这位曾经的电子工程学毕业生决定返回母校玛尔塔阿布雷乌中央大学任教。在这里,他加入“古巴共青团”——古巴青年共产主义联盟,并成为了校内青共联组织的干部。他的政治成长之路就此开始。

 

  1993年,他投身于党的工作,一年后出任古巴共产党比亚克拉拉省省委第一书记。

 

  在当地人眼里,他非常接地气,常骑自行车出行,爱与民众攀谈,爱穿印有拉美著名革命家切·格瓦拉头像的T恤,还自称是甲壳虫乐队的歌迷。迪亚斯-卡内尔有过两次婚姻,第二任妻子是古巴著名文化专家利斯·奎斯塔。在迪亚斯-卡内尔出访或者接见外宾的活动中,奎斯塔时常陪伴左右。

 

  “从不坐办公室”

 

  2013年,迪亚斯-卡内尔当选国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成为第一位担此重任的“60后”。这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震动,人们纷纷想知道“迪亚斯-卡内尔到底是谁”。

 

  劳尔·卡斯特罗告诉大家,迪亚斯-卡内尔同志不是新人,也不是“空降兵”。

 

  1994年至2009年间,迪亚斯-卡内尔分别在古巴的两个重要省份担任一把手,积累了扎实全面的基层工作经验。

 

  1994年,迪亚斯-卡内尔出任比亚克拉拉省省委第一书记。当时,受苏联解体影响,古巴面临经济困难。比亚克拉拉省是古巴重要的农业大省,盛产蔗糖,迪亚斯-卡内尔面临如何带领这个农业大省实现经济复苏的重大考验。工程师出身的他“没架子”,平日里坚持骑自行车上下班,工作中看重实地调研。在任内,迪亚斯-卡内尔的足迹遍布比亚克拉拉各个农业合作社,通过频繁走访来了解实际情况,每到一处,都热衷于深入当地民众进行沟通互动。

 

  中国前驻古巴大使刘玉琴在古巴工作时曾与迪亚斯-卡内尔打过交道。据她回忆,迪亚斯-卡内尔当省委第一书记时“从不坐办公室”,几乎每一两个月就要走一遍当地的农业合作社、学校、企业等,了解实际情况。

 

  “我记得,迪亚斯-卡内尔视察农业合作社的时候,人们都围着他,无拘无束地提问,非常自然。他一点没有领导的架子。”刘玉琴说。

 

  2003年,迪亚斯-卡内尔被调到卡斯特罗兄弟的家乡——奥尔金省任省委第一书记。同年,在劳尔·卡斯特罗推荐下,迪亚斯-卡内尔进入古共中央政治局,成为最年轻的政治局委员。

 

  具有自我批评精神

 

  2012年3月迪亚斯-卡内尔被任命为古巴部长会议副主席,分管教育、科学、文化和体育事务。作为一名体育迷,迪亚斯-卡内尔长期关注古巴体育发展,倡导提高全民体育普及,反对“金牌体育”制度。迪亚斯-卡内尔曾多次参观考察古巴各类型体育学校和大型体育场馆,与诸多古巴拳击、棒球、排球等优势项目选手交流会谈,走访了不少地方省队为青少年运动员鼓励打气。2013年被任命为古巴国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后,他也时常表达对古巴体育发展的关注。

 

  在迪亚斯-卡内尔就任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之际,国际舆论已然纷纷对古巴的未来展开了预测:在资本主义势力环伺之中,古巴是否会在“后卡斯特罗”时代的改革中逐渐淡化其左翼社会主义色彩。对此,迪亚斯-卡内尔给出了答案:“古巴人民政权代表大会里,没人希望资本主义返回古巴。”

 

  劳尔·卡斯特罗当时这样评价迪亚斯-卡内尔:“他表现突出,在工作中坚韧不拔、有条不紊,具有自我批评精神,经常联系群众。他具有高度的集体工作意识,严格要求下属,并以身作则,不断努力超越自我。他还表现出坚定的思想立场。”

 

  当前,古巴面临继续推进和深化经济改革的任务,去年“艾尔玛”飓风给古巴造成的重创也尚未恢复。与此同时,古巴目前的外部环境也不容乐观:刚刚回暖的古美关系因为特朗普政府的敌视态度再次陷入低谷,拉美整体左翼力量的削弱也使得古巴在本地区得到的支持有所减少。这些都是迪亚斯-卡内尔担任古巴政府领导人后要面对的挑战。

 

  视点

 

  上任后面临古美关系考验

 

  在古巴对外关系中,与美国关系始终不可忽视。古美关系在奥巴马时代出现缓和,却在特朗普政府上台后突然降温。19日,新任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迪亚斯-卡内尔在当选后的演讲中表示,古巴外交政策不会改变。如何定调对美外交政策无疑成为新一届政府面临的巨大挑战。

 

  2014年末,古巴最高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与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启动两国关系正常化进程。古美两国宣布修好以来,双方业已签署20多项合作协议,两国关系改善势头强劲。但美国总统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美国政府宣布收紧对古政策,禁止美国公司与古巴公司、部门和其他机构进行商务往来,古巴政府为吸引外资力推的马列尔经济特区甚至也被美国政府列入黑名单。

 

  此外,特朗普政府还以所谓美国驻古巴外交人员遭到“声波攻击”为由,驱逐在美古巴外交官并撤回六成美国驻古外交人员。古巴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政府的单方决定导致双边关系“严重倒退”,新政策中包含了某种“政治动机”,是美国“老调重弹”,试图向古巴政府施压,让古巴朝着美国希望的政权更替方向改变。

 

  美国各界也对特朗普政府的古巴政策十分不满,认为古巴权力过渡、新一代领导人接力的历史时刻是美古关系进一步改善的难得机遇,美国外交官不应缺位,否则无法保护美国的利益、管理美古两国重要的双边关系。

 

  今年1月,特朗普政府设立了“古巴互联网特别工作组”,负责审视在古巴扩大互联网准入的技术挑战与机遇。3月,美国国会通过的到今年年中的支出法案中,有2000万美元用于古巴的“民主计划”。古巴政府称该计划意在对古巴进行“政治颠覆”。

 

  哈瓦那大学半球与美国研究中心研究员路易斯·费尔南德斯说,出于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原因,帝国主义具有入侵古巴社会的本质。他强调,“我们必须准备好面对美国的强硬政策。”

 

  古巴外长罗德里格斯在刚刚结束的美洲峰会上指出,“古巴不会接受美国的威胁与施加的压力。古巴不想发生对抗,但也不会就社会主义原则进行谈判或做出丝毫让步。”美国布鲁金斯学会资深研究员理查德·范伯格对古巴深有研究。对于美古关系的走向,他表示,古巴政府正努力应对严峻的外汇危机以及与美国关系的恶化,在此背景下,新一代古巴领导人更应立足于国际合作多样化,将古巴更好地融入世界,推动经济更好转型。马桂花